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十七章 天体庭园
    罗文的回答:B.红花石蒜。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教名:曼珠沙华、摩诃曼殊沙华。意思是开在天界之红花。传说中,此花是接引之花,开在黄泉路上,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故而又被称为地狱花。彼岸花的中文正式名是红花石蒜。
  
      ——【end】——
  
      王鼎天在祠堂里站了很久很久。
  
      以他的力量想将双腿从地板下拔出,简直是轻而易举,但偏偏他双腿软,全身上下也都像散架了一般,根本提不起力来!
  
      这种感觉,王鼎天曾经体验过。
  
      那时,他与林立比试切磋,大意之下被【碧玉飞龙兽】的一记神龙摆尾扫到,当时的感觉就与如今类似!
  
      但是,他现在落得如此境地,却仅仅是来源于罗文的一掌!
  
      那看似轻飘飘的一掌,竟携带着越龙兽的巨力!
  
      甚至,那股力量从肩膀进入,转眼就扩散到全身,而并没有使他的肩膀碎裂!
  
      原本,他在毫无防备之下,应该是承受不了那一掌的!
  
      这足以见得,罗文亦掌握了相当高深的力量操控技巧!
  
      强大的力量,精妙的技巧!
  
      短短几天功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纨绔子弟,就因此变成了绝世高手!
  
      “这竖子!我观他从黑血森林归来就觉不对,万万没想到竟已达如此地步!”
  
      “这,就是英雄王的遗蜕吗?”
  
      “当年,我们十三人同入黑血森林,到头来只有王奇一人获得了些许馈赠!难道名字就真的这么重要?可为什么父亲不给我取名叫‘王奇’?明明我才是长子啊!”
  
      “可恶!到底是谁把他引入的黑血森林?若让我查到……”
  
      ……
  
      暂且不理王鼎天永无止境的碎碎念,让我们将视角重新拉回到罗文身上。
  
      且说罗文从祠堂出来后,随口问了徐伯关于王鼎天的品性问题,得到的结果却大是意外!
  
      他万万没想到,有杀弟嫌疑的王鼎天竟然被徐伯形容为一个“胸怀若谷、刚正不阿”的正义之士!
  
      反而是王霸的父亲王奇,正如那句“有其子必有其父”,是个流连于花丛,疏忽于公事的好色之徒,以致于王家向外界宣布王奇猝死于“寻花问柳时沾上的某病”时,竟然没人怀疑!
  
      被罗文的实力所震慑,徐伯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看他濡沫慈祥的目光,完全是把罗文看成了最优秀的孙子,多半还把王家崛起之类的重担擅自压在了罗文身上。
  
      ——这与初见之时大为不同。
  
      那么,到底是王鼎天的伪装太好,还是王奇暗地里做的事情实在神人共愤,王鼎天只是在大义灭亲?
  
      罗文就这个问题想了一路,直到后来觉得这问题实在毫无意义,对【人生之路】也毫无帮助,于是才将它放置一边,随徐伯登上马车,缓缓驶出王家大院。
  
      【地鼠】口中的庭园,却是不在王家内部!
  
      所谓“狡兔三窟”,王霸身为恶霸中的恶霸,这几年不知遭遇过多少次明里暗里的刺杀,仅仅是为了在享乐时不被打扰,他就有必要在烈炎城内安置多处隐秘之所。
  
      而庭园就是其中之一。
  
      磕磕碰碰,马车终于来到一处静谧之地,放眼望去一片红花绿海,环境之优美仿佛画中所见。
  
      很难想象一座城池内会有如此仿佛原野般的地界,但事实如此,这一大块地方都是王霸聘请植物系术士重金打造完全!
  
      而且在这地盘周围还布置有幻术结界,使得路人看来,这里完全是一块无人问津的废墟之地。
  
      而王霸的庭园,更是梦幻般浮于空中,是真正的【空中楼阁】!
  
      “虽说王霸不学无术,但这品味却不差。”
  
      走在绿茵草地上,清风拂面,芳香袭来,偶有几只白色仿佛兔子的生物匆匆跑过,平添几分生趣。
  
      罗文一下车,便喜欢上了这处地方。
  
      却不知这草原看似没有金银珠宝的点缀,却是真正的寸土寸金,每一平草地的价位都堪比黑格尔的【真询之镜】,可谓穷奢极欲的最佳写照!
  
      反而是那浮于空中的庭园,除了浮空结界所需的巨额造价,其建筑整体的价格不过是这草原的九牛一毛。
  
      穿过幻术结界,踏入草地后,除【地鼠】之外的黑衣卫就各自分散,充当警戒。
  
      剩下的一行人走了约莫十分钟,终于来到空中庭园的正下方。
  
      罗文在【地鼠】的带领下踏上升降台,但徐伯却主动停在了外面,当阿鲁和拉格纳罗斯也想上台时,【地鼠】间不容地挡在了它们面前。
  
      “怎么?”罗文不禁问道。
  
      “少主,它们,不适合进入庭园。”【地鼠】恭敬道,语气中出乎意料的夹杂着一丝……羞涩?
  
      “诶?这世上还有本大爷没资格进入的……噗噜……”拉格纳罗斯被阿鲁捂住了嘴。
  
      “也罢,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徐伯,给它们准备些吃的。对了,要生肉,最好是高级魔兽的肉。”
  
      看了一眼满脸土色的阿鲁和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敢用力反抗的拉格纳罗斯,罗文命【地鼠】启动升降台,便带着两个农妇向上空升去。
  
      “阿姨,没事吧。”看两个农妇脸色不太好,罗文关心问道。
  
      “没,没事,我的女儿就在这上面吗?”其中一农妇靠在升降台的玻璃上,有些怯懦的问道。
  
      她在害怕,也不知是害怕见不到女儿,还是害怕见到的女儿已经不再是女儿?
  
      罗文没考虑这么多,只是看向【地鼠】。
  
      【地鼠】低头道:“在的,少主,只是上去之后,要麻烦两位阿姨在门廊前等候片刻。由我和您去见她带来。”
  
      “在的,在的!”那农妇捂着胸口,不停念叨着。
  
      旁边另一个农妇一直低着头,咬着牙,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母亲吗?”罗文微微仰头,望向幻术结界上的虚幻远景,心中有暖意流过,却又难免有几分酸涩。
  
      他有“父亲”,但没有母亲。
  
      “到了,少主。”打开升降台,脚踏地板后,【地鼠】突然双膝跪地,两手按在膝上,低头看着罗文的脚尖。
  
      罗文被他突然的举动惊了一惊,遂看向周围,见有一道两三米宽的白道围绕整个庭园,应当就是门廊。
  
      而在门廊前,则有窗门无数。
  
      正对前方的门上,立有珍珠点缀的金银牌匾——【天体庭园】。
  
      ——【随机问卷】——
  
      问题26:2的十次方等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