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四章 柳砚的困惑
    午后。
  
      聂茜在了一通牢骚后,眼见聂天吃饱喝足沉沉睡去,只能不甘心的停了下来。
  
      聂天从抓阄大会上带回的那一块兽骨,始终被他握在手心,可聂茜却没有现聂天和那块兽骨有任何灵气呼应的迹象。
  
      “真是个笨蛋,抢了那么多高阶的灵器,也不知道最后挑一个好的……”聂茜小声嘀咕。
  
      “没用的,就算他拿了那颗品质最高的珠子,对他也没有什么用。那七样灵器,就没有一件适合他,让他参加抓阄大会,我早知不会有什么收获。”就在此时,聂东海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爹爹,柳先生。”聂茜回去望时,现聂东海和凌云宗的柳砚联袂而来。
  
      聂东海慈爱地看了一眼四脚朝天躺在床上,午后正在酣睡的聂天,轻声一叹,脸色黯然道:“前些日子,我就悄悄试过,想确定这孩子体内的灵气属性,可是……”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或许是我境界不足,我在他身上,没有感知到任何应有的灵气波动。那时我便知道,他即使参加了抓阄大会,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就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我才没有力争让他去参加抓阄大会。”
  
      聂茜怔了怔,有些茫然地说道:“可是在我恳求以后,爹爹您不还是……”
  
      聂东海苦笑,“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还是奢望可能会生点奇迹。如今来看,是我想多了。”
  
      “都怪我。”聂茜自责道。
  
      这一刻,她才知道聂东海和她同样痛爱着聂天,也终于明白聂东海为了能给聂天争取那么一丝机会,宁愿和聂家众人再一次爆冲突。
  
      即使他知道,他的努力,可能会是一无所获。
  
      “让我来仔细看看吧。”柳砚讲话间,已走到窗沿,朝着熟睡中的聂天探出了手。
  
      白蒙蒙的光晕,从柳砚左手掌面散而出,温润的光泽,令他的那只手,犹如白玉。
  
      柳砚的那只手,轻轻按在聂天的小腹部位,他眯着眼,神情专注,手心的灵力如丝,从聂天的小腹开始,缓慢地渗透向聂天的四肢百骸。
  
      沉睡中的聂天似颇为舒服,胖乎乎的小脸浮现出享受的笑意,竟然还出了鼾声,仿佛在做着一个美梦。
  
      温玉般的蒙蒙白光,逐渐从聂天皮肉内泛起,让聂天像是一个在灯光照耀下的瓷娃娃。
  
      然而,聂东海和聂茜望着此刻的聂天,却是愁眉不展。
  
      他们很楚,那些玉石般的光泽,都来源于柳砚的灵力。
  
      那些灵力,在聂天体内游荡了一圈,既然没有引其它的变化,就意味着聂天体内,并没有蕴藏另外一种灵力波荡。
  
      半响后,柳砚轻轻收手,转身朝着聂东海摇了摇头。
  
      聂东海和聂茜都是脸色惨然。
  
      “按说不该如此,小师妹的资质我是知道的,不单单是在黑云城,就连在我们凌云宗,她的天赋也是出类拔萃的。即使是和一个毫无天赋的凡人结合,她的孩子也会继承她的部分天赋,不应该会是这样。”
  
      柳砚也一脸的困惑,“可我仔仔细细探察了一番,在聂天的体内,当真没有感觉到一丝特别的灵气波动。”
  
      “哎……”聂东海长叹一声,神情失落。
  
      “不过。”柳砚话锋一转,皱眉道:“聂天的气血却非常的旺盛,在抓阄大会时,我就看出来了,他比所有的同龄孩子都要强壮有力。他的血肉和筋骨很有韧劲,如果去掉灵力的因素,单纯的比拼力量和蛮劲,他在聂家这一代,恐怕无人能及。”
  
      “那有什么用呢?”聂茜满脸苦涩,“那些孩子现在都还小,等他们再长大一点,能理解大人的话语,都会开始修炼灵力。灵力,才是衡量一个炼气士强大的根本,也是力量的真正来源,他单凭蛮力,又能走多远?”
  
      “我担心的也是这点。”聂东海补充,“那些体内拥有特殊灵力属性的孩子,可以修炼和体内属性相合的灵力法决,他们一个个会进展迅猛,早早奠定基础。也只有这样的孩子,才有望在十五岁时,修炼到炼气九层,从而得到你们凌云宗的青睐。”
  
      “像聂天这样,没有表露出明显的修炼属性,他修炼的度自然会缓慢许多。这意味着,他在十五岁时,几乎是不可能迈入炼气九层境界。凌云宗的大门,将会因此对他永久性关闭,无法前往你们凌云宗修炼,他的人生将仅限于我们聂家。”
  
      柳砚来到聂东海身前,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不入凌云宗,未必就是一件坏事。我们凌云宗的才俊,中途夭折的大有人在。想要问鼎巅峰,步步都是绝境凶地,能次次越过的,都是拥有大气运者。”
  
      “像聂天这样,平平安安度过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柳砚的这番话,让聂东海又想起了逝去的女儿聂瑾,他心中一痛,当下无语。
  
      “这边事了了,我这就要回凌云宗了。小师妹在山上时,都是由我代师指导,我是极其看重喜爱小师妹的。老哥你尽管放心,害了她的那个人,我也会放在心上去寻找,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
  
      话罢,柳砚又轻轻拍了拍聂东海的肩膀,这才踱步离开。
  
      “多谢柳先生厚爱。”聂东海道谢。
  
      “谢谢柳先生。”聂茜也忙道。
  
      两人本欲送行,到了门口才现柳砚越走越快,转瞬便没了踪影。
  
      “柳先生待我们不薄。”聂东海沉吟了一会儿,皱眉说道:“今日如果不是柳先生在,那些族人……恐怕不会对聂天善罢甘休。”
  
      “我和小天离开以后,那些家伙是不是?”聂茜恨恨道。
  
      聂东海缓缓点头,“自然是闹腾了一番。一个个都咬着聂天不是聂家直系子孙的借口,说他在抓阄大会上胡闹,非要我惩治。好在柳先生帮忙说话,才让他们没有敢继续问责,不然连我都兜不住。”
  
      “可惜柳先生走了,以后也不会常来。”聂茜叹息。
  
      “只要我还是聂家之主,就不会允许他们放肆!”聂东海哼道。
  
      “就怕,就怕爹爹你在那位置上,坐不了太久。”聂茜苦笑。
  
      “能多坐一天,我就多坐一天,我总要为你还有瑾儿讨回公道的!”聂东海神情坚毅,留下这句话后,也从此地离开。
  
      望着他英雄迟暮的背影,聂茜脸色凄然,就在门前坐下呆。
  
      屋内,依然在沉睡的聂天,身上因柳砚探察而留下的几丝灵力蒙光,久久不散。
  
      聂天的皮肉,在那些灵光的润泽之下,犹如水波般微微颤动。
  
      他皮肉的每一次轻颤,那些灵光,就会变得暗淡几分,犹如被其血肉贪婪的吸收炼化。
  
      这一切,不论是柳砚,还是聂东海、聂茜,都是一无所知。
  
      往常,聂天只会午睡半个时辰。
  
      可今天,他却反常的足足沉睡了两个时辰,直到他身上再没有一丝灵力光泽和波动时,他才浑身舒泰地醒来。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