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四十九章 再死一人
    “鬼宗……”
  
      聂天皱着眉头,悄悄观察着安颖、郑瑞,心怀疑惑。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离开黑云城。
  
      此前,他都在黑云城的聂家修炼,长这么大,他听到最多的都是关于凌云宗的事情。
  
      鬼宗,对他来说,乃是一个前所未闻的新奇宗门。
  
      他对鬼宗一无所知,不明白来自灵宝阁的潘涛三人,为何在知道有鬼宗的人出现于青幻界以后,会那么的惊惧不安。
  
      和他一样,从七座城池而来的那些少年,大多数也对鬼宗没有印象,都神情疑惑。
  
      只有两个少年,似乎从族内的长辈口中,知道鬼宗的来历。
  
      当他们听说,鬼宗的人也进入了青幻界以后,他们脸色苍白,眼中瞬间溢满了恐惧。
  
      他们显然比安颖三人更为恐惧鬼宗!
  
      “你们很多人,可能都没有听过鬼宗,我有必要向你们说明一下。”潘涛看着聂天,深吸一口气,神情严峻,“我们和凌云宗、灰谷、玄雾宫,同属一个炼气士联盟。而鬼宗,血宗,还有狱府,则是来自于和我们敌对的炼气士联盟。”
  
      “鬼宗、血宗和狱府,他们三宗的力量,一点不弱于我们。”
  
      “几百年来,为了争夺秘界归属,为了灵矿,我们四方和他们明里暗里,也不知道战斗了多少回。”
  
      “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其实从未真正战胜过他们,双方实力大致相当。”
  
      停顿了一下,潘涛继续说:“我们四宗私下里也会暗斗,但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一般不会出现巨大伤亡。然而,我们四宗每一次和他们的血战,必将死伤无数!不仅仅是低等级的我们,连我们四宗那些强大的长老,也可能因此而死亡!”
  
      “双方势成水火,只要遇到了,必是不死不休之局!”
  
      “这趟,既然有鬼宗的人来到青幻界,我猜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杀光我们!”
  
      “他们的目标,显然不是灵兽,而是我们!只有我们死绝了,他们才会退出青幻界!”
  
      一番话说完,包括聂天在内的所有试炼者,都沉默了下来。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阴沉而难看,青幻界因鬼宗的现身,似突然化为了一个血腥战场。
  
      “安颖姐,要不……先返回秘界之门处,将鬼宗进入青幻界的消息,告诉你姐姐?”姜苗胆怯地提议。
  
      其他那些听闻鬼宗到来,也心惊胆颤的少年,都连忙点头,纷纷附和。
  
      “回去也没用。”安颖摇头,一句话就浇灭了他们的希望,“所有人进来后,秘界之门就暂时封闭了。这么做,是为了防止有人作弊,悄悄进入青幻界帮助你们。”
  
      “只有等试炼结束,半年期限到了,离开的秘界之门才会重新敞开。”
  
      “在这段时间,我们和外界是完全隔绝的,我们出不去,他们也不会进来。”
  
      “就是说,不管在青幻界生了什么,我们都必须待上半年。”
  
      “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郭奇绝望地哀呼,“谁也不知道鬼宗来了多少人,在什么样的境界层次,如果是后天、中天的家伙,他们一定可以在半年内,将我们全部杀光的。我们,恐怕一个都无法活在离开,都会被鬼宗的人残忍地折磨致死。”
  
      “也不要太担心。”安颖心中暗暗鄙夷他的胆气,可还是不得不宽慰他们:“鬼宗、血宗和狱府的家伙,虽然残忍嗜血,心狠手辣,但都极其高傲。他们也知道,每一次青幻界的试炼,四宗进入的试炼者,都只在炼气境。”
  
      “以他们一贯的狂妄自大,他们安排到青幻界的,十有**是和我们处于同一境界的宗门小辈。”
  
      “同等境界下,他们或许战斗经验更加丰富,都真正经历过鲜血的洗礼,可实力……应该和我们是相当的。”
  
      “只要双方人数差的不太多,我们,未必就是被猎杀的那一方!”
  
      郭奇愣了愣,道:“你是说,鬼宗进来的那些家伙,和我们一样,也都在炼气境?”
  
      “我猜是这样。”安颖点头。
  
      郭奇松了一口气,胆气一壮,哼道:“大家都在一个境界,我们怕什么?安颖姐,我看你们刚刚脸色不太好看,还以为鬼宗会有后天和中天的强者过来呢。嘿,都是你们三个,吓了我们一跳。”他故作轻松。
  
      其他人,听郭奇这么一说,也似乎都放松了下来。
  
      连聂天都在初始的紧张后,迅平静下来,心道:“只是炼气境的话,鬼宗……也未必有那么可怕。”
  
      只有安颖、潘涛、郑瑞三人,一点都没有放松,他们互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苦涩。
  
      他们是真正了解鬼宗、血宗、狱府的恐怖之处。
  
      这三宗的每一个弟子,都是在杀戮和鲜血之中成长的,每一个都将杀人视为了和吃喝拉撒一般寻常的事情。
  
      连灵宝阁的他们,在实战方面都远远不足,只能依仗灵器来弥补这方面的劣势。
  
      至于郭奇那些来自于下属家族的,他们相信一旦和鬼宗的人战斗了,可能直接会被对方血腥残忍的手段吓的精神崩溃。
  
      那些人,全部都是温室的花朵,都还没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摧残。
  
      四宗之所以组织青幻界的试炼,就是知道他们严重欠缺战斗经验,在提前磨砺他们,好让他们能逐渐适应未来的血腥战斗。
  
      然而,他们连青幻界的试炼还没有结束,就要去面对凶杀成性的鬼宗弟子。
  
      ——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
  
      安颖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都没有再详说鬼宗的可怕,以免把他们吓破了胆,更加没有战斗力。
  
      “踏踏!踏踏踏!”
  
      就在此刻,脚步临近的声音,突然从远处响起。
  
      安颖勃然变色,她猛地拍了拍头,懊悔万分地说道:“糟了,忘了先离开此地了!”她看了一眼天空。
  
      聂天抬头,看着空中尚没有散去的黑雾,立即明白了过来。
  
      潘涛释放出来的信号,形成了笔直冲天的黑雾,那些黑雾安颖和郑瑞可以看到,其他人也同样可以看见。
  
      只要在周边十里范围,只要望向天空,都能看到那还在天上的浓雾。
  
      安颖等人聚集以后,只顾着说鬼宗的可怕处,没有能第一时间离开,这是一个重大的失策!
  
      “灵宝阁的!是你们!”
  
      一个身穿灰衣,明显来自灰谷的少年,浑身浴血,提着把断了一截的细剑,仓皇而来。
  
      他脸上充满了恐惧和仇恨,一看到安颖等人,似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即狂喜尖叫。
  
      “救我!我们被鬼宗袭击了,我的两个队友都死了,只有我逃了出来!”他狂奔而来,还时不时地看向身后,似乎鬼宗的人就在后面。
  
      “有几个鬼宗的人追杀你?”安颖喝道。
  
      “三个!就在我后面,你们都小心一点,他们马上就来了!”
  
      身穿灰衣的少年,脚步有些跄踉,越过了安颖、潘涛和郑瑞三人后,就一头钻入了聂天等人的队伍中。
  
      此刻,所有人都被他的那番话给震惊到,全部紧张不安地看向他来时的方向。
  
      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有三个鬼宗的弟子,从那儿疯狂杀出。
  
      “不对!”
  
      聂天暴喝一声,不及多想,立即对那个灰谷少年动手。
  
      “轰!”
  
      他凝聚着浑厚灵力的一拳,瞬间砸向了那少年,将那眼中惊慌之色褪去,开始目显狡诈的少年,给逼迫的急忙退让开来。
  
      “聂天!你在干什么啊?”
  
      离那少年最近的郭奇,陡然变色,狠狠瞪着他,“我知道你和袁锋他们有仇,但鬼宗既然现身了,你就必须暂时放下仇恨!他都伤成那样了,你还要趁机下毒手,你要不要脸?”
  
      “你懂个屁!”聂天暴怒,压根没有理他,又朝着那灰谷的少年冲去,“郭奇!你他妈差点就死了!”
  
      “你才死了!”郭奇怒道。
  
      就在此时,灰谷的少年,避过聂天的攻击,到了另外一人身旁时,手中的断剑猛地刺出。
  
      那人浑然不觉,呆呆地看着灰谷少年,没有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等他意识到不妥时,灰谷少年手中的断剑,已狠狠地刺入他胸腔,从他后心突了出来。
  
      “嘿嘿!”
  
      灰谷少年咧嘴狞笑,杀人后的他,只是看了聂天一眼,就闪电般掠向远方,没有继续逗留。
  
      “黄业死了!”
  
      “他杀了黄业!”
  
      直到此刻,众人才反应过来,惊慌厉叫。
  
      安颖三人,注意力原本放在那灰谷少年来时的方向,脸色凝重地等候着那三个鬼宗弟子的现身。
  
      在他们听到郭奇和聂天争吵,转身去看时,已经来不及了。
  
      ——黄业已经被杀!
  
      “他是鬼宗的弟子!”潘涛终于醒悟。
  
      “哈哈!一群稚嫩的蠢货!这样的你们,一个都休想活着离开青幻界!”那少年,一边飞快撤离,还一边嚣张地嘲讽:“等着吧,我们会一个个的,将你们统统斩杀!下一次,等我再次出现时,就不是孤身一人了!”
  
      “咻!”
  
      犹如一道绿色轻烟,他在一棵棵冰莹大树中,飘忽着,迅消失不见。
  
      “我,我……”
  
      郭奇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看着面如寒霜的聂天,他已不知如何开口。
  
      可他心中清楚,刚刚那少年离他最近,如果不是聂天暴起难,那少年不会避让开来,一定会对他动手。
  
      正如聂天所说,他……刚刚差点就死了。
  
      “就是因为和袁锋他们有仇,所以在他们要你们交人时,我才会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聂天眼神冷酷,“我清楚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准备留待以后,一个个去收拾他们!而那个人,显然不是灰谷的!”
  
      “对不起,我,我错了。”郭奇垂头。
  
      ……
  
      ps:感冒了,看着还不错的兄弟,记得收藏一下,谢啦~~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