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假思看女
    白云城。
  
      艾拉萝丝在重新坐下后,终于将如何来到人界之事全盘托出!
  
      事实上,这秘密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因为她之所以会来到人界,也就是为了寻找拉格纳罗斯而已。
  
      如今拉格纳罗斯已经找到,那什么密谋诡计就都与她无关了。
  
      因而当罗文重新问起时,她也就随口说道:“三界交集这么多年,就连天界都造出了【跨界通道】这样的方便道具,你们难道真以为我们恶魔就一辈子只能通过开启地狱之门来进入人界?”
  
      “不,我并不那样认为。”罗文也随口说道,“文明在进步,时代在展,新事物每时每刻都在产生,没有人能够预知一切变化。但我自认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还是有的。所以,我现在才会坐在这里向你请教。”
  
      语言的艺术大约就是这样,罗文稍微绕了个圈子,将逼问之事换上个“请教”的头衔,艾拉萝丝的心里就突然舒服了许多。
  
      她继续说道:“你说的也对,很多东西并不是想知道就能知道。就比如那红河流域,就从来没有人想到过那红河之水的源头其实是来自于炎狱!我是炎狱之主,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炎狱。在炎狱之中有一条炎海,那是真真正正的火焰之海!在炎海最深处的火焰甚至能烧穿空间壁垒,使得那部分空间变得千疮百孔。而在那处空间壁垒的对面,就是人间的一条地下河流!地下河流受到炎海的影响,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沸腾的红河之水,然后冲破地表,形成了这条红河流域!”
  
      罗文其实连红河流域都不太清楚,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理解:“这么说,炎狱与人间其实有一条天然通道,而你们就是从那条通道中过来的?”
  
      “是,也不是。”艾拉萝丝说道,“炎海最深处的空间确实与人间的那条地下河相连,但空间壁垒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穿越的,仅仅是被炎海灼烧出的空间孔洞也完全不能容生物穿过。我们能在那里开拓出新的通道,却是因为有一个人的帮助!”
  
      罗文精神一振,顿时来了兴致:“谁?”
  
      艾拉萝丝不由正色道:“窃神之贼王武!”
  
      “……”听到这名字后,罗文莫名又失去了兴致,他低语一声,“原来又是英雄王在搞事?”
  
      艾拉萝丝点头道:“那王武在人界时确实有这一称号。怎么,你也认识?”
  
      罗文应道:“嗯,他算是我的祖父。”
  
      而且不久前刚刚打了他一顿。
  
      艾拉萝丝有些吃惊:“原来你们还有这层关系?我早该想到的!我在炎海之上遇到那王武时,现他对火焰免疫,体内还残留着拉格纳罗斯的气息。他告诉我,他得到过拉格纳罗斯的祝福,并愿意帮助我打通炎海深处的空间通道!说起来,人类虽然渺小,但在某些方面确有独到之处!他手下的黑巫对空间通道的构成与建筑都远强于我们炎魔,实在汗颜!”
  
      罗文心中一动,问道:“黑巫?是黑巫一族?”
  
      艾拉萝丝说道:“没错,那确实是个神奇的氏族。为了随时对空间通道进行维修,他还派遣了一名黑巫到我军中随行。嗯,是个叫做黑格尔的好孩子。”
  
      “哦,黑格尔啊……”罗文语气平淡,但其实颇为惊讶。
  
      如果黑巫一族中没有第二个叫做“黑格尔”的人,那么这随军而行的黑巫应该就是他来到这个异界后认识的第一个人类了!
  
      他心想:“黑格尔,不是应该去寻找她的族人了吗?不,肯定是因为她找到了族人,所以才会与王武在一起!这么黑巫一族的突然消失就完全是王武搞得鬼!那王武肯定拥有自由来去九洲大6的能力!而之前,王武好像确实有提到过自己在炎海……炎海在地狱中的炎狱里,就是说他连地狱也能自由进出?那么,他从九洲大6带走黑巫一族,然后利用黑巫一族建造了从炎狱到人界的空间通道,这两件事绝非偶然兴起。他到底在谋算些什么?”
  
      艾拉萝丝还在继续述说王武的所作所为,似乎这一次【暴怒】入侵之事,王武也有参合……
  
      “他可真是忙碌,什么事都要参合一脚。”罗文微微摇头,对艾拉萝丝说道,“暂且不提王武的事。你能把黑格尔叫来吗?其实,我和她也很熟。”
  
      ……
  
      于是黑格尔就被艾拉萝丝的心腹大将迪利从军中请了出来,然后被带到了阿雅与6明的身边。
  
      魔神迪利的到来让人类士兵大为惶恐,红玉与6明也是全程警惕,不敢有丝毫放松。
  
      “找我有什么事?”黑格尔依然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黑袍的帽檐垂下,遮住了她的脸,她的声音也故作沙哑,如中年男性一般,就和罗文与她初见之时一个模样。
  
      “不是我要找你。”阿雅有些紧张地神秘诡异的黑袍人,转而对白银令说道,“人找来了。”
  
      黑格尔白银令,便道:“那是通讯工具?是另一头的人要找我?”
  
      阿雅连忙点头道:“是的。”
  
      紧接着,白银令中就传来了罗文的声音:“黑格尔,还记得我吗?”
  
      “这声音……”黑格尔听得那声音,不由拧起眉头,细细寻思起来。
  
      声音不如外貌容易辨认,但人这一生总会对一些人的声音记忆犹新,光是听到就能回忆起那些人的音容笑貌,而罗文恰恰是黑格尔无法忘怀的其中一人。
  
      她很快想起了罗文,但又不敢确定,便颤抖着声音对白银令说道:“是你?”
  
      “嗯,是我。”罗文说道,“许久不见,已经找到了族人。”
  
      黑格尔将手按在胸口,反复呼吸几次,使自己平静下来:“算是吧。不过,不是我找到了他们,而是他们最终接走了我。”
  
      罗文摇头道:“没必要否认自己的努力。如果你没有坚持下去,也等不到被接走的那一天。”
  
      听到这话,黑格尔忽感心中雀跃:“这倒也是,但也多亏了你的帮助……”
  
      但正当她要谈及曾经许下的回报诺言时,却突然有一只手从斜刺里探出,一把抢走了阿雅手中的白银令!
  
      “是你!你的声音我绝不会忘记!”红玉骤然怒吼,神色狰狞。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