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长安 > 第一五五章 小手抖一抖,裤头就没有
    小手抖一抖,裤头就没有
  
      看到这令牌,韩士涛护住徐长安的手撤了开来。X23US.COM
  
      有了这块令牌,和根据早先约定的时间来看,这葛舟意的身份没问题,可这模样怎么看……怎么有些奇怪。
  
      道家的发髻稍微有些凌乱,这可以理解。
  
      头发上有不少的灰尘,衣服也松松垮垮的,甚至头发上和袖口边都还插着两根枯草。
  
      脸上也有不少的泥垢,至于那个包袱,更像是捡来的。包袱破破烂烂的,还有不少的东西露出了一角。
  
      看到徐长安望向他的包袱,葛舟意脸上一红,立马用手捂住了。
  
      徐长安再度扫视了葛舟意一眼,虽然这人是个宗师,不过显然没有太多的阅历,站在徐长安和韩士涛面前有些紧张。
  
      “葛先生远道而来,想来十分疲惫,要不先修整一番,再把酒言欢?”徐长安笑笑,便立马吩咐人给这个看起来有些落魄的道士安排了一个房间,并且还在大厅中设了一桌酒宴。
  
      葛舟意看着这个浅笑的年轻人,听着他的吩咐,心中对他多了几分好感,难怪人家年纪轻轻便是元帅。
  
      他跟着下人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早已备好了浴桶,还有一套崭新的道袍。
  
      也真不知道,这徐长安一时半会去哪儿弄的道袍。
  
      他仔仔细细的洗着澡,看着挂在桶边的内裤。一阵阵恼怒涌上心头,他咬牙切齿,一挥手,一道青光闪过,那条内裤便化成了齑粉,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
  
      葛舟意死死的记住了那个小道士,当然还有那只猫。
  
      他洗漱了一番,随意的披上了道袍便走了出去。
  
      他本就不在意外形,不然也不会穿个道袍混在人群中来到这垂江。
  
      在山上的时候,他师父也曾说过,大道无形,唯随心而。
  
      长发散在肩上,他缓缓的推开了门,步履轻移,反而有一种出尘之感。
  
      大厅之中,灯火摇曳,满桌子的菜在烛火之下显得更加诱人。
  
      六把椅子,葛舟意和韩士涛一左一右位于徐长安两侧,靠着葛舟意的便是徐长安特意请过来的赵晋。而靠着韩士涛的,便是沈浪。至于和徐长安相对的位置,则是空着的。
  
      等到五人坐下,徐长安便招呼众人。
  
      “徐元帅,这空着的一个位置是给谁的?”
  
      葛舟意有些惊讶,他虽然不太注重自己的外形,却还是懂礼数。
  
      “这啊,是一个朋友,说起来也是道家之人,不过贪玩了些,最近几天都没了踪影。”
  
      徐长安笑了笑,解释道。
  
      葛舟意也微微点头,看着满桌子的素菜,自己饿了一天,便也不客气,大口的吞咽了起来。
  
      众人有些惊骇,没想到这位宗师级的人物居然丝毫不顾及形象,大口的吃着,甚至喝汤的时候还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师父教过他:食不言,寝不语。
  
      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直接把徐长安等人晾在了一旁。
  
      等到他吃好,用新道袍的袖口擦了擦嘴,放下了筷子,这才开始接徐长安他们的话。
  
      徐长安看着这位宗师,心里面有些怀疑。
  
      问师从何人,他摇头不答;问从何而来,便说阁中;问听谁指令,他也只说是朝廷派来的。
  
      要不是考虑到他的实力和那块无法作假的令牌。
  
      老军医韩士涛真想提溜着他,把他丢出去。
  
      其实这也怨不得葛舟意。
  
      他听从师父的话,下了山,拿着信,寻到了朝廷便成了一名供奉。
  
      所有的供奉都要对阁里负责,阁中提供了生活和修炼所需,当然也不禁止人身自由,只是需要远行的时候,得报备一下。
  
      对于葛舟意来说,他师父让他待两年,他便待两年。
  
      反正朝廷管吃管住,他也懒得到处去走动。
  
      每日除了修炼便是睡觉,若不是此番阁中的负责人想到这个成天懒懒散散的道士快要离开了,要用上一用,否则还不一定派他来。
  
      徐长安听着葛舟意的经历,不由得苦笑。
  
      韩士涛也叹了一口气,便小声的问道:“道友今日为何会成这番模样?”
  
      葛舟意的脸立马挎了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脸色也变成了猪肝色。
  
      他总不能说,才到这垂江,迷了路被人给打劫了吧?
  
      他可是堂堂的宗师级人物!
  
      看着葛舟意面上有为难之色,徐长安暗自叹了一声,看来得请人确认下这位宗师的身份了。
  
      随即他立马打了圆场,说道:“大道艰难,葛道长无拘无束,修行之人,岂能在乎太多!”
  
      说话之后,葛舟意脸上浮现一抹尴尬的笑容,点了点头。
  
      晚风微凉,宾主尽欢。
  
      夏天将近,这天也亮的早,这早鸣的公鸡刚叫了第三声。
  
      葛舟意一宿基本没怎么睡,他脑海中始终浮现出那个小道士的身影。
  
      每当他要睡着,便会看到一个小道士从身后跃出,高高的举起木棒,满脸坏笑的朝自己头上打来。
  
      随后他还看见自己躺在地上,那个小道士和那只灰扑扑的小猫便掏出自己的内裤,高高的挂了起来,仿佛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一般。
  
      一夜都是如此,他怎能睡得着。
  
      攻击才叫了第三声,他便自个儿寻到了井,打了一桶水倒在自己身上,随后就在井边席地而坐,让自己冷静冷静。
  
      经过了一夜的鏖战,李道一哼着歌,灰扑扑的小白趴在了他的头顶上。
  
      一人一猫双目通红,可兴致却是好得很。
  
      他们一人一猫终于把王二癞子杀得片甲不留,还真的把对方的内裤给赢了,随后他们还把那条又脏又腥的内裤挂在了茅草屋上。
  
      “大仇得报”的他们又怎么会感到疲惫呢?
  
      要不是王二癞子哭着说自己没了赌本,只怕这赌道和赌猫还舍不得回来。
  
      “小手一抖,裤头没有。”小道士还在琢磨着最后一局,要不是前几天被王二癞子欺负的惨了,他才不会用手段呢!
  
      当最后一局的时候,王二癞子的手抖了一下,他眼疾手快,直接换了王二癞子的牌。要不然,单凭运气,弄不好这小子还真能翻身。
  
      他一想到王二癞子光着屁股,捂着裆的样子,心里就极为的舒畅。
  
      “哎,真是小手一抖,裤头就没有啊!”
  
      他要回房间,便要经过井。
  
      井边坐着一个人,他也没在意。
  
      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溜了,只留下眯着眼抬着头嘴角还挂着一丝荡笑的李道一。
  
      “秒啊,小手一抖,裤头没有!”
  
      小道士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越发的觉得自己有才。
  
      葛舟意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小道士,嘴角勾出了一抹狞笑。
  
      小道士经过葛舟意的身边,感到一股寒意袭背,本来越过葛舟意的他又往回退了两步,撇了撇嘴说道:“神经病啊,大早上的冲凉水!”
  
      说完之后,他猛地看了一眼坐在井边之人,心里大骇。
  
      李道一低着头,吐了吐舌头,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
  
      他的心怦怦直跳,只希望这个人没有看到自己。
  
      “你刚才说什么,道友!”
  
      一道毫无情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神……神……”小道士有些结巴,他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威压袭来,自己寸步难移。
  
      “不是,前一句。小手……”
  
      小道士战战兢兢的说道:“小手抖……一抖啊,裤……头就没有啊!”
  
      葛舟意眼中怒意勃发,立马喝道:“看着我!”
  
      小道士没有转身,反而是捂起了眼睛。
  
      “不看,不看!”
  
      他只觉得一阵风拂过,便没了动静。
  
      小道士放开了双手,看了看四周无人,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道:“吓死我了,还好是幻觉,我就说嘛,这可是元帅府,他怎么能进来!”
  
      话音刚落,只见前面突然出现一人。
  
      “是么?”
  
      “真是你,孙贼,你可真会玩呐!以前只有本道爷坑人的,还没人坑过本道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