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时空间隙
    面对罗文干净利落的拒绝,许茵没有慌张,她见过很多类似的英雄,那些英雄们虽然在做着英雄的工作,但他们不喜欢被人打扰,在不讨伐魔物的时候,只想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除此之外,她还曾经许多更奇快的英雄,比如其中的一个英雄就特别喜欢搬砖,说是因为在异界的时候做了十几年的矿工,一天不搬砖就浑身不舒服!
  
      总之各种奇葩的事情多了去了,事实上连她自己也因为穿越异界而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癖好。
  
      所以她只是顿了顿,就继续说道:“我是中央电视台的许茵,我们电视台想为您做一份专门的采访报告!”
  
      罗文却完全不想应付这些媒体人,他又说了句:“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然后便飞快往外走去。
  
      刘燕和唐棠已经在那等他,他便与她们会合,然后出门左转,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了许茵的视野中。
  
      许茵追出几步,发现再找不到他们的身影,顿时一跺脚,低声埋怨了几句。
  
      但她并没有气馁,因为她已经掌握了罗文所住的酒店位置。
  
      ……
  
      而避开许茵之后,罗文就和刘燕、海棠一起吃了午饭,然后将自己的意图简单说明了一下。
  
      “要去把人带回来吗?像我一样?”海棠不禁问道。
  
      罗文微微摇头:“看情况吧。有些人想回来,有些人却并不想回来。在看过之前,都没有定论。”
  
      吃完午饭后稍作休息,三人便踏上行程,不久后找到了第一个疑似魂穿未醒之人的家庭。
  
      这是很普通的家庭,他们在十多年前属于中产阶级,有房有车,再加上是首都的房,所以日子过得还算潇洒。
  
      但自其独子一朝昏迷后,这个家庭就破碎了!
  
      男方不能忍受自己的儿子永远只能躺在床上做个活死人,女方不想把时光浪费在一个很大几率醒不来的人身上。
  
      于是男女离婚,男方重新找了个女儿,继续生儿子去了。而女方则因为结过扎,所以没有结婚,而是过上了旅居的生活。
  
      至于他们那个儿子,则只能由更老一辈的爷爷奶奶照料。
  
      只不过男女方都还算有些良心,每月都会寄来为数不少的生活费和治疗费。
  
      罗文敲响那间公寓房的大门后,从门后传来的是老人那充满警惕的询问声:“谁啊!我们家没订报纸,不收快递,也不买保险!”
  
      罗文顿时脸色一黑,他身后的刘燕和唐棠也不禁笑出了声。
  
      无奈之下,罗文只能取出自己的英雄职证,将其翻开后放在猫眼外,说道:“您好,我是b级英雄【新手剑】,有些关于您孙子的事,希望能聊一下。”
  
      “英雄?英雄就了不起了?要是我孙子醒来,那也是一个英雄。”老人嘀咕了半天,却果断拒绝,“不开!”
  
      罗文皱了皱眉,这老人不轻易给陌生人开门的行为虽然没错,但还是让他有些困扰。
  
      “我来吧。”
  
      唐棠瞅了他一眼,便上千一步,走到猫眼前,露出非常自然而柔和的笑容。
  
      她现在的模样虽然算不上特别漂亮,但白皙的皮肤加上稍圆的脸庞却很受老人们喜欢。
  
      不过那门内的老人却并未放松警惕,这年头传销的人越来越多,老人心中自有一根秤……半分钟后,他开了门。
  
      唐棠只在自我介绍时说了一句话:“您好,我是不久前才被唤醒的异界归客,现在也是英雄。”
  
      老人对“唤醒”这二字非常敏感,他几乎想也没想就开了门,然后急匆匆地将罗文三人领了进去。
  
      所谓爱孙心切,大概就是他这样的吧。
  
      还好罗文不是会利用这种心思来作恶的人。
  
      他们三人进去不久,就被老人领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充满了药草味,靠窗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年级已经颇大的青年。
  
      那窗户是向阳的,每当太阳温和时,老人都会掀开窗帘,令阳光照**来,让自己的孙子能够晒到太阳。
  
      但尽管老人已经颇为用心地在照顾孙子,他还是不可避免地瘦弱了下来。
  
      用不起休眠舱的家庭,都只能通过平常的手段来维持昏睡之人的生命。
  
      那种感觉,就和照顾植物人是一样的。
  
      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在想,自己照顾的人真的是魂穿到另一个世界了吗?又或仅仅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成了植物人?
  
      要不是那十年内有不少异界归客灵魂归来,还都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怕是有很多人会坚持不下去。
  
      但这几年来,魂穿归来的人却越来越少,媒体上也几乎不再报导,这给了很多人错误的信息,屡屡有人放弃希望。
  
      但这间屋子里的老人却还在坚持。
  
      罗文在床边坐下,看向在床上躺着的青年。
  
      刘燕和唐棠则在旁边安抚着老人。
  
      从她们的谈话中可以得知,这间房里住着两个老人,其中的老公公正好出了门,留在家里的只有文化水平不是很高的老婆婆。
  
      罗文微微呼气,将注意力集中在青年的身上。
  
      这青年很瘦,身体年龄大概在三十岁之前,而他的生命气息则很虚弱,显然营养不良了太久太久。
  
      罗文估量着取出一枚大号的轮回石放下,然后才一手抓住轮回石,一手点在青年的眉心之上。
  
      片刻后,他凝聚精神,让附着着部分神魂意识的精神力钻入青年的生命之轮中,开始寻找那点残留着的灵魂之芽。
  
      先前,他之所以能够很顺利地发现唐棠的灵魂之芽,却是因为她的灵魂格外强大,但这一次的青年却没有那么强大的灵魂,所以寻找起来要难上很多。
  
      但罗文还是在几分钟后就将其找到了!
  
      那枚灵魂之芽的微弱程度超乎想象,就算是专业的精神力操纵者过来也基本不可能找到。
  
      罗文慢慢回忆着上次的经历,从断罪之剑上分离出一部分来,然后融入神魂、意识、精神力和剑意,铸就了一枚比针尖还要细小的乖离剑。
  
      之后,他操纵着这乖离剑一点点钻入灵魂之芽中,终于再次“看”到那一个漏斗般的旋涡。
  
      他直接冲入旋涡,往里钻去,待钻到不知多深时,一丝丝时间与空间的波动突然荡起!
  
      “找到了!”
  
      罗文的脸上浮现笑意。
  
      只要刺入这波动点,再跟随着那几乎不可察觉的灵魂波动穿越时空间隙,就能在理论上到达这青年所在的异界!
  
      但这一次,他进入时空间隙之后,并没有急着往前冲,而是在前冲的过程中观察、体会那时空间隙里的时空流速与变化方式,并锻炼自己去感知一切,辨别一切!
  
      他需要在穿越的途中一次次地吸收经验,总结经验,最后才能领悟到在这时空间隙中进行定位的能力!</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