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就此翻脸?
以董丽所言,现存于三界的,那些失去血脉的异族,终将被舍弃。
  
  不论,浑沌的各大本源,能否再造出全新的生灵种族。
  
  他们都已成为过去式。
  
  擎天巨灵,古兽,巨龙,木族,甚至是星空巨兽,都将落幕。
  
  墟界各族,也是这般。
  
  “我设想的三界局面,不是这样的。”
  
  聂天精神有些恍惚,他眉头深锁,一想到发生在时空之刃内的,一幕幕残酷的杀戮,觉得不舒服。
  
  他想要去阻止……
  
  以心神,内观丹田灵海。
  
  他看到,除那颗无属性的灵丹外,星辰和火焰灵丹,都极度精炼。
  
  “咦!”
  
  他突地轻呼。
  
  苍茫的丹田灵海,另有一枚灵丹,赫然还存在着。
  
  草木灵丹!
  
  那颗草木灵丹,如今干瘪,缩小如小核桃,不再充盈着、流转着草木能量,在那草木灵丹之,有枯萎的圣灵树,有发丝一般纤细的,曾经的七十二根树枝。
  
  树枝,和圣灵树一样,似也早枯萎。
  
  在那草木灵丹,他感应不出力量,无法借助这颗草木灵丹,衍变为草木神域,化作那块生机勃勃的陆地。
  
  只是,这颗灵丹依然存在,是一个很大的意外。
  
  他后来早清楚,草木灵丹能形成,乃生命古树的草木能量,在他体内散逸而出,他以人族的修行方式凝炼而成。
  
  圣灵树也好,那七十二根树枝也罢,其实都和生命古树密切相关。
  
  如今,生命古树连带着本源,都一并湮灭了。
  
  因生命古树而诞生的,以世间的草木精气熔炼血脉的木族,也丧失了血脉,他体内几乎是因生命古树凝结的这枚灵丹,怎么没爆灭开来?
  
  这般深思时,他又有惊人发现。
  
  没冥魂族的血脉,可他的主魂内,流转的魂念、魂力,沉淀着众多神秘的魂、魂印,如条条冥河。
  
  主魂,内有经络般的魂念。
  
  那些,似微缩千万倍的灵魂之河。
  
  “主魂,和灵魂之河间,依然有密切联系!”
  
  他脑海一转,魂念一动,发现他体悟的,掌控的种种天魂大尊的魂术,还有参透的灵魂之河的奥妙,烙印在内,未泯灭。
  
  他失去的,是生命血脉的一切,是伴随生命血脉而生的,金锐、雷电、寒冰本源之力。
  
  时间、空间的奥义,同样随着离去。
  
  可关于灵魂的真谛,融入的,非邪冥族的血脉,而是和他的主魂,契合无间,且始终未灭。
  
  “看来,我所失去的,只是部分而已!仅仅只是部分!”
  
  他精神稍稍振奋,再次细查,又发现丹田灵海内那颗星辰灵丹,流光溢彩的内部,还扎根着天星花。
  
  天星花依然还在!
  
  心念一动。
  
  哗!
  
  星辰神域骤然铺展开来,那颗星辰灵丹具象化,化作一片灿灿的星河,一片星辰光幕,在他头顶背后展开。
  
  庞大的天星花,赫然也在,片片叶子内,星纹神秘,点缀着如钻的光点。
  
  “现!”
  
  又是一声高喝。
  
  火焰神域同样地,由那枚火焰灵丹衍变出来,其对应着炎陆的,那繁复妙的巨型炎阵,清晰无。
  
  还隐隐的,呼应着火焰本源。
  
  “灵魂之河,星辰本源和火焰本源……”
  
  他喃喃轻语,在展现出力量之后,他突然感应出,离他极远,却分明在浑沌的那三大本源。
  
  三大本源,都在争夺着,强食着血色烟雾。
  
  “除生命血海,我入驻浑沌以后,这三大本源都抛出橄榄枝。如今,它们还是认可我,愿意和我保持沟通,但真正造我,助我短暂荣登至尊的血海,已不复存在……”
  
  聂天的注意力,忽然落向那一颗,核桃般大小的草木灵丹。
  
  任凭他如何努力,这枚灵丹,都没有丁点反应。
  
  未能,变幻出草木神域来。
  
  也未能,在浑沌去吸纳草木精气,重新焕发出生机。
  
  “我要重返至尊!”
  
  他传出灵魂咆哮。
  
  传递给灵魂之河,给星辰本源,给火焰本源。
  
  这三者,乃是他的依仗,都曾经想要造他。
  
  他要跻身至尊,然后踏出浑沌,平复外界的暴乱。
  
  至少,告诉那些人族族人,墟界、灵界的异族,已彻底的、永久的痛失血脉,不足为惧,不要赶紧杀绝,将其统统灭族。
  
  幽暗之地。
  
  秦尧,莫珩,尹行天等一众人族强者,吵吵嚷嚷,议论纷纷。
  
  这是人族内部的争执。
  
  “我主张,趁机灭绝那些异族,尤其是墟界魔族!”通天阁的梵天泽,神色冷峻,道:“你们刚刚听到了,赵山陵要力保魔族。他,乃魔族的隐魔,他分明掌握了,不依赖血脉吞没炼化魔力,缔结魔丹的方法!”
  
  “别的异族,或许不构成威胁。可魔族,在他的保护下,只要掌握了方法,能强势崛起!未来,魔族必成我们的心腹大患!”
  
  四大古老宗门的,许多的强者,也纷纷附议。
  
  他们都认为,灵界的擎天巨灵,古兽和巨龙,还能暂缓一下,不着急灭杀。
  
  墟界魔族,要当机立断,率先铲除赶紧。
  
  “可那赵山陵,不久前,始终站在我们这边,极力帮助我们啊。”聂瑾开口,面露难色地说道:“另外,小天在浑沌,生死不知。他和赵山陵之间,也关系密切,你们不再考虑考虑?”
  
  “事关重大,要趁早决定。”梵天泽沉喝道。
  
  还有一些人,看向失去血脉的邪神,狂暴巨兽和黑玄龟,以往眼的惊惧和敬畏,早已失去了。
  
  莫珩轻道:“你怎么看?”
  
  他询问的,乃秦尧的意见。
  
  众多视线,在顷刻间,都落向秦尧,神色复杂。
  
  在人族的众多神域后期强者,一一在墟界陨寂之后,灭星海那边,被秦尧掌控的力量,已变得举足轻重。
  
  更何况,秦尧还能间接地,影响尹行天、俞素瑛、莫千帆那些,依附于聂天的人。
  
  再没有去提,秦尧早些年,和碎星古殿闹出的是非。
  
  再没有人,称呼他为邪魔外道之首。
  
  “魁首!”
  
  众多依附秦尧的,流淌着异族血统,如今失去血脉的,如幽阒大尊般的强者,嘶声轻啸。
  
  ……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