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流放之民 “
    谢谢姐姐!”小男孩猛地低头道谢,然后才接过饼干看了看,疑惑道,“但这个是什么?要怎么才能吃?”
  
      刘燕稍微转过身,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他:“把外面的包装剥开。”
  
      “包装……剥开?”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竟从腰带里摸出一把小刀,再用这刀将饼干的包装袋剥了开来!
  
      接着,他从饼干袋里取出一块淡黄色的饼干来,然后凑近鼻子,小心翼翼地闻了闻,这才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好香!”他的眼睛一亮,猛地咀嚼了两下,将饼干吞了下去。
  
      但这之后,他就没有再吃,而是拉着妹妹的手到边上坐下,再把饼干递给妹妹吃。
  
      这一过程中,刘燕一直有注意那五个难民,却见他们虽然也有意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出手抢夺。
  
      到此,刘燕心中对这五个难民有了最基础的评价,她再将目光转移到最先来的那两个难民身上,就发现他们已经和另两个老人会合在一起,然后四人就着那盒方便面分而食之。
  
      其他难民或许是看到真有食物可拿,都拼命鼓起力气,往刘燕这边走来。
  
      兴许是先到的那些难民开了个好头,剩下的难民中也都没有出手抢夺食物,他们全都围在帐篷的周围,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刘燕。
  
      刘燕不禁叹了口气,明白自己暂时是无法再一一试验这群难民了。
  
      等煮好这第二包方便面后,她把方便面分给了那五个难民,然后就干脆掀开帐篷,故意让难民们看到她放在帐篷里的所有食物。
  
      再之后,她把其中一半的食物和水分出来,用双手抱着走到剩下难民的面前,把这一半的食物和水都放在地上,对他们说:“自己分吧。”
  
      这样做,却是为了从他们分抢食物的过程中分辨出他们的本质!
  
      然而她退开之后,那本来还在与同伴分吃方便面的五人中的一人,却突然走了过来,对那些难民们说道:“这些东西我来分,你们有没有意见?”
  
      这人方脸大肚,身上衣服虽然破烂,但从残余部分依然能看出他的衣服并不是粗布麻衣,想来他在沦落成难民之前应该有些身份。
  
      最让刘燕感到无奈的是,那群剩下的难民竟然真的同意了让他来分配,而且他只从中拿了一包饼干给自己的同伴,其它的竟都分了出去!
  
      这样一来,刘燕借此试验这剩余难民的目的就又破产了……
  
      她心中叹息,也就对着那方脸大肚的人随口问道:“我看你们也不像是普通人,为何会落得如此境地?”
  
      那方脸大肚的难民眉头微蹙,神色阴郁,明显不想多说。
  
      但他刚刚得到了刘燕的馈赠,又不能闭嘴不理,所以还是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因为与十二神官的眷属有些关系,所以才被神所流放。但谁又能知道,我们其实连十二神官的样子都没见过?”
  
      他话中的怨气很重,对自己口中的神充满质疑。
  
      但旁边听到他们说话的一个老婆婆却突然说道:“十二神官祸害世人三百年,假借神的名义盘剥世人寿命,使贫苦之人更加贫苦,使腐烂贵族更加腐烂!为了整顿人间,神必须下重手,而我们只是必要的牺牲而已!”
  
      她神色激动,显然是个非常虔诚的信徒,就算被神流放,也依然心向神明。
  
      刘燕看着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心中便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等再过个几年,我是不是就会变成她这样,眼里只有我的神?”
  
      “但如果眼里只有他的话,好像也不坏?”
  
      她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然后向那方头大肚的难民问道:“你们所说的流放,应该就是驱逐出境的意思吧?那么你们现在又准备去哪里?”
  
      那方头难民就道:“我们想要找个地方落户,但境外都是荒土,就连植物都看不到几根,我们实在没办法,就瞎着眼乱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海边。”
  
      刘燕点点头:“其实海边也不错,如果你们能下海捕鱼,倒是能在这海边生活下去。”
  
      “捕鱼么?”方头难民转身看向那苍茫无边的大海,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惶恐之意。
  
      这个世界的人类都知道灭世之兽是从海里苏醒的,那大海对他们而言就是恶魔的巢穴,隐藏着大恐怖的深渊之境!
  
      到海里去捕鱼?
  
      如果不能舍弃那份恐惧,他们或许连下海游泳都不敢。
  
      刘燕观他们神色,就明白让他们以捕鱼为生看来是行不通了。
  
      她摇了摇头,告诉自己:“我与他们只是偶遇,将一半的食物分给他们,已经算是行了善。至于他们之后要如何存活,那实在与我无关。”
  
      于是,她也没有再问这些难民的详细身世,就转身进了帐篷,将剩下的东西都装起来,然后出来把帐篷收了,准备换个地方继续修行。
  
      这时候,她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先前的试探行为真的有够无聊。
  
      既然不忍心看那些老人孩子一直挨饿,那就直接分给他们一些吃的,也就罢了。
  
      这个世界与地球毫无瓜葛,时差更是以三十倍计,等她下次过来,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费心关心这些难民,实在是没有半点意义。
  
      但那些难民看她收拾东西要走,却忍不住想要跟上。
  
      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有看到刘燕还剩下很多食物,当然想要继续讨要。
  
      毕竟这周围土地荒芜,形如荒漠,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吃的,而饥饿实在是太可怕了。
  
      因而刘燕走到哪里,那些难民都跟到哪里,他们既不说话,也不抢夺,如果刘燕走到海边,他们就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等着,让人看不出他们的心里到底在打些什么注意。
  
      刘燕见此,也就在海边找了块大些的礁石,然后将东西都扔上去,自己也坐上礁石,盘腿打坐,静静冥思。
  
      当心静下来后,她的五感便越发敏锐,那些难民的窃窃私语都传入了她的耳中,清晰无比。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流浪生活终于有了变数,又或许只是因为肚子填饱了一点,有了思考的力气。
  
      不少难民渐渐从被神所流放的失落感中缓了过来,并开始用心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附近哪里有淡水?哪里能找到食物?要走多久才能找到?
  
      他们议论着这样的话题,时不时还会提到刘燕。
  
      有些人在想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海边?
  
      有些人在赞美她的慷慨和美丽。
  
      还有些人,理所当然地在想着如何从她的手中拿走那些食物……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声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席卷而来的不仅仅是熟悉的饥饿感,还有海边特有的冰冷。
  
      刘燕运转着神力,内心越发清明,她能帮助这些难民一时,却帮不了他们一世,他们最终能否挺过来,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至于剩下来的那些食物……
  
      实际上她也不会捕鱼,必须要留有一定量的食物来保证生存。
  
      “最多还能再分出去一半吧。”
  
      她这么想着,海面上渐渐多了一轮双月的倒影。
  
      老人小孩承受不了冰凉的海风,开始逐渐往远离海边的山丘移动。
  
      而老人小孩走了,护着他们的成.年人自然也会跟着。
  
      他们之中有人并没有将刘燕赠送的食物吃完,今晚分而食之,倒还能撑过去。
  
      但也有几人悄悄地离开了队伍,他们的身影逐渐掩没在黑暗中。
  
      刘燕在那块大礁石上支起了帐篷,然后钻入其中,随口拿起一袋饼干吃了,然后又闭上眼睛,在帐篷里继续冥思。
  
      她将神力运转到体外,让神光显现,照亮帐篷,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呼!”
  
      夜晚的风更大了,浪也更加的高。
  
      这支在礁石上的帐篷明显不稳,有种随时都会被吹飞的感觉。
  
      但刘燕试着把神力引出,遍及帐篷,那风就再也吹不动它,那浪就再也沾不湿它。
  
      刘燕虽然是在将神力当作内力在用,但功法是死的,人的思维却是活的。
  
      内力不能引出体外,神力却能自由释放,所产生的效果也大有不同。
  
      她试得次数多了,便也掌握了其中的一些小窍门。
  
      但罗文有提到过的特殊能力,她却迟迟没能发觉。
  
      这几日,她基本不睡,只要时刻运转神力,就能一直保持精神上的饱满,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深了。
  
      刘燕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这并不意外,甚至在意料之中。
  
      面对诱.惑,总会有人上钩。
  
      刘燕其实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在白天做的试探,但既然已经做了,那就要承受后果。
  
      这几个难民看中了她剩下的食物和水,或许还看中了她?
  
      但不管如何,既然他们来了,那就也要承受后果。
  
      先出手的是刘燕。
  
      她听到了其中一个难民拔出匕首的声音,于是顺手一拨,让手边的一粒石子射出。
  
      石子射速很快,直接射穿了帐篷,然后射中了那人的手。
  
      惨叫以及匕首落地的声音,在静谧的黑夜里显得非常刺耳。
  
      另一个难民眼看偷袭失败,顿时恶向胆边生,不管不顾地冲了上来。
  
      帐篷支在礁石上,这块礁石很大,有两米多高,他没有第一时间跳上去,而是选择了去抓帐篷的支架。
  
      之后,第三个难民反应过来,立刻捡起同伴掉在地上的匕首,然后大步一跃,就生生跳上了两米多高的礁石,狠狠往帐篷里的人影刺去。
  
      他们刚来的时候,或许还想劫个色,但现在发现里面的女人也不简单,顿时没了那念头。
  
      但他刺出的匕首突然被帐篷里发出的白光缠住,那白光像触手一样爬上他的手腕,然后化为尖针,直接刺进了他的腕部。
  
      “啊!”
  
      他发出比先前那个难民还要惨烈的叫声,匕首再次坠地。
  
      而另一个想扯帐篷支架的难民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他抓向帐篷支架的手掌上满是鲜血,痛得尖声大叫。
  
      看到这幅惨象,第一个难民和最后一个没有来得及有任何行动的难民,顿时转身就跑。
  
      但两道彷如剑气一般的白光从帐篷底下射出,一瞬间刺穿了两人的肩膀,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
  
      拖着伤痛,总共四个难民拼命逃走了,刘燕没有追赶,甚至没有走出帐篷。
  
      名门正派有时候非常迂腐,凡事都会留有余地,不会赶尽杀绝,却不知这样做会留下多大的祸端。
  
      但刘燕知道自己不会在这个世界久住,所以也毫不担忧。
  
      更重要的是,她手上没有沾过人命,从心底上就没想过杀人。
  
      她的心很平。
  
      那四个难民逃得很狼狈,当逃到远处后,他们四人之间又起了冲突,其中两个一起走了,另两个也分道扬镳。
  
      罗文一直有留意到,因为他先前感知到的三个危险人物中,就有一个在这四个难民里。
  
      借着这幕戏,那个危险人物虽然付出了肩膀受伤的代价,却非常自然地脱离了难民的组织。
  
      “还有两个。”
  
      罗文没有去管那个逃走的危险人物,而仅仅是继续观察着剩下的难民组织,那里面还有两个人隐藏着。
  
      月隐日出,很快到了清晨,刘燕一宿未眠,却清醒无比,她经历了昨日之事,心境上隐隐有了不同,看事情的角度变得更加开阔。
  
      之后,她从帐篷中走出,收起帐篷和食物,主动去找了那群难民,然后将剩下的食物中又分了一部分给他们,再拿着自己的东西,逐渐消失在远方。
  
      【PS:截止今天,这个月的全勤应该是做到了,就是不知道这本书还能不能拿到600块的全勤奖。反正这本书的半年奖以后都不会有了。书的成绩很扑,上半年简直是噩梦,不过终于也要结束了。等主线写完,就开新书,希望新书不要太扑街,如果实在太扑街,就只能把这本书捡起来当无限流继续写了。哎╮(╯▽╰)╭惨。这半年来每个月被问稿费都不敢抬头说话。】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