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血脉断绝!
    浓郁的生命血海,分逸出,一簇簇血色烟云。
      血色烟云,在浑沌中,四散开来。
      那是,血海内的气血能量。
      这片广袤的血海,能汇聚,能凝炼,能集中,是因为生命本源的存在,因生命本源的智慧意识主导。
      待到,生命本源的意识,都要溃散了,聚涌的气血能量,自然也会随之飘荡。
      呼!呼呼!
      大片大片的血色烟云,从那片血海飘走,在浑沌内散播着。
      有一些沉寂不动,犹如死物般的本源,倏然出动。
      那些本源,有一团灿灿的光,有湛蓝色的海水,有一块干涸黄土……
      它们似嗅到契机般,虚空飞逝着,去尽可能捕抓,从血海散开的烟云。
      反倒是,灵魂之河,金锐、雷电、星辰、火焰等等本源,依然通过聂天,持续给予那颗心脏压力。
      从时空之刃释放的那条绚烂光河,还是延伸向心脏,还在不断灌注着各类能量。
      而聂天,则是不断收缩着。
      十阶,九阶,八阶……
      每矮小一截,他的生命血脉,就暴跌一阶。
      其余的,因生命血脉而产生的血脉,同样萎缩着,可各大本源和聂天之间的连系,依然顽强地未断。
      再然后,星辰、火焰两种血脉,就在其心脏骤然消失。
      在他惊异之际,他又轰然一震。
      他突然感应出,血脉虽然不见,可他的星辰灵丹,他的火焰灵丹,似依旧能沟通星辰、火焰本源,还能爆发出力量来。
      另辟蹊径!
      “血脉即便断绝,人族的修行体系,纳天地灵气,缔结丹丸,沟通各大本源的方式,还是可行的!”
      他眼睛明亮,爆射出璀璨精芒,内心愈发坚定。
      即便舍弃生命血脉,舍弃因生命血脉形成的,别的血脉,有丹田灵海在,他还是没丧失希望。
      不成大尊,还能为神域!
      战力,依然能保留部分!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知道,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所有异族族人,一开始,先是九阶、十阶者,心脏都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依赖强大的心脏,而存在的血脉,都如他一般,开始跌阶。
      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在持续受创时,他生命血脉暴跌,外界所有异族,也如他般!
      等到,他的生命血脉,由九阶跌落八阶,再从八阶,往七阶跌落,墟界、灵界、人界的异族,擎天巨灵,古兽、巨龙,所有具备血脉者,达八阶者,也莫名其妙地,向七阶暴跌。
      而一些,天生强大,从诞生起,就有八阶血脉的强大异族,直接就发现失去了血脉!
      失去了血脉,意味着再难具备独特的天赋,秘术,再也不可能在某个突破契机,以灵魂神游浑沌,去沟通本源。
      有血脉的种族,都在恐惧颤栗,惶惶不可终日。
      变化依旧在继续。
      终于!终于等到,聂天的生命血脉,忽然彻底消失!
      在那一刻,他所有因生命血脉凝结的,其余的血脉光束,也霎那无迹。
      一切,仿佛都归于了沉寂。
      他似乎,聆听到生命本源发出的,一声遗憾而又无奈的叹息。
      似叹息,它苦苦追求的东西,它的设想,未能实现。
      遗憾,自身的消逝……
      原来的它,挑选出聂天,烙印下生命血脉,本为在聂天成就为至尊,生命汲取得到蜕变之后,以神族始祖的身份,走出浑沌,开枝散叶出更多,能直接吞没各族血脉的神族后代,从而助它,以全新的方式,统领三界众生。
      神族,生命血脉,直接对应于原来的它。
      新生的它,则是想要以聂天为养分,将那枚种子生根发芽,令第四代的它,就在浑沌内诞生,从而宙宇无敌,令所有本源跪拜。
      前后两个它,各有谋划,都想通过聂天,来成全自己。
      可现在,一切都烟消云散。
      它的意识,逐渐湮灭。
      那颗心脏,不再跳动了,如鲜花凋零,如古树枯亡,变得极其萎缩干瘪。
      最终,在那绚烂光河的冲击下,竟化作赤红色的烟雾。
      如其意识般,就此散灭。
      也在那一刻,三界众生,所有具备血脉的异族、古兽、甚至狂暴巨兽,都茫然地发现,他们体内的血脉,不复存在。
      世间,似乎于此,再没有血脉强者。
      再没有异族,能依仗血脉,去沟通本源,去爆发天赋,去施展秘术。
      他们依然体魄和兽身强大,可真正助他们持续进阶,拥有悠久寿龄,赖以生存的血脉,则是荡然无存。
      幽暗之地中,狂暴巨兽、黑玄龟,还有残存邪神,原先的混血者,都因此而缩小。
      邪神,变得和常人般大小。
      狂暴巨兽和黑玄龟,也缩小几百倍,化作只有十来米,或几米的异兽。
      混血者,血脉丧失,成为以灵气修行的人族。
      更多的,还留守的墟界强者,灵界的古灵族族人,也失去了血脉,呆呆地看着连接浑沌的位置,失魂落魄地,喃喃低语。
      “为什么?为什么失去了血脉?”
      “没了血脉,体魄强壮一些,不过只是蛮兽罢了。从今以后,如何于人族抗衡?”
      “再也,再也感受不到本源了。”
      “浑沌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巨变?”
      “……”
      聂瑾、秦尧,尹行天那些人,也都看向赵山陵,都想要寻找一个答案。
      “我猜,聂天该是成功了。”赵山陵轻声道。
      “成功?”莫珩愕然。
      “生命本源,乃异族众生血脉形成的基石,它消亡死寂,那些有血脉的生灵,就自然丧失血脉了。”赵山陵低垂着头,“我当初,选择以人族再生,就是知道,唯有没血脉的人族,才能彻底摆脱它的影响。”
      ……
      混沌中,广阔无垠的生命血海,四散为一簇簇血色烟雾。
      那条,从时空之刃释放的绚烂光河,也早已不见。
      聂天,握着那柄时空之刃,还能感应出裴琦琦的存在。
      可时间和空间之力,再难获取。
      因,血脉已彻底断绝。
      而他的丹田灵海内,并无这两类,独特的灵丹缔结。
      那是他陌生的领域。
      呼呼呼!
      一簇簇,没了生命本源意识聚涌的血色烟雾,四处飘散。
      突然间,各大本源疯狂地,去争夺那些血色能量。
      无主的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