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十四章 童话系魔法
    罗文的回答:A.武藤游戏。说实话,没听说过《游戏王》。但根据通常的命名规则,《游戏王》的主角很有可能是“游戏”,就选A吧。
  
      ——End——
  
      肮脏的流民街上,孙老口中的宫主——谢小妖正在亡命飞奔,她嘴角含血,脸金如纸,纤细的双脚上不知何时套上了一双水晶鞋。
  
      正是这双水晶鞋,使她奔跑在泥泞的道路上却不沾半点脏污。
  
      【断章的格林童话】是在魔法最为鼎盛的超远古时期,圣魔导师格林创造的童话系魔法体系中的一个核心魔法。
  
      那个时代,是魔法独尊的时代,无数具有高度创新性的魔法就如百花齐放般接连出现,而童话系魔法仅仅是其中之一。
  
      但在这个武功渐渐崛起,剑士与骑士的锋芒越来越盛的混乱年代,魔法虽然未曾式微,却因传承的失落和体系化的出现而变得单调且毫无创新。
  
      若非像拉格纳罗斯这种远古死剩种,根本认不出这隔断记忆的【断章】!
  
      然而就算是拉格纳罗斯,也是不可能知道【断章】在童话系魔法中的意义,以及施展这超远古魔法时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谢小妖其实根本不想使用【断章】,因为每使用一次断章,都会让她永久性地损失一段记忆!
  
      但是她在腾空而起的间隙,看到了隐藏在墙垛后的那人——【陆地总帅】王鼎天!
  
      王鼎天作为十部陆军总帅,与空骑兵军团长林立合称【天地双壁】,不仅精通军法谋略,而且还是无可争议的超级强者!
  
      谢小妖虽然蛮横任性,却极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一旦在王鼎天的眼皮底下留了踪迹,就必然是死路一条!
  
      所以在生命与记忆的抉择中,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命!
  
      这让她在使用【仙杜瑞拉的水晶鞋】成功逃跑后,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怎也想不起来……
  
      “到底是谁,消失在我记忆中的人?”
  
      ……
  
      与此同时,孙老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暴血而死,他的尸体在死后急速腐烂,只剩下几根黑骨和一滩污水。
  
      分明,他刚刚还在与罗文等人正常对话,并不像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咬舌自尽的死士。
  
      但现在想来,或许那只是一种掩饰,一种迷惑他人,以使自己能够成功自杀的掩饰!
  
      “师傅曾经说过,一日未入江湖,终生不知江湖险恶。我本以为真正视死如归的人不会太多,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一个。”罗文闭上眼睛,念诵了几句书上记下的经文,算是为孙老送行。
  
      不论敌友,这位老人的信念是值得敬佩的。
  
      他远离几步,深吸了口气,然后伸手拿过【地鼠】一直端在手上的木盒。
  
      盒里有那条婴孩手臂。
  
      他皱着眉,忍着直冲喉管的恶心感将手按在那条手臂上,用自己的方式检查起来。
  
      孙老如此重视这条手臂,足见它非比寻常,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手。
  
      “柔若无骨……不,是手骨被抽掉了!”
  
      眯着眼睛思索了片刻,罗文突然转身问向拉格纳罗斯:“螺丝,你知道艾库佐迪亚吗?”
  
      拉格纳罗斯的大脑袋甩得像拨浪鼓。
  
      罗文顿时失望的叹了口气。
  
      【救世之路】第二阶段的顺利激活,让他不自觉的将所遇之事与魔神艾库佐迪亚联系到了一起,如若弄清楚魔神的来历,或许就能知道这手臂有何用处,其幕后又藏着怎样的阴谋?
  
      拉格纳罗斯垂下脑袋,尽力掩饰自己眼中的波动。
  
      它当然知道艾库佐迪亚!
  
      不仅知道,而且了解颇深,这算是它残留记忆中较为清晰完整的一段。
  
      艾库佐迪亚曾是古埃及帝国的守护神,后在帝国覆灭之时堕落为魔,就有了大魔神“艾库佐迪亚”!
  
      当拉格纳罗斯还是【炎魔之王】的时候,艾库佐迪亚就已经成为传说。
  
      它实在太过强大,即便身受五龙分尸之刑,依然灵魂不灭、尸体不朽!
  
      诸神无奈,只能将它身体的各个部分,分别封印在世界各地,以防止他死而复生。
  
      而那条婴孩手臂——确切的说是手臂中的手骨,其实隐藏着艾库佐迪亚【被封印的左腕】!
  
      若是能夺得那手骨,拉格纳罗斯就能尽情吸收其中的神性,尽快恢复往昔的荣光!
  
      ——【熔岩巨魔】拉格纳罗斯,怎么可能永远卑躬屈膝?!
  
      但是该死的!那条手臂的手骨怎么就被抽走了?拉格纳罗斯大爷还以为是被掉包了!
  
      拉格纳罗斯小鸡肚肠式的抱怨没有引起注意,罗文将手臂重新收好,递回给【地鼠】:“找个地方把它埋了,立个碑,上两柱香,也就罢了。”
  
      【地鼠】接过木盒后,明显一怔,几乎以为是自己听岔了……
  
      给一条断臂立坟?这是少主会做的事?
  
      罗文没有理会【地鼠】的动摇,老实说他根本不打算伪装自己。
  
      收拾好心情,他抬头向前看,面对充满异世界风情的街道,低声道了一句:“我来了”。
  
      然后迈开步伐,正式走出这拉开崭新人生的第一步!
  
      兔头人阿鲁摩擦着金牙,抱着毛绒狗爪,满脸好奇地跟着他向前走。
  
      拉格纳罗斯又低声抱怨了一句什么,急匆匆的赶上。
  
      不远处的墙垛后方,王鼎天侧身露出半张脸,从眼神到嘴角,都透着一股令人发颤的阴沉。
  
      两个高举柴刀的农妇,从拐角处突然冲出。
  
      “还我女儿命来!”
  
      她们扯着嘶哑的嗓子,瞪着视死如归的眼神,粗圆的胳膊上暴起青筋,不由分说地看向罗文。
  
      罗文眯着眼,任由她们的柴刀砍在自己的胸膛。
  
      无论她们用多大力,都不可能在新手布衣上留下一丝半点的划痕。
  
      “放肆!”
  
      “敢伤少主!”
  
      黑衣卫们迟来的怒吼暴响,那其中还多半隐藏着恐惧,他们都因少主出乎意料的举止而动摇,竟一时不查让两个农夫欺至少主身前,而且……而且还砍了好几刀!
  
      这可是万死不辞的罪过啊!
  
      【地鼠】的刺刀、【火人】的火球、【医师】的水刃、【神速】的飞刀、【力士】的重拳、【谋士】的吹箭,几乎齐射而出,从四面八方笼罩了两个农妇的全身角落!
  
      但剑风形成的圆形护罩,轻而易举地击碎了所以飞行道具。
  
      未曾出鞘的剑,轻轻地抵住了【力士】的万吨重拳,让他难动分毫。
  
      王鼎天本就阴沉的脸,一瞬间仿佛有黑水滴落。
  
      ……
  
      ——【随机问卷】——
  
      问题24:灰姑娘的水晶鞋是几码?
  
      选项:A.33码B.34码C.35码D.3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