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踏出混沌!

      虚空乱流域深处。
  
      一块块陆地碎片,突受某种力量的拉扯,如流星般,于一处汇聚。
  
      汇聚向,那片幽暗之地。
  
      因连番战斗,崩塌的幽暗之地,像是搭积木般,被重新搭建起来。
  
      缺少的一块块,也都重新黏糊在一块儿,幽暗之地正恢复未战之前的形态。
  
      通往浑沌的核心地段,有尹行天、血灵子、俞素瑛等人,还有缩小千万倍的黑玄龟、狂暴巨兽,失去血脉的邪神。
  
      他们,本是在静候聂天的归来,此地异变,令他们惊诧不已。
  
      “怎么回事?”
  
      血灵子东张西望,以神魂窥探,能看到周边幽暗之地,有流光飞逝而来,然后就看到,这块大陆似重新连接起来。
  
      尹行天也被惊动,轻喝道:“传言,唯有达至尊者,才能再次修复幽暗之地,令其碎裂以后,重新展现出本来的面貌。”
  
      “可如今的三界,并无至尊存在啊。”
  
      “很奇怪。”
  
      他们嘀咕道。
  
      大地深处,似有赤红色流光,莫名地流淌而出。
  
      一滴,深紫色魔血,突被一股力量注入。
  
      那一滴魔血,迅速开始膨胀蜕变,宛如新生婴儿缔结,再极快地成长。
  
      有点点,肉眼看不见的魂念光烁,像是从大地深处,从虚空乱流域的某地,被汇聚了过来,涌入那滴魔血。
  
      不多久,那魔血竟变幻为一个大汉。
  
      呼!
  
      那大汉,浑浑噩噩地,凭空就冒了出来,“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我……死亡了啊?”
  
      他一脸茫然,看着远处,同样茫然的尹行天、血灵子等人,用手摸索着胸口,逐渐回想起往事,突然喝道:“不对!我,我不是死在那条绚烂通道了吗?”
  
      “阎魔大尊!”
  
      “灭星海的阎魔大尊!”
  
      血灵子和尹行天,都惊呼起来。
  
      “我,应该是死亡了啊。”阎魔大尊呆呆地,看着自己,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活了过来?奇怪,真是奇怪!”
  
      “主人!”
  
      突然间,残存的嗜杀邪神,惊喜狂呼。
  
      一道身影,刹那间浮现于众人面前。
  
      ——赫然就是聂天!
  
      这一刻的聂天,在众人眼中,气息奇诡无比,望着聂天的他们,生出一种,望着非人存在的错觉。
  
      “你的魔血,抛洒在幽暗之地,这块大地有你存在过的血迹。”聂天对着阎魔大尊,灿然一笑,“所以,我能助你重新活过来。”
  
      “聂天!”
  
      尹行天等人高喝。
  
      聂天微微一笑,随意地朝着虚无一抓。
  
      诸多法则道理,如在其掌心衍变真谛,有一缕缕青色光束,似被他由虚空乱流域某地,抓了过来,然后搓揉在一块儿。
  
      呼!
  
      然后,便有血色流光,注入其内。
  
      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死亡的怨恨、恐惧和狂怒邪神,就这么重铸血肉,被点燃灵魂印记,如阎魔大尊般复活。
  
      犹如神迹!
  
      “怎么可能?!”
  
      尹行天骇然,“他们死亡时,我看的清清楚楚,分明连魂魄都消散了。魂飞魄散,也能再次复活过来?”
  
      阎魔大尊亲眼看着,聂天将邪神复活,只觉得他所了解的一切,都被颠覆了。
  
      “少主,你,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太早就死亡了,后来在幽暗之地发生的,一连串的巨变,惊天动地的血战,他一无所知。
  
      “只要在幽暗之地,所谓的死亡,都是有可能被弥补的。”聂天微微一笑,对那三个还处于恍惚状态的邪神说:“感觉如何?”
  
      刚活过来的邪神,盯着聂天,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半响,那位狂怒邪神,说道:“我,我所能感应的本源,怎么,都是您的气息?”
  
      几乎同时,狂暴巨兽和黑玄龟,也发出低鸣。
  
      它们两个,断绝的血脉,突生异变。
  
      新的血脉,在聂天出现之后,就在悄然发生,只是它们初始未能感应到。
  
      此刻,它们感受到,它们消逝的血脉,再次凝结。
  
      只是,凝结之后的血脉,多出一抹血色,多出一些赤红色的血脉晶链。
  
      而那些血脉晶链,和黑暗血脉的晶链,居然同在。
  
      它们,尝试着感
  
      应黑暗本源时,居然发现感应出来的,就是眼前聂天的气息和意志。
  
      这个发现,完全超出了它们的理解,以它们的智慧,以它们的认知,无法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聂天没解释,只是问,“外面什么情况?”
  
      “好像要在墟界,对残存的墟界各族进行清扫,一战,打杀所有的异族强者,奠定人族至强霸主的地位。”尹行天回应。
  
      “这样啊。”聂天眯着眼,轻轻点了点头,说:“我们走吧。”
  
      一柄利刃,忽在他手中出现。
  
      “是那柄,将灵界血父斩杀的刀!”
  
      血灵子振奋起来,看着时空之刃的眼睛,满是狂热。
  
      没有太多人,知晓时空之刃的来历和秘密,但这柄利刃,在斩杀灵界血父以后,就被公认内三界第一神器。
  
      “你们跟着我。”聂天重复了一遍,随手划出了一刀。
  
      刀光,破开幽暗之地的界壁,构筑出一条稳定无比的空间通道。
  
      “你呢,就再迟些出来。”
  
      他对浑沌内,那片黑暗深处的董丽,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领着在场的那些人,进入通道之内。
  
      墟界白骨族领地。
  
      一艘艘白骨战舰,如燃烧的火球爆灭坠落,许多魔族、白骨族、冥魂族族人的尸身,就在枯寂冰冷的星海漂浮着。
  
      惨烈的厮杀正在进行……
  
      人族绝大多数的强者,汇聚于此,挥舞屠刀。
  
      也是人族之身,但乃隐魔灵魂转世的赵山陵,就在苍茫星海内,被各方强者围攻。
  
      主力,乃梵天泽,乃游奇邈、莫珩、韩清等神域者。
  
      “赵先生,你已经是人族之身,何必眷念旧情,理会这些魔族死活?”
  
      “我们,希望赵先生能袖手旁观。”
  
      “念在赵先生,在幽暗之地给予我们诸多指引,我们不愿大动干戈,还请你离去。你精通空间之力,你想走,谁都阻拦不了,何必呢?”
  
      很多人都在劝说。
  
      赵山陵不为所动,不发一言,只是尽可能地以魔气,庇护着那些频临死亡的族人。
  
      ……
  
      ps:呃,抱歉,今天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