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征税
    乘坐神龙,翱翔于天,这应该是很多人都曾经有过的梦!
  
      西门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也有乘龙翱翔的这一天,虽然这龙并无血肉,只是冰冷的机械,但仅仅是如此,他已经异常满足了!
  
      龙头上,罗文手指一动,使得构成龙鳞的几片齿轮立起,将师傅师娘保护在内,然后才踏上龙角之间,操使神龙飞天而起!
  
      这机械神龙的飞行速度随他心意而变,慢时能如龟爬,快时能瞬息千里。
  
      为了让师傅师娘有个更好的观景体验,罗文特地将飞行速度控制在比自行车略慢的范围,让这机械神龙在低空蜿蜒飞行,使自然之风轻拂面庞。
  
      这处异界的大地虽然都干裂荒芜,但从高空往下看,那仿佛无边无际的大地景象其实颇为壮阔,地上的一条条裂痕就像大树的年轮,书写着历史的痕迹。
  
      西门丁和肖秀秀相继取出手机,看到喜欢的画面就拍摄下来。
  
      但就是这般随手拍下的画面,都不比网上的风景图片要逊色,尤其是对空拍摄的那几幅照片,双日轮转,白云如棉,美丽中透着几许难言的奇异,让人看着看着就不由沉浸其中。
  
      到后来,西门丁和肖秀秀有些累了,罗文便加快了机械神龙的飞行速度。
  
      随后眨眼之间,那干裂黄土就被抛到了脑后,大片由黄土堆砌而成的沙堡便映入了眼帘,白色的炊烟从其中几座沙堡的烟囱中徐徐冒出,被风一吹,便彻底消散。
  
      “有人烟!”西门丁用手扒住一枚齿轮,非常惊喜地喊道。
  
      但肖秀秀却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有人,就意味着要与异界人接触了,那异界人到底是怎个模样?是长着方头还是圆头?是有着三条手臂还是八条腿?
  
      这么想着,肖秀秀也略微兴奋起来。
  
      好奇,是人类的通病!
  
      罗文稍微观察了一会儿,便道:“抓好了,我们要下去了!”
  
      随后,他便操纵机械神龙在离沙堡群较远的地方降下,然后将机械神龙分解,随手拼凑出一辆没有车轮的银色敞篷悬浮车。
  
      “有你这玩意儿,连车都不用买了……”
  
      这样说着,西门丁就乖乖地坐上了后座。
  
      罗文却说道:“师傅,不想开一下这车吗?”
  
      话音未落,西门丁已经非常利索地翻身到了前座,但他刚落座,便不禁问道:“徒弟,方向盘、油门和刹车呢?”
  
      “等等,我帮你弄一个。”罗文想了想,就在驾驶座前弄了个方向盘,“至于启动、停止与速度,就直接用口语命令吧,它有神性,能听懂你的话。”
  
      “这,这样也行?”西门丁惊讶地问了一句,然后便连忙招手,让肖秀秀坐上来。
  
      肖秀秀略微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上了副驾驶座。
  
      而罗文则上了后座。
  
      西门丁挽上方向盘,有些紧张地说道:“那,开?”
  
      “呼!”
  
      大风刮过,悬浮车猛地急速疾行,周围景物飞快倒退,西门丁的头发被吹得倒立而起。
  
      “慢!慢慢慢慢!再慢点!”
  
      黄沙地上,全都是他那略带惊慌的喊声。
  
      而在这一过程中,罗文却展开了精神力,先一步对沙堡群进行了探查!
  
      精神力探索的缺点是无法准确视物,但优点是能立刻探知一大片范围内的生命动向,以及感知出那些生命特有的性质。
  
      比如沙堡群里的生命体,它们的生命性质并无异常之处,但都给人一种非常虚弱的感觉!
  
      其中大部分的生命体是因为衰老而虚弱,而小部分的生命体则正好相反,是因过于幼小而虚弱!
  
      “这沙堡群里,难道只有幼儿和老人么?”
  
      罗文细细寻思着,没有阻止西门丁将悬浮车开入沙堡群中。
  
      因为悬浮车开动起来毫无声息,所以居住在沙堡里的人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而西门丁这时也不再大呼小叫,他小心谨慎地开着车,在一座座沙堡之间缓慢穿行,终于在一座墙上有条闪电状裂缝的沙堡前看到了他们在这异界中遇到的第一个人!
  
      那是个老人,看模样是很普通的人类,但皮肤很黑,不过并不是黑人的那种黑,而是久经日晒之后造成的黑。
  
      除了颜色之外,他的皮肤也很干燥,很粗糙,整个人都非常干瘦,脸上的皮几乎紧贴着骨头上,双眼有着很深的黑眼圈,眼眶都内凹了进去。
  
      总的而言,就是那种几个月没吃饱的灾民形象。
  
      看清这老人的模样后,西门丁不禁神色严肃起来,脸上再无一丝的嬉皮笑脸。
  
      他问道:“徒弟,我们要不要先去与那边的老人接触一下?”
  
      罗文点头道:“下车吧,先去问问看这里是哪里,周围还有没有大一点的城区。当然,前提是他听得懂我们的话。”
  
      但他们刚刚表现出要往那边走的意向时,老人却猛地钻回了屋里,慌慌忙忙地关上了门,就像遇到了瘟神一样。
  
      罗文不禁皱眉,这世上有人热情,有人冷漠,这并不奇怪,既然这位老人明显不欲与他人有焦急,那就避开他,再去寻下一个人就是。
  
      但这只是他一个人的处世之道。
  
      西门丁就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快步走到了那座沙堡的门前,敲了敲门:“老大哥,能出来说说话吗?”
  
      门后有些响动,但老人并没有就此开门。
  
      不过西门丁也没有就此放弃,他继续说话,以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善意。
  
      如果对面听不懂他的话,那就是对牛弹琴,如果对面听得懂他的话……
  
      总之那老人最后开了门,而且还搬出了三条小木凳,招待他们坐了下来。
  
      这平平常常的一幕,却给罗文上了一门非常生动的课。
  
      有些时候,如果真的想要与他人构建关系,就需要主动去结交,而不是因为对方第一时间的反应而就此放弃。
  
      罗文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实在过于僵硬,也就是欠缺圆滑。
  
      不过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学不来的……
  
      这沙堡里的老人意外地能听懂他们的话,但他说出的语言却分明不是汉语,然而罗文等人竟也能听懂他的话!
  
      这个异界的奇妙之处,就于此悄然呈现。
  
      “你们真的不是来收税的?”老人问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当西门丁百般否认后,他才逐渐放下警惕,与西门丁等人交流了起来。
  
      西门丁在问话的时候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辞,他尽量避开了一些敏感的话题,只问了一些小问题。
  
      交流很顺利,因为询问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常识性问题,所以老人都一一回答了出来。
  
      原来他们所在的这处沙堡只是一个小型村落,而再往前步行大约半天,就能抵达一个城镇规模的“沙之领”。
  
      据老人所说,在沙之领内有着更高大的建筑,更富余的食物与水,还有更年轻的女人和男人……
  
      说到“年轻”二字时,老人的眼中充满羡慕,似乎那要比食物和水都还要珍贵!
  
      因为罗文没有告诉西门丁关于这处村落的年龄构成,所以西门丁没有就此话题询问下去,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资源上:“老大哥,你这里是不是很缺水?”
  
      老人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般,还能活下去。”
  
      西门丁又问道:“那食物呢?”
  
      老人露出少许笑容:“我们有在种石笋,那可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植物,只要把它的种子埋在石头缝里,它就能在短短的一个月后长出那么大的一截。然后我们把它刨出来,用尖锤砸碎石笋外的石壳,就能从里面取出拳头大的肉。难办的砸碎石笋的外壳需要很大的力量,我们这些老人是越来越砸不动咯……”
  
      如果不往深处去想的话,罗文多半会以为他在与人聊家常,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个村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非常严峻!
  
      老人比划出的石笋有碗口那么粗,手臂那么长,但砸碎之后却只能取出拳头大小的肉,可见需要砸碎的石壳有多厚!
  
      以这座村落的年龄构成,这些老人很快就要到力竭的时候了,而除了两人之外,就只剩下幼儿,他们肯定也砸不碎石壳,然后全村就会断粮!
  
      断粮,就意味着死亡。
  
      这是很朴实的道理!
  
      罗文想了想,便决定等西门丁与老人的交流结束之后,再寻个机会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
  
      之后的事情要怎么做,就先暂时交给师傅来决定吧!
  
      总归这次异界之旅的实验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的目的就是让师傅师娘高高兴兴地游上一游。
  
      然而没有等到那一刻的时候,一头长着黄色羽毛的巨鸟却突然从远处飞了过来!
  
      那头巨鸟还在远处的时候就发出了如野兽般的吼叫,一瞬间吓得那老人浑身战栗起来!
  
      没等罗文等人问出什么问题,老人脸色一变,慌忙站起,然后就急匆匆地往沙堡内跑了进去!
  
      在关门之前,他总算说了一句:“你们也快跑吧,收税的人来了!不管你们是不是我们村的人,只要被他们看到,他们就会强制征税!”
  
      “难道有人强征苛税?可躲在房子里能解决什么问题?看来这老人并不准备逃税,他大概只是躲在屋里求个心理安慰吧。”
  
      罗文理清思路,看向天空,就正好见到那头巨鸟在村落上空徘徊了一圈,然后就突然俯冲而下,眨眼睛就降落在地!
  
      巨鸟降落的地方离他们有些距离,大概是在百多米开外。
  
      “那鸟上有人!”西门丁沉声说道,“莫非那就是征税官?”
  
      肖秀秀心中有些忐忑:“看这老大哥的反应,来征税的会不会是恶人?我们要不要……”
  
      “当然要!”西门丁立刻说道,“我们去看看!”
  
      肖秀秀连忙拉住他的手:“我说的是要不要避开!”
  
      罗文不禁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看看。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们。”
  
      肖秀秀这才安下心来,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是怕,就是不想这老不死的再遇到危险。”
  
      看她表情,她明显是对剑馆挑战之事心有余悸。
  
      西门丁忽然呼出一口气,然后反手抓住肖秀秀的手掌,说道:“不用担心,我这不是有罗文送的护身符吗?有它在,就算我的武功不够用,也能保护你!”
  
      肖秀秀也不禁握紧了他的手:“我担心的是你,你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再去冒险和人比斗了!我们都不是年轻人了,等小文带我们去找那个叫赫拉的女神,我们,我们就……”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罗文连忙叫醒他们,然后上车走人,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只巨鸟。
  
      走近一看,便发现这只巨鸟的嘴里塞满利齿,极其凶恶。
  
      但乘坐它而来的人却并不在鸟背上。
  
      “看那里!”
  
      肖秀秀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一座沙堡的门是开着的。
  
      这做村落里的沙堡都很粗陋,基本都是那种不规则的半球形的简单沙堡,而沙堡的门则是木制,是一种只能容单人通过的狭窄门扉。
  
      肖秀秀刚发现不久,就有一个穿着干净衣服的壮年男性从那门里倒走而出,还有个老妪被他从门里生拉硬拽地拖了出来!
  
      在老妪的身后,一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孩也哭着喊着跟了出来。
  
      肖秀秀毕竟是个心肠善良的女性,她乍一看到这幅景象,心中便怒火中烧,但在愤怒的同时,她却没有不理智地冲上去,而是先看了看西门丁的反应。
  
      果然,他的男人并没有让他失望!
  
      西门丁下了车,与罗文对视一眼后,就疾步向前,两三下就冲到了那壮汉的身侧,然后猛地抓住了他拉人的手腕!
  
      “朋友,对待一个老人,何须如此粗暴?”
  
      西门丁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喊打喊杀,他所采取的行动就只是暂时阻止壮汉的施暴。
  
      但那壮汉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竟然是老头子,顿时不屑冷笑,猛地暴喝一声,将力气聚集到手上,使手臂肌肉鼓起,要将西门丁反摔出去!
  
      但他如此施为,西门丁那看似瘦小的手臂却纹丝未动!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