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剥夺所有
    丝丝缕缕的炎力,还有点点星光,受某种力量的吸引,从他体内流逝。
      他能看到在其丹田灵海深处,那枚火焰灵丹,和那枚星辰灵丹,忽闪忽闪的,光芒逐渐暗淡。
      这里乃浑沌,他眼前也没对手。
      按道理来讲,没有被他意识调动,那些火焰和星光,是不会消逝的。
      除非……
      他知道,该是火焰和星辰本源促成的。
      “嘿!”
      咧开嘴,他嘴角满是讥笑,觉得非常讽刺。
      那片生命血海在的时候,星辰和火焰本源,拼命呼喊他,要造就他,一副想要在浑沌中,助他成就至尊的架势。
      而且,还确实烙印下了,精妙深奥的星辰、火焰法则道义。
      原来,这些全都是虚假,或者说,都是另有居心。
      一切,都是想要借助于他,去对付生命本源罢了。
      待到生命本源湮灭,对浑沌中的那些本源来说,他也就失去了应有的价值,再加上他乃生命血脉缔造出来,可能还有血脉再现的丝毫可能,反而成为棘手的麻烦。
      麻烦,或者是隐患,就该要解决。
      哧哧!
      火芒,点点星光,如漫天的萤火虫,由他的丹田灵海飞出,漂向火焰本源和星辰本源所在的遥远位置。
      再然后……
      他的主魂,由凝实的状态,也悄悄虚幻。
      这,意味着他的魂力,也随之离去。
      所有的浑沌本源,似在暗中达成默契,要剥夺他如今具备的力量,让他空有神域的境界,却没有力量可用。
      草木灵丹干瘪枯亡之后,星辰灵丹和火焰灵丹,也步入后尘了。
      灵魂识海内,洗练主魂,令主魂强大的魂力,同样被灵魂之河吸附。
      这是全方面的弱化。
      先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再是他的力量,在那些本源推动下,都离他而去。
      他孤独地,仰天漂浮在浑沌虚空,一动不动。
      巨大的空虚悲凉感,渐渐吞噬了他。
      他发现,他什么都做不了,阻止不了那些本源,剥夺着火焰、星辰能量,阻止不了魂力的消逝。
      他整个人,都仿佛麻木了,浑浑噩噩的,不知自己是谁。
      内心深处,仿佛有另外一个他,一直在问他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
      舍弃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结果得到了什么?
      外界,人族向各大异族挥刀,残忍杀戮。
      内部,各大本源向他动手,剥夺了所有。
      这,就是他努力的结果?
      他心灰意冷,对这片天地,对所谓的浑沌本源,失望透顶。
      ……
      幽暗之地。
      身为灭星海魁首的秦尧,始终未做出决定,可他待了很久很久,一直也没等候到聂天从浑沌走出。
      外界太过于动乱,他还是选择暂且离开。
      聂瑾,则是坚持留下等候。
      时间流逝。
      本来逗留的,人族各大宗门的强者,见异族血脉尽失,而介入至尊的可能都断绝了,自然也就不再苦侯。
      纷纷离去。
      离开后的他们,在梵天泽的号召下,突然大肆向墟界魔族开刀。
      魔族,成为人族强者最重要的攻击目标。
      而这时,寂星海那边,强大的擎天巨灵、古兽和巨龙,都被斩杀大半,幽族,黑鳞族之类的,几乎就被灭族了。
      残存的那些灵界异族,面对着杀红眼的人族,已没有战斗的力量,便驾驭着星河古舰,游荡在三界夹缝内,都不敢在一处长时间逗留。
      墟界那边,魔族和冥魂族惨遭屠戮,人族的那些强者,并没有因赵山陵,而留有情面。
      荒寂的,白骨族的一处领地。。
      有数位白骨族强者,和冥魂族、魔族一道儿,肃穆以待。
      三界之中,白骨族,乃唯一的一个,没有因生命血海溃散,而丧失血脉的种族。
      白骨族,连遭重创,巅峰强者几乎死绝了。
      可因血脉没断绝,还有不少九阶大尊可用,白骨族反而成为世间,最后一个可稍稍抗衡人族的异族。
      空间骤然绽裂,赵山陵一跃而出。
      “隐魔大尊!”
      “大尊!您,要率领族人走出困境啊!”
      “大尊,您,还视我们为族人吗?”
       所有魔族族人,看到赵山陵出现的那一霎,都差点要恸哭涕零了,语气充满了激愤,悲凉,暴躁和无奈。
      冥魂族和白骨族的残存强者,也眼巴巴地望着他。
      在痛失了彻骨大尊、乾魔大尊和摄魂大尊,众多高阶的大尊之后,于幽暗之地现身的赵山陵,自揭为传承一代代的隐魔大尊,俨然成为了主心骨。
      墟界三大奇族,多年来,都是铁板钉钉一块儿。
      至此生死存亡之际,他们自然而然地,又团结在一起。
      赵山陵深深看向他们,眼神阴鸷,问道:“现在情况如何?”
      “人族正集中力量,将那些扫荡寂星海、灭星海的强者,都往墟界调度。”一位魔族族人答道,“看人族的架势,主要的目标,是我们。”
      “是的,灵界的那些异族,根本没招架之力,几乎被斩杀了绝大多数,曾经的十阶、九阶者。”
      “人族那里,和我们有渊源的妖魔,邪冥族,不少被禁锢着的,直接就被杀了。”
      “留着,本是等候聂天的吩咐。如今聂天在浑沌中,迟迟不见踪迹,怕是已经死亡了,那些四大古老宗门的人,也就不留了。”
      赵山陵皱着眉头,“我,传授你们的,全新的运作魔气的修行体系,你们参悟的如何?”
      “大尊,这都需要时间啊。”另一位魔族族人,满脸苦涩地说道:“您传授的方法是可行的,但导引魔力入体,凝炼,一点点缔结魔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们再努力,没有数十年,数百年时间,都不可能和人族正面战斗。”
      众多异族,都在唉声叹气。
      如今的墟界,人族的星河古舰四处游荡,海族、月族这类小的种族,早就被杀的快绝种了。
      魔族和冥魂族,也是族人死伤众多。
      因为白骨族战力还在,他们就迁移重要的族人,进入白骨族的领地,由白骨族设置诸多死亡能量汇聚的屏障,来勉强抵挡。
      不过,他们都明白,等人族集结完毕,终将要攻入白骨族。
      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