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十七章 你们别怂啊!
    罗文的回答:C.含糖。冰淇淋很好吃,一直想吃第二次。
  
      ——【End】——
  
      狭窄的行军帐篷里硬是挤进了十来个年轻人,却都是在军部挂职的贵族子弟。
  
      这一次黑血森林异变虽大,但军部反应却很冷淡,所谓调查也不过是走个形式,历年来皆是如此。
  
      正是因为明知如此,这群纨绔子弟才敢来蹭个军功,顺便到这常人不得入内的黑血森林来野营一番。
  
      这群人中地位最显赫的不是陈赤,但他父亲是掌有实权的禁卫军总教头,而且他这个人素来主意多,又是最年长的,所以一直都是这个圈子里的领头羊。
  
      就比如那个还是雏儿的林鹿儿,就是空骑兵军团长的独生女,介于空骑兵团的独特性,她的身份地位要比身为二子的陈赤高上不止一筹。
  
      说起来,这林鹿儿黑发如瀑,五官清隽,肤白如雪,身材高挑而纤细,还穿着一袭白纱长裙,从外表看完全是个清纯秀丽的美人儿。
  
      这样的人混在这一堆奇装异服的大龄儿童里,倒显得特立独行了。
  
      不过她这一说话,就什么都露陷了……
  
      除了林鹿儿和陈赤,这群人里看起来地位较高的还有两人,其中那个调戏过林鹿儿的叫胡鹏,还有个叫杨潇的,是提供【天花烂醉散】的那人。
  
      那胡鹏顶着个鸡冠头,带着鼻环,体格雄壮,当真像蛮牛一般。
  
      倒是那杨潇穿着花布衣,带着大耳环,扭扭捏捏像个女人。
  
      好一阵嘻嘻哈哈后,胡鹏不由问道:“陈赤,接下来该怎么办?
  
      杨潇捏了个兰花指,也凑了过来:“对啊,我们可是在外面喂了一个多小时的蚊子,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别急。”陈赤单手一挥,在场顿时一静,没人再耳语。
  
      陈赤捏着下巴,围着罗文转了一圈,突然道:“我总觉得不对,这王霸身上有秘密!你们说他是怎么来到黑血森林的?又是怎么从黑血森林里走出来的?我听说,那森林里的低级兽人可是会吃人的!”
  
      林鹿儿道:“哎哎哎,这有什么难猜的,他来时不是有个兔头人跟着吗?肯定是它救了他。我听那个差点摔死的哨兵说,那兔头人可厉害了,不但空手接住了白羽箭,还回身一箭,直接射塌了哨塔!”
  
      “……”
  
      杨潇道:“陈赤,你说要是那个兔头人发现我们在整王霸,会不会……”
  
      胡鹏道:“逗!我们可是在军营里!一只兔子再厉害又能怎么样?不就是一只兔子吗?哈哈哈,一只兔子……陈赤,要不我们就这样算了?”
  
      陈赤顿时脸一黑,不由看向胡鹏,后者偌大的块头却偏生摆出一副白眼朝天的心虚样。
  
      再看其他人,一个个都假装有事,就是不与他对视。
  
      毕竟都是千锤百炼的老油条,欺软怕硬已成天性。
  
      良久,陈赤才语气沉重地问道:“林鹿儿,说起来,你就不动心吗?”
  
      “蛤?”
  
      陈赤做出语重心长的模样,叹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今天也十八了吧?”
  
      “怎么?嫌老娘老了?”林鹿儿猛地一瞪眼,挽起袖子露出洁白如玉的皓腕,一副一言不合拔刀就干的凶恶模样。
  
      “不,我是说,你家老头该开始给你说媒了吧?”陈赤幽幽叹道,“说起来,前些日子都说到我家了。”
  
      “那个……我家也来过……”杨潇糯糯地举起了手。
  
      “怎么?不敢整这小子,就拿老娘来开刷了?”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看这里!”话落,陈赤把手一摊,指向罗文,“看看这里,王霸!烈炎城王家第一顺位继承人,英雄王的直系后人!不仅家世显赫,而且丰神玉朗,白嫩可爱,我知道你最好这一口!”
  
      “啊呸!”
  
      “好了好了,不用掩饰了,陈哥我早发现你一进来看这小子的眼神就不对。而且……”陈赤故意顿了顿,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雏子啊!”
  
      “陈赤!看老娘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陈赤拼命躲闪着林鹿儿的抽打:“冷静!冷静点啊!小鹿,哥这是为了你好啊!说老实话,难道你真的不动心吗?这王霸也就比你小两岁,同龄人里还有谁比他更适合你的了吗?”
  
      林鹿儿猛地一怔,她仔细一想,再左右环视周围这一圈所谓的同龄人,内心之中突然有股骂娘的冲动。
  
      毕竟,陈赤说的话句句在理,根本无可辩驳!
  
      烈炎城贵族圈里,这一代的年轻人中不是没有优秀的人才,但他们基本都名草有主,剩下的也根本轮不到她林鹿儿,要知道皇族李家可有三个适龄少女待嫁闺中……
  
      而李家和王家,是绝对不可能联姻的!
  
      “那个,我觉得,这王霸挺合我口味……”人群中,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女突然开口。
  
      林鹿儿猛地瞪了她一眼,情场如战场,这件事情上绝不能退让!
  
      她冷静下来,高高昂起骄傲的头:“陈赤,说吧!我该怎么做?霸王硬上弓,还是生米煮成熟饭?”
  
      “我的大姐,这都是一个道理吧?”陈赤不由抹了把冷汗,“我觉得嘛,这个东西可以慢慢来,最好不要这么快动真格。我们可以先伪装你们酒后乱情,看看他的反应……”
  
      “你什么时候这么墨迹了,来人,把他抬到我的帐篷里去!”林鹿儿冷冷地看着趴在桌上的罗文,就像看着碗里的鱼儿。
  
      ……
  
      半晌后,几个勉强练过内气的青年气喘如牛地惨叫道:“大姐,我们真的抬不动他啊!”
  
      轮番尝试后,发现无论几个人一起用力,罗文都纹丝不动后,一群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没听说王霸练过什么横练功夫啊?他怎么会这么重?”
  
      一阵诡秘的沉默后,陈赤突然低声问道:“杨潇,你的【天花烂醉散】真的能醉倒所有人?”
  
      “当,当然……”说到半截,杨潇便再也说不下去,他突然干笑着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溜烟钻出了帐篷!
  
      【天花烂醉散】当然不可能醉倒所有人!
  
      只要体质达到一定程度,【天花烂醉散】就和白开水没什么两样啊!
  
      但要想拥有那种程度的体质,没个五、六十级怎么可能?
  
      王霸,有五、六十级?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他可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啊……辣他奶奶的,传闻中也没说过他是个雏啊!”
  
      杨潇心中无比后悔,觉得自己真是脑子秀逗了,英雄王的后裔能简单吗?
  
      “怎么办?”胡鹏扭头看向陈赤,却猛然发现后者已经退到了帐篷边,然后一转身,拔腿就跑!
  
      “胡哥,怎么办?”有人问道。
  
      胡鹏一咬牙:“风紧,扯呼!”
  
      ……
  
      这么一转眼,帐篷里竟只剩下林鹿儿和罗文两人。
  
      “你都听到了?”林鹿儿幽幽问道。
  
      罗文抬起身,无奈睁开了眼,本想借这个机会活动活动筋骨,没想到全是一群怂包。
  
      ——【随机问卷】——
  
      问题17:你喜欢比你更强势的女人吗?
  
      选项:A.喜欢B.不喜欢C.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