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东方天界
    记忆抹除对凡人而言是个非常难解的问题,但对拥有这方面权能的神明而言,却不过是举手投足间就能解决的小事。
  
      罗文知道现在的罗娜肯定不愿意跟自己走,但他无意询问她的想法。
  
      而且,他也不认为一个没有完整记忆的人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
  
      所以,他直接挥出一剑,在黄龙的身躯上剜了个大洞,取了一大桶龙血,然后强行带走了罗娜。
  
      “世界这么大,你为何不低下头好好与人接触?你一不破坏,二不害人,只要耐心些,找个朋友应该不难吧?”
  
      罗文留下一句,便撤去剑芒,转身飞走。
  
      那黄龙没有追来,也没有咆哮,它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等身上的血洞完全愈合,便向着远方缓缓游去。
  
      罗文没有下手屠龙。
  
      他虽然很想要黄龙的世界之匙,但既然在世纪末之后,世界之匙会消失,而新的黄龙会重新复活,那现在杀了它也毫无意义。
  
      而且,也没有需要猎杀它的理由。
  
      ……
  
      回到天界之后,罗文找上了赫拉,让她帮忙介绍了一位命运系的神明。
  
      那位直属于命运女神麾下的神明拥有回溯过去的命运,将其重新倒影出来的能力,因而即便那罗娜的记忆已经被抹除,但那位神明却仍能将她遗失的记忆复写出来!
  
      寻回记忆的罗娜在稍微酝酿过之后,立刻就跳起来大喊着要屠龙,但等过剩的情绪倾泻完后,她便冷静了下来,只字不提“屠龙”之事。
  
      取而代之,则是对罗文的无穷感激。
  
      罗文没有告诉她这里是天界,也没有告诉她自己是神明,就只是在接受她感恩的当下,将她带回了人界,放到了裁决之领的境内。
  
      至于死去神使的归来会给裁决之领带来多大的轰动,罗娜的突然“复活”又会给陆明带来多大的冲击,而知道陆明与凯撒之间发生之事后的罗娜又会受到多大的心灵震荡……
  
      这些,罗文一概不想知道。
  
      缠绵悱恻、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或许很受少女与妇人的欢迎,然而罗文对此敬谢不敏,他更喜欢简简单单的故事,那些复杂难解之事就交给主人公们自己去解决吧。
  
      “主线任务全部完成,时间地点已经探明,黄龙之血也已经到手,轮回之石更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最后便只剩下天境圣歌了吗?”
  
      罗文细细寻思着,顺着赫拉的指引向天界东方飞去。
  
      天界分东西两方,就像人间大陆也分东西两块一样。
  
      罗文目前走过的大陆与接触的神明都只属于西方系,而在九洲大陆的西南方向、神土大陆的东南方向,则有着崇尚东方神明的仙土大陆。
  
      东天界的神明与西天界的神明拥有着几乎迥异的处世方针,他们以香火愿力代替信仰,若有则善,若无则罢,凡事随缘而定,基本不会参与人界乃至地狱之事。
  
      也就是说,是那是淡泊处事,避人避世的格调。
  
      而天境圣女,说的就是东天界的一位女神。
  
      那名女神居住在瑶池仙境,以七彩莲花相伴,与清湖白月为舞,西天界的神明只知道有那么一位神明,却不知道她的真名。
  
      离世纪交替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罗文最后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位天境圣女,然后学会天境圣歌。
  
      “听赫拉说,东天界的神明性子很淡,只要不与其交恶,不使其厌烦,只需用心请教就能获得知识传授,希望那是真的如此……”
  
      罗文若无其事地飞向隔开东西两界的天河。
  
      这天河之水又名“弱水”,是连一般神明进入都会沉溺的恐怖地带,但这并不能对罗文造成任何影响。
  
      他从天河中穿出后,稍微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
  
      初见的东天界几乎看不出和西天界有什么不同,毕竟都是山水富饶,灵气逼人的美丽之地。
  
      但仔细感受之后,则会发现东天界与西天界之间存在着决定性的不同点。
  
      若非要用词汇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氛围”上的不同吧。
  
      西天界的山山水水要比东天界显得更有生机,而东天界则相反的更加静谧!
  
      这大体上就体现出了东西方神明的不同之处。
  
      神明原本就是那种能自然影响到周围环境变化的强大生命,西方神明普遍更加活跃,而东方神明则更多地趋向于淡然出尘的那种感觉,受到影响的环境便自然带上了那种独特的氛围。
  
      罗文稍微确认了下方向,就往东方一直线飞去。
  
      在陌生之地想要寻人的话,最简单的方式当然是出口询问,不过那首先要先有能够询问的人!
  
      “不知道我在这东天界遇到的第一位神明会是谁?”
  
      思维闪过的瞬息之后,他已经跨越了漫长的距离,并很快感受到了强大生命的气息。
  
      “呼——”
  
      在空中完成骤然急停的过程,罗文垂直下降,在一座山上停下。
  
      随之映入眼中的是一名穿着灰袍、头戴斗笠的老人,那老人皱纹满面,垂垂老矣,双眼也是闭着,看不出神彩。
  
      他佝偻着身子,盘坐在山崖边上,一根细细的竹竿从他的袖袍中伸出,竹竿的尖端吊着一根线,线上无钩,却笔直落下。
  
      山上有风,但他的身体、发丝、袍服、钓竿乃至钓线都是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刻在那的石像!
  
      若非他体内散发着庞大的生命气息,罗文估计会以为这是个坐化于此的死人。
  
      稍微观察之后,罗文忽然心中一动,问道:“老先生,您在学姜公钓鱼呢?”
  
      那老人依然不动,但苍老的声音却凭空传出:“姜公?老夫也姓姜,但从不模仿。而且,老夫并未钓鱼。”
  
      “还真姓姜……”心中默念了一句,罗文又问道,“您不在钓鱼,又在做什?”
  
      那老人说道:“混小子,你见过在空气中钓鱼的吗?空气中哪里有鱼?”
  
      罗文撇了撇嘴,屈指一弹,一缕剑意迸出,化为黑色鱼影。
  
      那鱼影顺着山缝游下,从峭壁之上游回,然后猛地窜起,一口咬住老人的钓线。
  
      “混小子”老人顿时浑身一抖,眉毛胡子都翘了起来,“哎呦呦,气煞老夫!”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