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我回来了!
    有一缕,极淡极淡的,夹杂着哀伤、欣慰的情绪,随之消散。
      那一缕情绪,并不属于他。
      属于,最初的,未被生命古树融合之前的,原来的本源。
      只是情绪,而非意识。
      也在此刻,聂天停止狂笑,突沉静下来。
      他低垂着头,梳理思路,仔细体悟。
      他知道了一个事实,他这颗心脏,取代了被他以时空之刃,毁去的那一颗,成为了生命能量的源头。
      他的意识,替代了之前的本源。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是原先的生命本源,暗中造就他,就遗留的后手。
      本为了,防备生命古树踏入浑沌,融入它,取代它,摧毁它时,留一条后路。
      他的心脏,和那颗硕大至极的心脏,本就有诸多共同之处。
      他,还被那颗心脏在浑沌中再次洗涤凝炼,在为他打下至尊基础之后,还令他具备了替代那颗心脏,主宰生命血海的可能。
      他生命血脉等阶爆跌,那道赤红血气看似消逝,不过是隐匿在他心脏脉络内部罢了。
      然后,一点点地,融入他心脏深处,完成改造。
      新一轮的改造,是为了让他成新的本源,是为了令所有散逸出去的血色烟雾,被各大本源毫无防备地吞没,炼化。
      灵魂之河内,那一抹赤红血色,骤然涌动!
      这条青蒙蒙的河流,如一条被踩住的青色长蛇,扭曲着,颤栗着。
      聂天的意志,于溪河底部,那赤红血色内出现。
      赤红色,迅速地蔓延,以不可阻止的架势。
      赤红血色,已融入这条溪河,其中灵魂本源的意识,被血色吞没在内,使得聂天能感知其一切。
      “灵魂……”
      一个,很轻很轻的呢喃声,从河底响起。
      然后,就见这条溪河内,璀璨的青色光烁,不断消失。
      溪河在流逝着溪水,似正在走向干涸。
      相反,聂天的灵魂识海,则是充盈着青冥的魂水,变得广阔,变得浩浩荡荡,他的主魂,则是如顶天立地的巨魂,漂在其灵魂识海之上,疯狂汲取着,满溢的识海魂水,重新去洗涤魂魄。
      很快,他就深刻的感应出,他的意志,已凌驾在灵魂本源之上!
      他第一个拿下的,主宰的,就是灵魂之河。
      灵魂乃重中之重。
      有充沛魂力调动,他的灵魂意识,能通过那些处于各大本源的血色能量,蚕食一切。
      被各大本源强夺的,被它们意识融入的,一簇簇的血色能量,内部都突然生出,属于他的意识!
      浑沌中,所有的本源都在涌动着,都在颤栗着。
      它们疯狂挣扎着,想要将自己的意识,从那些血色能量挣脱,想要将吞没炼化的生命精能,再剥离出去。
      它们知道不对劲了。
      先前还被疯抢的血色能量,在它们之中,因聂天意识的涌入,似突然成为一个恐怖的血色肿瘤,蔓延着,蚕食着它们的自主意识,将它们,朝着血色深渊内拖,要以聂天的意识,主导它们。
      “该死的聂天!”
      星辰本源内,季苍眼睛暴突着,目眦尽赤,厉声尖叫。
      众多的碎小星辰光烁,如群星闪耀,有一点晶光,最为璀璨。
      那一点晶光,才是星辰本源的核心,是其意识凝聚体。
      如今,那一点晶光,里面都是赤红色,其释放出来的光芒,也是赤红色。
      季苍,感受出星辰本源的恐惧,颤栗,哀嚎,和呼救。
      两者本就魂魄相通,他自然立即明白,有一股意识,突然从血色中爆发,迅速强大,反而侵蚀向星辰本源。
      “不错,正是我。”
      一股意识,从那一点晶光内响起。
      晶光中,似有聂天的影子,悄然浮现。
      无边血色,由之前释放的赤红血光形成,突淹没而来。
      季苍骇然失色。
      因为,他突然发现,他已被血色蔓延,而他,竟不能调用这里的星辰之力。
      赤红血色,如内部病毒,其中掺杂着星辰本源的意识。
      连星辰本源,都被荼毒侵蚀,他季苍又能如何?
      燃烧的火焰深处。
      一簇橘黄色的神火,孤零零的,和别的火焰格格不入。
      深红火焰,跳动着,忽显出浓郁的血色气味,忽有另外一个意识,强行闯入进来。
      橘黄色的火苗,立即生出了熟悉感。
      “由你,替代它……”
      一个声音,在神火的灵魂深处响起,然后血色淹没过来,有数不尽的记忆光烁,烙印着火焰本源的所有,猛地撞了过来。
      撞入神火,成为神火的记忆,奇妙地融入其中。
      如生命古树,取代了原来的本源,神火取代了原来的火焰本源……
      一片黑暗。
      散发着浓浓哀伤的董丽,身不由己地,朝着那片黑暗飞去。
      受,她体内黑暗能量的推动和束缚。
      她的眼睛,空洞无神的,望着离去的方向。
      那里,乃聂天漂浮之地。
      “嗯?”
      就在她,即将融入黑暗时,她突然发现静下来了。
      她静止了,不再被迫地,往那片黑暗飞逝。
      而那片黑暗,则是汹涌而动,翻搅出毁灭、暴戾、嗜杀、疯狂、种种由黑暗滋生的,演变出来的恐怖浪潮。
      可她,分明感应出,黑暗深处的本源,被另外一股熟悉的力量和意志,死死压制。
      黑暗本源,恐惧不安,暴躁地掀起惊涛骇浪。
      赤红血光,从那片黑暗深处,不时地绽放。
      赤红血色渐渐在黑暗深处扩散,蔓延,吞没着什么。
      而黑暗本源,慢慢地,似认命了一般,不再挣扎。
      董丽茫然,“发生了什么?”
      她,集中了魂念,逸入体内那枚黑暗灵丹,去沟通黑暗本源。
      黑暗本源一片死寂。
      过了一阵子,黑暗本源终于回应,一个念头,从她那枚黑暗灵丹内,悠悠地响起,“是我……”
      “聂天!”
      董丽尖叫。
      ……
      浑沌中,那柄时空之刃,如一束流星飞逝着。
      器物内部,有一绚烂的,小小的空间。
      裴琦琦魂魄,就被禁锢于此。
      这小小空间,隔绝了一切,独立于浑沌,独立于三界,时间永恒静止。
      静止的,还有裴琦琦的魂魄,一切思绪,包括情绪波动。
      突然,有密密麻麻地血色闪电,如巨蟒天龙般,轰然出现。
      神奇的空间,顿时崩塌瓦解。
      裴琦琦的魂念,突然涌动起来。
      然后,她第一时间,就感应出了聂天的,聆听到了聂天的声音。
      “别怕,我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