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纨绔我骄傲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再现神画
    陈子杰并没有急着开始作画,先是看了四周一圈,然后在一个凉亭中坐下,把宣纸固定在石桌上,然后让人找来木炭、小刀和擦除用的馒头。沉思良久,最后终于在脑子中勾勒出一幅草图,然后这才拿起木炭,沉吟片刻终于缓缓的画下第一笔的线条。
  
      陈子杰这段时间一直苦练素描,使得他的素描功底早已经突破了原来的水平,这种巨大的进步也让他感到十分的惊喜,其实这也不奇怪,陈子杰在前世时本来就很有天分,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过画笔,但是却增加了不少的人生经历,在这种厚积薄发之下,他的绘画水平也有了一个飞跃式的增长,不少以前不懂的地方也一一融会贯通,动笔之时更是感觉如心使臂,一切都是顺畅之极。
  
      不过正在埋头作画的陈子杰却没有发现,本来与苏自成等人坐在一起的章宁儿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背后,只是当章宁儿看到陈子杰面前的画纸时,绝美的脸上却露出一种呆滞之色。
  
      山石、竹林、人物,无论是人物还是景物,全都是逼真无比,石头上的棱角、竹林的每一片树叶、人物脸上细微的表情,也都一一在陈子杰的笔下呈现,而且这些景物的远近与明暗也都有着各自的特点,使得图画看起来十分的立体,在章宁儿看来,就像是凸出在画纸上一般。
  
      陈子杰全身心的扑到绘画之上,根本没有发现章宁儿的到来,而且这次他打算作一幅超写实的素描,这不但要求极高的绘画技巧,同时也需要极为繁复的高强度工作,耗费大量的时间,所以陈子杰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分心,就算这时发现章宁儿的到来,他恐怕也不会理会。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章宁儿看着认真作画的陈子杰,脸上也不禁露出迷茫的神色,以前她也没少与陈子杰接触,在她的印象中,陈子杰根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写个字都会经常出现白字,更别说什么诗词书画了。可是这才仅仅月余不见,陈子杰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而且还拥有如此高深的画技,这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会的,难不成以前的陈子杰喜欢藏拙,甚至连她都给骗了过去?
  
      陈子杰的到来使得姚诜心情很好,超水平发挥自己的画技,竟然第一个完成了自己的画作。
  
      只见姚诜面前的画纸上,一条潺潺的溪水从中流过,两侧的假山、凉亭与树木错落有致,他与苏轼等人或吟诗、或题字、或参禅,每个人物看起来都是极为生动,再加上周围的景物相神衬,使得这幅东园雅集图看起来极为传神,甚至连姚诜自己都认为,这应该是他学画至今画的最好的一幅画了。
  
      接下来也有人陆续完成自己的画作,这些完成的画作都被放在众人中间的草地上,按照以往的规矩,需要由所有人一一点评画作,然后再评出其中最优秀的一幅,而且也不一定是谁的绘画功底高就一定能够胜出,因为作画时容易受到个人情绪和外在环境的影响,所以在座的人虽然姚诜的画技最高,但却不一定每次都能被评为第一,当然他赢得第一的机会要比其它人大的多。
  
      一幅画作完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一幅幅画作也被摆放在草地上,姚诜他们是士子中的领袖,所以他们的绘画点评也吸引了今天来的大部分士子,放置画作的草地周围很快就围满了人,不过姚诜却是信心满满,一般来说,只要自己没有发挥扮演,肯定可以会被评为第一,今天他却是超常发挥,所以这个第一他是拿定了。
  
      “咦?仲时兄你为何只画了寥寥几笔,根本没有完成此画?”正在姚诜得意之时,忽然听到旁边有人指着李沐的画作问道,而这时他才发现,对他威胁最大的李沐竟然只画了个开头,画纸上大片都是空白,明显是没画完。
  
      “惭愧!惭愧!今日状态不佳,画了几笔实在没有心情,所以只得交了一张白卷!”李沐这时苦笑着回答道,自从看了陈子杰的画后,他就没有了心思去作画?
  
      读书人本来就讲究随心而行,像李沐这样因为状态不佳而无法作画的情况也并不少见,所以其它人听后也都没有怀疑,只有苏自成知道这其中的隐情,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至于姚诜在看到李沐没有作画后,心中更是暗喜,这次他的画肯定又要被评为第一了。
  
      不远处的凉亭中,陈子杰也放下了木炭,看着自己的画作满意的笑了,他比姚诜等人先画,但却比他们完成的还要晚,这是因为他对这幅画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将其画成一幅超写实的素描,又加入一些3d效果,使得图上的景物与人物即真实又立体,比之前他流传出去的那几幅画要强上数倍,这种视觉上的效果绝对会让苏自成那些古代人大吃一惊。
  
      “呼~”陈子杰看着自己的画作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又看了看远处正在点评画作的姚诜等人,脸上也不禁露出一种得意的表情。
  
      姚诜那边的画作点评很快就有了结果,少了李沐这个强劲的对手,再加上姚诜又是超水平发挥,所以他的画作得到苏自成等人的一致称赞,眼看着就被所有人评为第一。而在众人的称赞中,姚诜也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脸上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沐忽然开口说道:“长卿兄的这幅画作的确是难得的佳作,远超这里的其它画作,但是以我之见,却还当不得这次聚会的第一!”
  
      李沐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姚诜更是感觉像是被人泼了一头冷水似的,当下有些不满的道:“仲时兄此话怎讲,难不成你还有另外的大作没有拿出来?”
  
      李沐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在意姚诜的不满,而是伸手一指凉亭中的陈子杰道:“刚才我有幸见到子杰在凉亭中作画,一时间震惊无比,回来后也是无心作画,在我看来,今日的画作能称的上第一的,唯有陈子杰!”
  
      陈子杰也没想到李沐会忽然站出来指着,并且说他的画才是第一,不过这样也好,有李沐这样的人帮自己造势,也更能说服别人。
  
      随着画纸的打开,画作上立体的人物、景物也一一呈现出来,陈子杰的画与传统的水墨画完全不同,特别是今天这的幅画,更是一幅十分精细的写实画作,再加上特意加上去的立体效果,使得所有人看到这幅画时都是为之一惊。特别是他们竟然可以在画上找到自己的画像,而且人物的表情动作逼真之极,简直像是有另一个自己生活在画中一般。
  
      “不错,人物景物虽然画在纸上,但却又像是凸出在纸面上一般,这种奇异的画风整个大神无人可以模仿,眼前这幅画与之前的那些画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另外一个读书人也是高声赞道,说到最后时,他与其它人也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凉亭中的陈子杰,恐怕谁也没有想到,这种立体画风的创造者竟然是不学无术的陈子杰!
  
      “没想到,子杰小友不但在诗词上面颇有造诣,就连画画也能自成一家,当真是才华横溢,老夫佩服,各位,今日的东园雅集已经到了最后,按照以前的习惯,我们将在画作中评中最优秀的一幅,姚某认为陈子杰的这幅画作将写实运用到极致,所以当为第一!“
  
      看到姚诜将陈子杰的画推荐为第一,苏自成与李沐两人也立刻响应,接下来其它的士子也纷纷发言对陈子杰的画进行了点评,虽然有少数几人说陈子杰的画匠气太重,但却也不能抹杀这种新画风所代表的意义,因此几乎所有人都一致认定陈子杰的画为第一。
  
      陈子杰的画作得到士子们的一致认同,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第一批得到消息的自然就是那些站在溪边向士子这边观望的大家闺秀们。
  
      “这……这怎么可能?”白灵站在溪水边,看着远处凉亭中的陈子杰喃喃自语道。
  
      “白姐姐,虽然这个消息应该不会有假,但咱们还是去亲眼看一看那幅画吧,否则我真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这时那个拉着白灵从竹林里跑到溪边的白衣少女再次开口道,她的提议也立刻得到其它人赞同。
  
      白灵虽然十分不想见到陈子杰,但是她也很想亲眼看一看陈子杰的画,所以只见她咬着嘴唇考虑片刻,最后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
  
      其实不光是白灵她们这样想,其它的大家闺秀们在震惊过后,也都想亲眼看一看陈子杰的画作,一帮女子也不会守什么过桥诗的规矩,成群结队的穿过桥来到陈子杰所在的凉亭前,打量着草地上放着的数幅画作,根本不用别人指点,她们就一眼看到陈子杰那幅与从不同的画作,一时间更让不少女子震惊莫名,心中最后的那点怀疑也终于消失了。
  
      这时有几位侍女上前把草地上的画作收了起来送回作者的手中,而姚诜也趁机上前宣布这次的东园雅集结束,虽然引来不少怨言,但那些士子和大家闺秀们也都很识趣,当下也都纷纷离开了。
  
      不过姚诜把陈子杰留了下来,他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虽然陈子杰今天的风头压过了他,可他对自己能发现一位青年才俊而感到万分高兴,不过他还是觉得有点言犹未尽,所以打算和陈子杰来个秉烛夜谈,这个提议也正合苏自成跟李沐的意见。
  
      白灵转过身来,结果看到陈子杰就站在自己身后,手上捧着一卷画纸,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卷画纸应该就是刚才被评为第一的那幅画。
  
      白灵身边的几个小姐妹都猜出陈子杰要做什么,一时间几个少女全都把目光集中到白灵身上,不知道她会不会收陈子杰的这份礼物?
  
      “把东西拿回去吧,无论你送什么,我都不会要的!”白灵语气冷淡的道,虽然陈子杰今天的表现让她十分的吃惊,甚至还改变了一些陈子杰在她心中的印象,但是两人之间的恩怨却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她也更不会接受陈子杰的礼物。
  
      对于白灵的拒绝,陈子杰并不意外,只见他眨了眨自己的一双大眼睛,然后调皮的一笑道:“,把这幅画送给小娘子做为赔罪之礼,小娘子肯定不会收,不过没有关系,那就把这幅画送给忠国公,还请小姐代为转交!”
  
      白灵也没想到陈子杰竟然会这么无赖,就在白灵犹豫不决之时,忽然她身边的那个白衣少女低声对她劝道:“白姐姐,这也是县子大人对忠国公的一片心意,所以不如收下这份礼,日后也好相见。”
  
      白衣少女一开口,旁边的几个少女也纷纷劝说,白灵犹豫半晌,最终叹了口气接过陈子杰手中的画道:“那我就代我祖父把这幅画收下,到时看我祖父如何处置?”
  
      “有白小娘子了!”陈子杰高兴的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这才转身离开。看着陈子杰的背影白灵的眼睛中却是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
  
      陈子杰醒来时头很痛,仿佛被无数大铁锤狠狠敲着,而且敲得很有节奏。
  
      眼睑慢慢打开,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榻上,身上盖着非常华贵的蜀锦,床头的架子上倒悬着一个青铜镂空鸳鸯熏香球,香球里正缓缓升腾着熏香,气味闻起来淡淡的,很舒服。
  
      闭上眼睛,陈子杰使劲回忆昨天喝酒时说了什么,干了什么,可惜完全断了片儿,丝毫记不起来。
  
      别看姚诜,苏自成,李沐三人是个文人,而且年纪又大,可喝起酒来一个比一个厉害。
  
      很对不起古代诗人,陈子杰发现自己太自大了,原来“会须一饮三百杯”真的很了不起,昨天自己喝了多少?反正没到一百杯便轰然倒地。
  
      呆呆望着头顶的房梁出神,没过多久,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嚣张的狂笑纷沓而至。
  
      “哇哈哈哈哈,好个小后生,果真是少年英杰。。。。。。”
  
      陈子杰惊恐地睁大眼,房门处的光线一暗,姚诜三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陈子杰的眼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