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至尊法相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哗啦啦!
  
      无数道血光,犹如匹练一般,铺天盖地的自屠灵卫上方那浓厚的血云之中暴射而出,这些血光贯穿虚空,然后彼此链接,隐隐间,似乎是有着一种可怖的波动散发出来。△¢,
  
      牧尘面目凝重,印法不断的变幻,一条条磅礴战意所化的血光也是不断的凝练,这些血光,在这座大殿的上方,似乎逐渐的构建成了一座庞大无比的阵法。
  
      那是一座战阵!
  
      乃是独属于屠灵卫的战阵,名为屠灵战阵!
  
      对于这座战阵,牧尘并不陌生,因为,在屠灵卫所剿灭的那八位地至尊,他们最终都是陨落于这座战阵之内,由此可见,这座战阵,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虽说如今的屠灵卫不复巅峰,但同样的,作为对手的这位左长老,如今的状态,显然也远远比不上那曾经被剿灭的八位地至尊。
  
      所以,当那血红之色充斥大殿,无数道血光喷薄,一座恐怖的战阵若隐若现时,那位左长老的面色,也是变得异常的阴沉下来。
  
      他的眼皮微微抖动着,眼神深处,则是有着一抹浓浓的惊骇之色涌现出来。
  
      眼前的局面变成这样,显然是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他从来没想过,原本眼中随手就给捏死的兔子,竟然能够直接翻身变成一头噬人的猛虎。
  
      眼前这座血红战阵,让得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今日。如果一个不小心,恐怕他真的有可能会陨落在此。
  
      而一想到这一点。这位左长老就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滑稽,他竟然被一个九品圆满的小子。逼到了死亡的角落。
  
      不过,不管他心中感到再如何的滑稽,他都知道,如果他再不应对的话,恐怕他就真的会带着这种滑稽,陨落在此。
  
      “你这小辈,实在是欺人太甚!”
  
      左长老厉声大喝,旋即他脚掌猛的一跺,顿时有着一股惊天动地般的可怕灵力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只见得灵汇聚,直接是在其身后化为了一尊仿佛上触天空,脚踏大地的灵力光影。
  
      那光影吞吐之间,吞云吐雾,整片天地,都是在此时被其压制下来。
  
      牧尘望着那一道巨影,面色则是微微一变,他能够感应得出来,那巨影。应该便是这左长老所修炼的至尊法身。
  
      而当这至尊法身在出现后,那左长老突然一声低吼,嘴巴一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巨影竟是被他一口给吞进了体内。
  
      这左长老,竟然把他的至尊法身给吞了?!
  
      轰轰!
  
      而就在牧尘惊异之间,那左长老的身躯。则是在此时迎风暴涨,短短数息。便是化为一尊千丈巨人,在他那庞大的身躯之上。竟是布满着灵力光纹,那每一道灵力光纹,都是由雄厚到极点的灵力压缩而成。
  
      呼!
  
      左长老矗立于天地之间,吞吐时,有着云雾诞生,云雾之中,有着狂风,雷霆,轰鸣声不断。
  
      此时的左长老,犹如是这天地间的掌控者,可以创造一切,一种玄妙之感,散发出来。
  
      “这就是传闻中,地至尊方才能够修炼出来的.至尊法相吗?”牧尘望着左长老那巨人般的身躯,也是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
  
      据说,在晋入地至尊后,至尊法身也将会逐渐的变幻,到时候,肉身与法身,将会出现融合,而融合之后的产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法身,而是被称为法相。
  
      而至尊法相,言出法随。
  
      “灵力剥夺!”
  
      那左长老手指指向牧尘,一声暴喝。
  
      天地间,似乎是有着玄妙的波动扩散,而牧尘则是在此时,猛然的感觉到,天地间的灵力似乎都是对他有了一些抗拒之感,这令得他竟然无法从外界的天地间,吸取到丝毫的灵力。
  
      “这就是地至尊的言出法随吗.”
  
      牧尘面色凝重,如果他只是一位寻常的九品圆满,恐怕光是这左长老一言所出,他就得陷入绝境之中。
  
      地至尊与九品圆满之间,果然是天大的差距。
  
      不过,所幸的是,这一场战斗,他也并没有依靠自身灵力的打算,他所依仗的,乃是屠灵卫的战意,而显然,以左长老的能耐,还不可能将屠灵卫的战意也是剥夺开来。
  
      “雷!”
  
      那左长老再度一声暴喝,顿时间,天地中有着无数雷霆如巨龙般的咆哮起来,竟是凭空出现,然后夹杂着毁灭般的力量,狠狠的对着牧尘席卷而去。
  
      面对着如此狂暴的攻势,牧尘也不敢怠慢,立即催动战意形成层层防护,犹如是龟壳一般,将尚还未完全成型的屠灵战阵保护起来。
  
      轰轰轰!
  
      狂暴的轰击源源不断的落下,将那一层层血云战意轰得不断的后退,不过,血云源源不断的涌出,也是异常的顽强。
  
      “风!火!山!”
  
      而那左长老此时也是展开愈发狂暴的攻击,整片天地的灵力都是在此时被其调动起来,形成可怕的风火攻势,以一种毁灭的姿态,对着牧尘肆虐而去。
  
      而在这等攻势下,血红战意也终于是节节败退起来。
  
      不过,在血红战意败退时,牧尘的眼神,却并没有太多的惊慌,因为屠灵战阵,已经开始真正的成形,以左长老此时的状态,即便是借助着至尊法相之力,也无法突破屠灵卫战意的保护。
  
      而这一点,那左长老显然也是有所察觉,因此他的面庞,也是愈发的阴沉,眼中满是不甘与恼怒之色,他没想到,即便他将至尊法相都是召唤了出来,但却依旧未能将牧尘碾压。
  
      天地间那毁灭般的攻势,终于是渐渐的减弱下来。
  
      而牧尘则是在此时抬起了头,他眼神漠然的望着那位左长老,然后袖袍一挥,顿时那笼罩在外的层层血云退散开来,露出了其中那一座彻底成形,开始爆发出狰狞之气的血红战阵。
  
      “来而不往非礼也,左长老,也请试试我这战阵之力吧。”
  
      牧尘笑了笑,只是那眼神中却并没有多少温度,他五指猛然紧握,只见得那血红战阵便是爆发出无匹血光,血光直冲而起,直接是将这天地都是化为了血红之色。
  
      血光不断的蔓延,也是即将要把那左长老都是笼罩而进。
  
      而一旦进入了战阵的笼罩范围,牧尘就打算彻底的发动这座战阵,将其威能,尽数的爆发。
  
      血光在那左长老眼瞳中急速的放大,他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数息之后,他猛的深吸一口气,原本庞大的身躯,竟是瞬间缩小,化为正常模样,紧接着,他脚掌一跺,周遭空间顿时扭曲,而其身形,则是化为一道流光,猛的冲天而起。
  
      砰!
  
      这座大殿的上方,直接是被震碎开来,然后牧尘便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道流光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那.那左长老,竟然是.逃了?!
  
      牧尘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那可是一位地至尊啊?他就这样的跑了?
  
      牧尘震惊了好一会,方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进而有种郁闷之气涌上来,他拼尽全力的将屠灵卫的底牌都是给展现了出来,正准备大干一番,结果那左长老竟然是如此干脆利落的选择了逃跑.
  
      这让得牧尘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真是.果断啊。”
  
      牧尘叹了一口气,只能给出了如此的评价,这些地至尊,果然都是当机立断,一见局面稍微有些不对,便是选择了最理智的做法。
  
      那左长老毕竟状态极差,如果真要斗下去,或许牧尘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最为惨重的,必然还是他自身,甚至说不得,他真的会陨落在此。
  
      于是,在略作权衡之后,那位左长老在任务与自身性命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就算到时候要被陆恒责罚,想来也要不了他的命,但在这里,牧尘却是敢真的要他的命.
  
      “倒是有些可惜。”
  
      牧尘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原本他也是很想亲眼见识一下,当屠灵卫展开屠灵战阵后,究竟能有多强悍的威能呢。
  
      不过这种情绪只是一闪而过,然后他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要和一位地至尊拼命,那的确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那个老家伙能够理智的退走,对于牧尘而言,其实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一战惊退一位下位地至尊,这般战绩,若是传回天罗大陆的话,恐怕在这天罗大陆上,恐怕牧尘的名声,就真得是威名赫赫了。
  
      牧尘感叹一声,然后袖袍一挥,漫天血红战意散去,举起兵符,将那些屠灵卫也是收了进去,然后其身形一动,出现在了石门之前。
  
      在这石门之后,应该就是曼荼罗本体所在的那处地方了。
  
      牧尘微微沉吟,旋即紧绷了身躯,不再犹豫,伸出双手,缓缓的将这座紧闭了万千载的石门,一点点的推了开来。
  
      而随着石门的开启,一股古老沧桑之气,也是扑面而来。
  
      光线顺着开启的石门蔓延进去,牧尘视线立即投射而去,再然后,他便是在那残破的广场尽头,看见了那一株漆黑如墨的上古妖艳花朵。
  
      .(未完待续。)
  
      请访问9‍?‌9‍?‌9‍?‌w‍?‌x.c‍?‌o‍?‌m,sj.9‍‌9‍‌9‍‌p;zwnj;x.c‍‌o‍‌m,纯绿色清爽阅读。p;zwnj;p;zwnj;x.c‌o‌m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