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十九章 只手捕龙
    罗文的回答:A.位于人体腹腔的右上部。基础知识,这都不知道还练什么武?
  
      ——【End】——
  
      人生在世,若无一点追求,岂不和咸鱼没有区别?
  
      读书写字,修身养性。
  
      习武练剑,强身健体。
  
      深山久居之时,这就是罗文的主要生活,就像是多年念经的老和尚,持续着单调无欲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习惯不能说不好,但绝不是一个才刚满十六岁的少年应该有的个性!
  
      师傅经常说他太过老成,太过没有追求,但罗文呲之以鼻,他总觉得这是因为师傅太过懒散,又不爱看书,既不懂武之极乐,也不知书中精彩。
  
      这样的观念一直持续到下山之前。
  
      ……
  
      烟尘散去,警报声停,营地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士兵们端着枪,远远站着,没有轻易靠近。
  
      他们毕竟训练有素,很快就从混乱中平复下来,待看清楚营地中央那头巨兽的模样时,一个个也都瞬时明了,原来又是空骑兵军团长的宝贝女儿在闹事!
  
      曾经,【碧玉飞龙兽】的出现就代表着军团长林立的到来。
  
      但现在,人们更多的会想到那个四处捣蛋,把烈炎城闹得鸡飞狗跳的黑长直少女!
  
      只是,这一次的倒霉蛋又会是谁?
  
      哨兵将哨塔上的大功率探照灯转向营地中央,高亮的灯光将事发现场彻底照亮,【碧玉飞龙兽】墨绿色的鳞甲反射着森冷的光。
  
      大量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识到龙兽姿态的士兵已是脸色发白,在龙兽庞大的气势下连连后退,溃不成军。
  
      但稍微冷静者,却骇然发现,【碧玉飞龙兽】的脚下竟然踩着一个人!
  
      “王公子!”一个随队的军官显是认出了罗文,高声惊叫起来。
  
      陈赤猛地转头瞪向他,若是王霸被踩扁,这军官就是第一个要被灭口的人!
  
      但下一刻,他已无暇顾及此事,却是那【碧玉飞龙兽】突然发出一声刺耳至极的嚎叫,那不是愤怒的咆哮,也不是示威的龙吼,而是痛苦的哀嚎!
  
      从那尖锐急促的哀鸣声中,任谁都能听出隐藏其中的强烈痛苦!
  
      【碧玉飞龙兽】突然展开巨大的双翅,疯狂拍打着想要冲天而起,掀起的狂风刺激得远处的人们睁不开眼睛,但从艰难睁开的双眼缝隙之中,他们却愕然发现,无论那【碧玉飞龙兽】如何拍打翅膀,都始终飞不起来,就像……
  
      就像脚掌被套上枷锁的笼中小鸟,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龙头顶上,林鹿儿拼命抓着鳞片的凸起,本身实力的不足在此刻彰显的淋漓尽致。
  
      若没有套上龙鞍,她甚至不能在欲要飞翔的龙身上站稳脚跟!
  
      但她稍微上翘的眼眸之中虽有些许畏惧,更多的却是一股狠辣!
  
      “飞起来啊!紫妈!只要飞起来,就算这王霸力气再大,也不过是没有翅膀的爬虫!
  
      身为一个空骑士,林鹿儿虽然学艺不精,但在其父的影响下,最基础的战斗理念却早已根深蒂固。
  
      所谓“空骑士”,天空才是自由翱翔的战场!
  
      但为时已晚,从她在地面上召唤出【碧玉飞龙兽】起,一切都已经注定。
  
      未曾出鞘的【新手剑】,生生刺入【碧玉飞龙兽】的脚底板,罗文单手握剑,不需任何杠杆,就轻松撬动了这条庞然巨兽!
  
      “飞不起来!”
  
      【碧玉飞龙兽】紫砂,在疯狂挣扎后突然醒悟过来,脚下那人类虽然身躯渺小,却似万吨巨石般沉重,以它的力气,根本不可能飞起来!
  
      有这么一瞬间,它仿佛从这个人类身上嗅到了【鶸】的气息,那是龙兽的天敌,拥有比龙兽更强的力量和速度,以及轻易撕裂龙鳞的鸟喙和利爪!
  
      但这个念头只浮现在那一瞬间……
  
      因为下一秒,它就被一股莫名巨大的力量拖倒在地,同时脚掌的伤口中传来撕裂般的剧痛,从掌心之中被生生拉扯开来!
  
      再下一秒,它人生第一次体验到了【过肩摔】的威力!
  
      【千斤坠】、【过肩摔】,前者是梅花桩中最基础的架势,后者更是连武功都不算的简单技巧,却生生将一头龙兽砸倒在地。
  
      巨响和烟尘再度出现,但军士们的心态却已经与上次截然不同。
  
      【碧玉飞龙兽】的半个身体被埋在泥土中,满身碎裂的鳞片中夹杂着污浊的龙血,以生命力庞大而著称的龙兽竟然没能经受着这简简单单的一击!
  
      军士们屏住鼻息,完全被这似乎只存在于梦中的惊人一幕所吓住,半点不敢出声。
  
      “啊嗷!”
  
      【碧玉飞龙兽】奋力昂起头,对着天空发出惊人的嚎叫。
  
      ——它想要动起来,但沉重的身躯却像铁石般僵硬,根本动弹不得!
  
      但是它拼命的动作却成功吸引了注意,人们终于意识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此刻竟并不在视野之内!
  
      然后他们顺着龙目抬头,骇然望见那个飞坠而下的单薄身影!
  
      林鹿儿,正从高空坠落。
  
      “接住,快把她接住!”
  
      陈赤和胡鹏等人发了疯似的喊叫起来,他们根本不敢想象林鹿儿摔死在这里会给他们,甚至他们的家族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那可是空骑兵军团长林立的独生女啊!
  
      当狮鹫与飞龙大军包围家族时,还有谁能笑得出来?
  
      ……或许,是有的吧?眼前不是就有一个现成的例子么?
  
      但那终究是别人,甚至是敌人!
  
      卷轴、护符、魔剑……各种魔法道具被抛掷而出,这些人都是贵族子弟,救命防身的道具总有那么一两样!
  
      然而,他们实在是站得太远了!
  
      过远的距离保证了他们的安全,却也注定他们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回去救人……
  
      思维最是敏捷,立刻就察觉到这一点的陈赤,当场就跪倒下来,双手抱头露出绝望的神色,眼睁睁地看着林鹿儿越坠越快,直到——被一束极其细微的流光射中!
  
      林鹿儿的坠落趋势突然改变,顺着那束流光横移,被生生钉在黑血森林最边缘的一颗巨树之上!
  
      “轰隆!”
  
      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金黄色的闪电,雨滴颗粒坠落,越落越大,转眼间化为倾盘大雨,像是要洗净这人世间的所有污垢。
  
      林鹿儿顺着树干直线滑下,低头看着湿透的纱裙上遗留的小洞,双目之中依次闪过痛苦、凶狠,以及几分茫然。
  
      大雨淋湿了人们的脸,咸湿的汗水、泪雨与雨水混杂在一起,早已不分彼此。
  
      兔头人阿鲁突然听到脑中传来一声呼唤,它错愕半晌,醒悟过来后连忙抓起装着拉格纳罗斯的蛇皮袋,一路拖拽着向营地外跑去。
  
      一道稍显落寞的背影,逐渐浮现它的眼前,它瞪大眼睛,越发加快了步伐。
  
      ——【随机问卷】——
  
      问题19:你还记得,人生第一次见血是什么时候吗?
  
      选项:A.流鼻血之时B.摔倒之时C.初潮之时D.其它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