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华山剑馆
西湖风景区的附近,在西湖与z大(浙大)之间的那条曙光路上,原本有些老旧的街道在一次魔物袭击后反而得到重建,现在已经是一条崭新的繁华街道。Ww.la
  
  但促使这条街变得如此繁华的却不是西湖美景和z大的名望,而是那一栋栋新建的剑馆!
  
  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面对魔物袭击的时代,武器得到解禁,武力碾压知识,成为家长最希望自家孩子拥有的事物!
  
  毕竟,人若死了,学再多知识也是无用!
  
  家长们为了让孩子们能更好地活下去,就算不指望他们能成为对抗魔物的“英雄”,也希望他们有足够的体力在魔物的袭击中成功逃进地下避难设施内!
  
  哪怕是只能提高一点逃生的几率,那也是千值万值的!
  
  与此相对的,故意伤害罪的刑罚也得到了加重!
  
  但即便如此,家长们还是拼命地把孩子们往剑馆、武馆里塞。
  
  在新曙光路上就有这么一家华山剑馆,因有“华山”之名而颇受欢迎,成了家长们最想让自家孩子挤进去的剑馆之一。
  
  然而这些天里,华山剑馆却遭遇到了开业以来的最大危机!
  
  确切的说,不仅仅是华山剑馆,这整条曙光路上的剑馆全都遭遇到了非常严重的营业危机。
  
  那并非是资金上的危机,也并非是政策上的危机,事实上剑馆与武馆都是受到政府资助的项目,在政策上都有很大幅度的倾斜。
  
  所以真正的危机,是来自于人气上的!
  
  因为有人踢馆!
  
  剑馆虽然不是武林门派,但若被人当面踢了馆,那肯定不会再受到家长孩子们的信任,不但人气会暴跌,连原本的学徒都有可能会弃馆而去!
  
  前些天,那名不知从哪来的剑客突然出现,然后从最靠近z大的剑馆开始挑战,他每天挑战一个剑馆,把每一个剑馆里的剑客导师都虐得体无完肤,颜面大损!
  
  其中一家剑馆最是凄惨,那包括馆主在内的所有导师一起出手,却被那名剑客单人一剑暴打了一顿,以至立刻关门闭馆,现在连店面都开始挂牌出售了。
  
  而按照顺序,华山剑馆就是下一家要被挑战的剑馆!
  
  华山剑馆的馆主西门丁为了想办法保住剑馆的名誉,每日细细苦思,焦头烂额,已是三日无眠。
  
  深夜的暴雨雷亟就像打在他的心头,让他心中难安,痛苦不堪。
  
  “如果再想不出办法,这华山剑馆的名头可就要被我丢尽了!但我一个骨瘦如柴的小老头,怎么可能打得过身强体壮的年轻人?”
  
  “那不知道哪来的混账小子,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当英雄?非要来找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晦气?”
  
  “如果剑馆倒了,我到哪里去赚钱还债?医院的治疗费也一直拖欠着……”
  
  “要是老子的徒弟还醒着,不把你打成三.级残废?真是老天不公啊!”
  
  西门丁在卧室里来回走动,无力地抓着枯燥苍白的头发,那满脸的皱褶透着不一般的沧桑。
  
  “老丁,你别晃了!赶紧过来睡觉!你明天还要上场比剑,总不能指望那些临时召来的所谓剑法大师吧?或许拼一拼,还有机会?”床榻上,半老的徐娘冲他喊道。
  
  但在明光照耀下,她的眼中也布满血丝,显然也是一样的烦躁。
  
  “你说的也对,能不能成,总要拼过才知道。我这就来睡!”
  
  西门丁从床边的柜子上摸出一点安眠药吞下,然后哆哆嗦嗦地爬上了床。
  
  不久后,安眠药的效力发作,他终于睡了过去。
  
  ……
  
  白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正应了那句雨后方有晴天的话。
  
  华山剑馆的门前,一大早便有许多人聚集于此。
  
  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单纯来凑热闹的,一部分是同行同业来看笑话的,一部分是想要观察剑馆实力的家长,还有一部分是各个剑馆的学徒乃至导师,其中还有这些天来逐渐那名青年剑客的粉丝的人。
  
  至于最后一部分,多是得到消息后,专门来审视那青年剑客的实力的人!
  
  自古以来,登门挑战踢馆的理由无非就那么几个,除了同行之争与专为复仇之外,就只能是为了求学切磋或者扬名立万了!
  
  那青年剑客一路踢馆,形同虐杀,显然不是来求学切磋的,那么就只能是为了扬名立万了!
  
  至于扬名立万的原因,一是为了荣誉,二是为了金钱,三是为了寻求某些资格!
  
  没有人知道那青年剑客是为了什么而来,因为他从来不多说,也从来不把心中想的事情写在脸上,他从始至终都显得非常冷漠。
  
  有些人将这种姿态形容为“酷”,大概那就是吧。
  
  到*点的时候,华山剑馆的门依然紧紧闭着,这异常的现象不禁引来许多人的议论。
  
  “这都快九点了,华山剑馆怎么还不开门?”
  
  “我记得剑馆的开门时间都在五六点的清晨吧?我上班路过时,都能看到剑馆的学徒们从西湖晨练回来……”
  
  “难道是怕了?但这剑馆不是号称华山真传?华山派可是个非常厉害的门派啊?我记得有个叫岳卜群的就是华山派的掌门!”
  
  “大兄弟,那是电视剧里演的!现实里哪有什么华山派?这华山剑馆肯定是沽名钓誉的假冒货色,连出门应战都不敢!”
  
  相对的,那名前来挑战的青年剑客却是早早就来了,他身材修长,面目冷酷,身后背着一柄三尺长剑,一直站在门前吹着冷风。
  
  几天下来,他名声大噪,但却从未报过姓名——然而他借住的旅馆还是出卖了他,毕竟住旅馆是要出示身份证的。
  
  他的名字叫“杨奇”,今年二十三,来自北方城市。
  
  杨奇从早上七点就到了这里,到现在都等了快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被人当猴子围观了整整两个小时,然而华山剑馆的门却连一丝要开的迹象都没有!
  
  尽管他自认心性坚毅,心如止水,但此时也不禁有些恼怒,终于是按捺不住向前走了一步,扬声道:“我听闻……”
  
  “吱——”
  
  在他出声的那一刻,剑馆的门开了。
  
  于此同时,一辆出租车也在路边悄悄地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