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新生!
浑沌之中,由那片生命血海散逸开来的,所有的血色烟雾,都被蚕食干净。
  
  不剩一缕。
  
  各大本源,都悄然生出奇变。
  
  那条灵魂之河内部,黑暗深处,第一星,火焰本源中央,皆有一抹赤红血色,处于核心深处,渐渐浓郁。
  
  赤红血色,便是生命精能的凝炼。
  
  比起,当年它们和生命本源交易所得,不知道要浑厚精炼了多少倍。
  
  此时此刻,诸多本源,都在尝试熔炼那些生命精能——融入自身!
  
  它们尝试着,看能否在浑沌中,为自己的意识构筑一个容身之地。
  
  ——铸造血肉之躯。
  
  众多本源,竟想在浑沌中有实体!
  
  这是千万年来,都不曾有过的先例,是一次重大尝试。
  
  很久很久以前,各大本源获取的血肉能量,被它们分逸出墟灵,带出浑沌,在三界衍变创造出,血脉对于它们的生灵物种。
  
  那些生灵物种,强盛时,会令它们也随之强大,但,也同样令那片血海受益,导致血海愈发广阔无垠。
  
  它们,眼看着有的墟灵叛逆,以那些血肉能量造就自己,化作星空巨兽。
  
  在它们眼中,那些血肉能量蕴含着生命本源的,邪恶不轨的意志。
  
  因此,它们虽有想法,却从不敢将那些血肉能量,作用于自身,在浑沌内给自己铸造出血肉之身。
  
  就是害怕,会适得其反,会受制于生命血脉,受其意志影响。
  
  如今,那片生命血海已不复存在,它们也都看到,生命本源的意识,包括实体——心脏,都灰飞烟灭了。
  
  那,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因此,它们在强夺了,散逸开来的生命精能之后,就着手实施,尝试吸纳炼化,作用于自身。
  
  至于聂天……
  
  枯寂的浑沌中央,聂天仰天漂浮着,心如死灰。
  
  星辰、火焰之力,魂力,已流失殆尽。
  
  他的丹田灵海,也空空荡荡的,那枚星辰灵丹和火焰灵丹,如枣核般,再没有丁点动静,犹如草木灵丹,似已死亡。
  
  他,再无力量可用。
  
  因魂力剥夺,其灵魂识海也枯竭了,导致他的感知力,都因此锐减。
  
  他,已感应不出各大本源的存在。
  
  他精神恍惚飘渺,唯一还能感觉到的,就是生命力,仿佛也在流逝,这代表着他,正缓慢地走向死亡。
  
  被剥夺了诸多力量的他,无可奈何,似乎只能被动等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一霎,似乎是千百年。
  
  突然间,他胸口传来一丝痛意……
  
  痛意,初始还能承受,很快就变得撕心裂肺,令人痛不欲生。
  
  他从茫然等死的状态醒转,飘忽的意识重新聚涌,莫名地望向胸口,凝神细细感悟,才知痛苦来自于心脏。
  
  咚!咚咚!
  
  他的那颗心脏,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着,半死不活的。
  
  然后,突然就变得异常急促!
  
  “嗯?”
  
  他愣了愣,不知所踪地东张西望,发现外界没异常,就集中所有的意识去看自己。
  
  他霍然看到,在他那颗心脏中,条条血管都变得流光溢彩,晶光剔透!
  
  晶光和血管一样为赤红色,那流光溢彩……乃散逸出的纯粹的,最精炼的生命精能。
  
  “啊!”
  
  他失声惊叫,整个人从仰天而躺的姿势,突然坐起。
  
  就坐在浑沌中虚空。
  
  他脸色严峻,有些疑惑不解,然后,他慢慢地就意识到他的痛感,来源于何处了。
  
  那撕心裂肺的痛,是因为在条条血管内,突生出血脉晶链!
  
  而血脉晶链,似沟通着什么,吞纳着生命精能,差点要撑爆他的血管!
  
  ——灌注过来的生命能量太暴烈强大!
  
  “天木重生术,蕴脏。”
  
  一个念头,忽在脑后滋生。
  
  旋即,就看到从血脉晶链内,流溢出生命精能,迅速淬炼心脏处,那一条条血管。
  
  血管,还有那颗心脏,顿时被浩瀚的血色流光包裹着。
  
  浩瀚无际的磅礴生命能量,就在他心脏中爆发出来,随着他心神变得,新一轮地去淬炼其心脏,筋脉,体魄,鲜血。
  
  天木重生术的五个步骤,一遍又一遍地,在他体内进行着。
  
  “血脉!”
  
  他惊奇地发现,他遗失的生命血脉,那道赤红色的生命血气,以另外一种方式,再现于体内。
  
  赤红血气没了。
  
  可赤红血气内,数不尽的密密麻麻的血脉晶链,竟在他心脏中的血管内莫名缔结。
  
  从一道气血,转移到其心脏内部!
  
  似乎,当初他看到,生命血脉的消失,血脉等阶的暴跌,就是一次血脉的转移,一次再造,一次翻天覆地的蜕变!
  
  由一条,代表着生命血脉的赤红气血,移到心脏内部!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他颤抖地,站直了身子,发现未动用生命汲取,心神一动,就有最纯粹的血肉能量,从心脏内的,条条血脉晶链内涌现。
  
  就连他当初,跻身为至尊之境,想要获取生命能量,都需沟通那片血海,以生命汲取获取。
  
  可现在,压根不必。
  
  只要他一念生,那些生命能量,就会主动地,从他血脉晶链内涌现。
  
  不需要沟通任何,不需要依仗任何意识。
  
  因为,浑沌中的,所有的生命能量,所有的血肉能量,本就属于他。
  
  他的东西,他要索取,自然就该立即出现,何用依赖他人?
  
  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的跳动,愈发猛烈,时而溅射出赤红流光,散逸在血肉,流光内迸发出众多玄奥莫测的生命道义,天赋和秘术知识。
  
  他那具,缩小为常态的,人族的躯体,随心而涨大。
  
  源生之体,自然而然地再现,逝去的力量,也在他心念变幻间,理所当然地归来。
  
  再然后,他突然生出一种奇妙无比的感觉,他无处不在……
  
  极远处,那条灵魂之河内,有他存在。
  
  黑暗深处,也有他。
  
  第一星内部,他也在,那一簇燃烧的火焰中央,竟然也有他。
  
  他如化身众多,在这片浑沌中的各个位置出现,意识逐渐清晰,且能掌控那些力量。
  
  “嘿!本源!”咧开嘴,他畅快至极地笑了起来,指着胸腔内,不断跳动的心脏:“这,就是新的生命本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