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背弃
    仗着大尊之境,未及时离开的,那些灭星海的异族族人,都眼巴巴望着秦尧。
  
      他们,已失去强悍的血脉。
  
      如今的他们,战力锐减,绝无可能改变三界大局。
  
      他们所求的,仅仅只是给那些和他们一样出手的族人,一个活下来的希望。
  
      幽族,妖魔,黑鳞族,诸如此类的灵界异族。
  
      便是,沦为族内叛徒,他们也不愿所有和他们一样的族人,就这样被灭族。
  
      “夫君。”
  
      聂瑾满脸不忍,朝着秦尧摇头。
  
      “其余种族可暂缓,魔族,务必要尽早处理。”梵天泽叹息一声,“赵山陵,修为通天,以人族之身,纳魔气修行。他的存在,能令魔族继续绽放威势。那些大尊,大君,都非愚钝之辈,一旦领悟全新的修行方式,缔结魔丹,将后患无穷。”
  
      “不错!还请秦先生,尽早定夺!”
  
      “人族,迎来了独霸三界的契机,万不可放过啊!”
  
      “魁首,我们在灭星海,和墟界争斗多年,所求的,不就是扫荡墟界,令那些虎视眈眈人界的异族,就此消亡吗?”
  
      人界各大宗门强者,灭星海的邪道炼气士,都纷纷劝说。
  
      他们深知,秦尧的态度至关重要。
  
      “不管你们作何决定,我们,只会等候聂天出来。”
  
      一个不合时宜地声音,悠悠响起。
  
      讲话者,乃流云剑宗的尹行天,曾经的青天神帝。
  
      “您?”
  
      梵天泽愕然,“您,可是我通天阁的前辈啊?”
  
      通神剑阵,还被尹行天把持着,灵魂觉醒以后,他不应该回归宗门,重振通天阁?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尹行天神态自若,“不管你们作何抉择,请不要算上我们。我们,对外界的战乱,对异族的死活,并不关心。”
  
      他一发话,和聂天息息相关者,都冷漠地点头。
  
      独立于各方之外。
  
      ……
  
      浑沌深处。
  
      诸多本源,因追逐着血色烟雾,消逝在遥远僻静的边沿区域。
  
      只剩下聂天,还有董丽,孤零零地矗立在这方区域。
  
      铺展开星辰神域、火焰神域的聂天,以灵魂呼喊出那句“我要重返至尊”后,沉默半响,眼瞳阴郁。
  
      “怎么了?”董丽低声询问。
  
      聂天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之前青睐他,主动邀请他,呼唤他的三大本源,未响应他。
  
      不知是忙于吞没、炼化血色烟雾,还是什么原因,都没回应他的那句魂念动荡,没有额外的动静。
  
      没有,要主动接近他的意思。
  
      董丽眉梢一挑,轻喝:“那片黑暗,向我发出呼喊!”
  
      “呼唤?”
  
      “它,唤我去融入它,唤我主动接近它。”
  
      “只是你?”
  
      “是。”
  
      聂天的脸色,愈发阴沉。
  
      “这是,要过河拆桥吗?”他嗤笑一声,“利用我,让我这把刀,去对付造就我的生命本源。在生命本源消散以后,我就失去了价值?不入至尊,不能由浑沌走出,永恒逗留于此,是囚禁吗?”
  
      “还是说,等腾出手,等分食了那些血色烟雾后,再来商量如何处置我?”
  
      眯着眼,他凝神感应。
  
      释放在外的星辰、火焰神域,消耗着这两种力量,可浑沌中,在第一星,在火焰本源远离之后,他不能补充这两种力量。
  
      浑沌内,空旷死寂,也没丝毫天地灵气可用。
  
      一念至此,他心神一变,倏地将神域收拢,重新缔结为灵丹。
  
      他心情突然变得异常糟糕。
  
      被背叛的感觉……
  
      不久前,浑沌中诸多本源,还是他的战友,呼应着他,响应着他,以他为媒介,共抗生命本源。
  
      失去了共同敌人之后,他,似乎突然就被舍弃了。
  
      之前那种美妙的感觉,仿佛只是幻觉,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令他啼笑皆非,觉得自己就是小丑,被人愚弄了一番。
  
      “它们,都对你充满了恐惧。”
  
      突地,从那柄时空之刃,传出裴琦琦的讯念。
  
      “为何?”
  
      “你,是因生命本源而造就,因它而生。即便是你,失去了生命血脉,已经成为人族,可它们还是担忧。”
  
      “担忧什么?”
  
      “担忧,有一天你的生命血脉再次缔结,会复苏。你若有生命血脉,神族之力再现,那么它们继续衍生出来的生灵种族,还是会被你视为食材,被你汲取血肉精气,甚至窃取血脉。”
  
      “它们,不想有这样的可能出现,不想真有生命本源设想的神族诞生。”
  
      “生命本源都湮灭了,众生血脉都断绝了,我又岂能独存血脉?”
  
      “因为怕,就想杜绝一切可能吧。我想,它们永远不愿你走出浑沌,甚至希望你,在浑沌内就此消逝——如生命本源一般,不留一丝可能,不留一点痕迹。”
  
      “或许,就连你如今拥有力量,在不久后,都会被剥夺。”
  
      “还有,那季苍,极有可能在再次出现后,受命于星辰本源,前来杀你。”
  
      裴琦琦的魂念,突然中断。
  
      聂天和她之间的联系,陡然就,彻底消失。
  
      就仿佛,有一股力量,突然介入了他和裴琦琦的交流,扭乱了裴琦琦的灵魂意识,让她再难发出自己的声音。
  
      浑沌中,谁能做到?
  
      ——空间本源!
  
      被聂天握着掌心的时空之刃,如野马脱缰,猛地挣脱他。
  
      那柄天地间,可能最神奇的利刃,不再有时间、空间能量流光灌注,突受某种力量的牵扯,朝着远处飞逝而去。
  
      聂天眼睁睁地,看着它远去。
  
      它内部,乃裴琦琦的魂魄。
  
      “聂天,我……”
  
      董丽张开口。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全,就身不由己地,受黑暗能量的拉扯,被强行拖曳到别处。
  
      也是渐渐远离。
  
      她瞪大眼,眼瞳深处,漆黑如墨汁,充盈着冷漠,残暴,毁灭意味。
  
      仿佛,有另外一个意志,凭空灌注进来。
  
      那不是她。
  
      聂天心中涌出巨大的无奈和悲哀。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皆是被迫地,从他身旁远去。
  
      突然间,他生出一种,被一道道意识注视的奇异感觉。
  
      他顿时明白,早已远去的那些本源,虽不在他视线之内,却各自都在暗中观察着他,注视着他。
  
      “原来,你们都在看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