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吾心,即战场!
    “嗤嗤!”
      浓稠的气血精能,从他心脏内,一滴滴燃烧的生命精血释放而出。
      本该驾驭时空之刃,为那柄利刃供能的生命之力,突然失控。
      一束束,来源于生命精血的能量流光,瞬入那颗树种。
      第四代,生命古树的树种!
      树种,如超强的磁石,吸附着聂天心脏中,所有燃烧着的生命精血,释放出来的能量!
      小小的树种,如一簇光,骤然膨胀!
      树种,悄然生变。
      哧啦!
      那柄,被聂天挥舞着的时空之刃,时间、空间的流光,如两道溪流,在利刃内泾渭分明。
      ——而非融合为一!
      没有绚烂的刀芒,没有斩灭一切的辉光,从时空之刃绽放,激射,冲击向血海深处。
      聂天这一刀,未曾显现出半点威力。
      黑暗之下,聂天那具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源生之体,居然开始一点点萎缩。
      季苍、董丽和神火,都明显感觉出,聂天自身出了状况。
      “我……”
      攥着时空之刃,聂天张口欲呼,突聆听到裴琦琦的魂念。
      他刹那间明白,这柄时空之刃若要发挥出超绝威力,离不开他的血肉精能,将时间、空间的力量糅合在一块儿。
      他轰向生命本源的那一式,最主要的,起连接糅合作用的生命精能,被生命古树的树种截取了。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时间和空间之力,在利刃内就分开来。
      本该惊天动地的一击,也就无疾而终。
      “小心那颗树种!”
      裴琦琦的魂念,如炸雷,于聂天心湖、识海爆开。
      聂天立即收敛心神。
      他窥探自身,能看到那颗树种,吸附在他心脏中,正在以他为养分,来壮大自己,要扎根发芽。
      “一代结束,一代枯亡,都会缔结新的树种,伺机再获新生?那一刀,没有将你彻底斩灭,让你溅射为漫天光点,落入血海之中,看来是我的最大疏忽。毕竟,血海内的意识,也就是你。”
      感受着体内,血肉精气的流逝,聂天强行脱离血海。
      他的肢体,再没有任何部位,落入血海。
      漂浮在血海上方,他这具血肉躯体,不断被消弱着力量……
      那一枚,小小的生命古树的树种,宛如无底洞般,从他的心脏中,疯狂地吸取着,本属于他的血肉精气。
      他,像是成为了那一枚树种的食物。
      “还真是有趣。”
      心神变动,同样在心脏中的,黑暗血脉、金锐、雷电、寒冰血脉,突然因他的意识,爆发出力量来。
      咻咻咻!
      不同颜色的,细长的能量流光,向那一颗树种射去。
      其中,又以黑暗光芒最为凌厉精炼。
      蓬!蓬蓬!
      暗含黑暗、雷电、寒冰、金锐的能量流光,在那一枚树种绽放,爆灭,消失。
      小小的树种,震动了几下,以更狂烈的架势,吞没属于他的血肉精气,弥补自身损耗。
      树种,正在向小树苗蜕变。
      在这一刻,聂天顿生一种感觉,如果给树种蜕变成功,化作树苗,扎根在他心脏,他如今得到的一切,都会被树苗鸠占鹊巢。
      他,会因树苗成长为第四代生命古树,而灰飞烟灭。
      属于他的一切,都会被抹去。
      第四代生命古树的实体,就会成为旷古烁今,古往今来的至强存在!
      能超越灵界血父,第三代生命古树,超越历史上所有的狂暴巨兽和至尊!
      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宙宇第一!
      “以我,来再获新生,想得美!”
      他左手食指,刺向胸腔,如一柄细剑。
      哧啦!
      指尖,一束电芒骤现。
      电芒内,混杂着黑暗、金锐、雷电和寒冰异力,还有丝丝灵魂之河的力量。
      这是传承至灵界血父的擎天之怒!
      胸腔皮肉破开,电芒一入其中,心脏内的黑暗和雷电三大血脉,齐齐相应,顺势灌注力量在内。
      电芒精准射到那一枚树种。
      喀!
      小小的树种,突龟裂开来,生命古树的怒啸,从树种内响起。
      血海如在沸腾!
      呼!呼!
      就在这一刻,从第一星,从那火焰本源内,分别飞出了聂天的星辰和火焰分身。
      星辰和火焰分身,化作两道流光,如幻影,似魂魄,奇妙地融入源生之体。
      然后,他心脏中,又有星辰、火焰两束纤细血脉,在一霎那间生成。
      他和星辰、火焰本源,瞬间建立了血脉连接。
      于是,突有无数星辰光点,数不尽的火星子,在他这具源生之体的血肉内飞出,千万飞蛾般,扑向心脏中,那逐渐裂开的树种。
      再然后,他仿佛看到更多的,密密麻麻地光点。
      那些光点,有的为黑暗,有的是金芒,有的是冰点,有的是闪电,有的是空间光刃……
      他这具躯体,似成为各大本源激战的战场。
      和他刚刚才有渊源的,各大本源,将那枚绽裂的树种,视为必须铲除的对象!
      在他脱离血海之后,想方设法地,将它们的力量,于他的体内爆发,冲击那枚树种。
      小小的树种,在他的体内,以他的血肉能量,去抗衡各大本源渗透的力量。
      这令他,犹如走火入魔了一般,在浑沌中面容扭曲,哀嚎不断,瑟瑟发抖。
      “聂天?”
      董丽不知所措,只能焦急地,声声高呼。
      在她眼中的聂天,气息混乱,从周身毛细孔,溅射出各式各类的,对应着各大本源的能量流光。
      那些流光,彼此之间还相互冲突,似在斗争。
      蒙蒙赤红血光,时而如光幕裹着聂天,时而突然爆灭。
      在聂天睁大的眼瞳深处,还偶尔能看到,生命古树的树影,但往往就那么一霎,便被万千魂印吞没掉。
      “给我碎!”
      须臾后,聂天仰天咆哮。
      轰!
      从其胸腔,爆出无穷绚烂的流光。
      喀嚓!
      有硬物,发出如核桃碎裂的异响。
      聂天再次挥动时空之刃,时间、空间的能量流光,在利刃内部汇聚,凝为一道仿佛贯穿天地的辉芒,直达血海深处。
      那颗,代表着生命本源的,硕大至极的,跳动着的心脏,被辉芒洪流轰击正着。
      时间,空间,在这一刻,似突然停止。
      强大的众生,忽心生茫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