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十章 男人好色有什么错?
    当真如藤蔓般攀爬在空中的【大自然魔纹】,将整个【天体庭园】笼罩,使这处秘密花园隐匿在阳光之下,不为外人所窥。
  
      庭园内佳木葱茏,奇花烂漫,延续了庭外草坪的自然风格,但在细节上更加精致美观,且有假山溪水,亭榭楼阁,美不胜收。
  
      但罗文却无暇细品如许美景,满溢眼前的软玉温香已让他目不暇接……
  
      那被他一头撞上,足以胸怀天下的女人唤作徐有容,这女人不仅胸藏蜜瓜,而且腰细腿长,身高足有一米七九——简直是超标准的魔鬼身材!
  
      更且……
  
      【徐有容,徐敏镐的养女,从小和您一起长大,因年长几岁而一直充当长者的角色,也正如此,她对您极度溺爱,不管正邪对错都以您的喜好为基准,年前更是主动提出帮你管理这天体庭园!】
  
      她竟然是徐伯的养女!
  
      “王霸这扭曲的性格,该不会就是因她的盲目溺爱而造成的吧?”
  
      罗文眼角抽动,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周围……
  
      “遮遮掩掩的干嘛呢?大家都是你的女人,想看就看,想干就干,不需顾及!男人好色有什么错?”徐有容捂嘴轻笑,胸前峰峦不由抖动,两点嫣红粉如彩霞。
  
      男人好色有什么错?
  
      罗文差点被这句随口而出的话所折服,但他毕竟饱读诗书,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在男女方面异常保守——实在是眼前美人太多,让人眼花缭乱,无从选择啊!
  
      当你面对一个脱光的美女时,你或许会肾上腺素激增。
  
      当你面对两个脱光的美女时,你或许会忍不住扑上去。
  
      ……
  
      但当你一次面对十个、二十个……甚至三百个脱光的美女时,你能在三百双眼睛的注视下化身禽兽,不顾廉耻地扑上去吗?
  
      好吧,就算能,你准备先扑倒哪一个?
  
      什么?你说就扑倒眼前这个胸最大的?
  
      ……
  
      总之,罗文转眼就被徐有容扑倒了!
  
      徐有容眉眼带俏,睫毛很长,不施粉黛依然艳丽无双,即便她习惯性地将一头秀发简单地扎在脑后,也丝毫无损她的美貌。
  
      被美艳的年长女性压倒在地,罗文与其目光对视,瞬息之间,却反而从尴尬中清醒过来,眼神也因而变得异常锐利。
  
      徐有容的行为有异,她虽然眼中含笑,但右手一直藏于身后!
  
      而罗文此刻,其实在刻意压抑自己的反击本能,同时还需控制肌肉力量,以免不小心震伤徐有容。
  
      但徐有容,始终是有意而为,她在巧用身体各个部位压住罗文手脚后,间不容发地从身后抽出右手,她手中握着的是武器!
  
      虽不是刀,却比刀更危险!
  
      那是一枚尖头飞速旋转的锥子!
  
      她举起锥子,狠狠扎向罗文的眼睛!
  
      “没有危险!”
  
      罗文一瞬间就判断出来,这锥子看似恐怖,但其实连他的眼皮都扎不破!
  
      因此他没有急于闪避,而是极其冷静地看着锥子落下,直到接近眼皮时,那锥子骤然停住!
  
      “咳,噗!”
  
      徐有容猛地扔掉锥子,随即咳出一大口血,却都吐在罗文身上,将他那身刚刚换上的贵族服饰染得血红。
  
      罗文伸手撑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
  
      他在等待徐有容的解释。
  
      “没想到是真的小八……”
  
      但徐有容勉强吐出这句话,就双眼一闭,软倒在罗文身上。
  
      罗文将她抱起,却出奇地没了男女心思,他像是最称职的医生,只是把手按在徐有容的手腕上,如老中医般为她把脉。
  
      “脉搏正常,心跳略快,没有危险。”随即,罗文看向【地鼠】,问道,“她的血奴印记在哪里?”
  
      这情况,确实很像血奴契约反噬,血液逆冲而出。
  
      秦樱表情微妙地指了指徐有容的下半身某**之处,罗文顿时绝了确认的念头,站起身将徐有容交给秦樱,然后挺直身板,如巡视商品一般从各个女人的脸上扫过。
  
      寂静的恐怖,渐渐笼罩了整个庭园。
  
      失去了徐有容这个主心骨,庭园中的这三百多人渐渐回忆起身份的差距,飞上枝头的野望与现实的残酷交织在一起,令她们不知所措。
  
      就连那部分从始至终身藏角落,不肯在罗文面前现身的女子,也都滴出冷汗,唯恐有更可怕的遭遇降临在自己身上!
  
      王霸的残酷恶毒,她们早在被强掳来的那一刻就体验过,但徐有容确实是个有手段的女人,竟在随后的光阴中慢慢消磨掉她们的恐惧,直至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在她们瑟瑟发抖,几乎泪崩的时候,罗文却大手一挥,郎声道:“你们,把衣服穿上。”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文再让秦樱从人群中将那个阿姨的女儿拎出来,就转身走出了【天体庭园】,回到更衣室内,徒留下一群懵逼的女人。
  
      那个阿姨的女儿是个小巧玲珑的女孩,看年龄或许比罗文自己还小,她战战兢兢的跟在【地鼠】后面,双手死死地捂住重点部位,不敢去看罗文。
  
      她在半个月前才被王霸抓来,而今还留有心理阴影,刚才也是躲在人群中不敢乱动。
  
      “去找件衣服套上。”罗文见她呆愣在原地不动,不由提醒道。
  
      她愣了小半晌,待确认自己真的没听错时,才像兔子一样蹦向一边的衣服海。
  
      另一边,秦樱已经开始帮徐有容穿衣服,只是要找合适的尺寸似乎要花上一段功夫。
  
      罗文在椅上坐下,习惯性地摆出了【思考者】的姿势,陷入沉思。
  
      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很大的不同。
  
      秦樱因为感知到血奴契约的联系,而对罗文毫无怀疑。
  
      徐有容肯定也有感知到契约联系,但她仍然不相信罗文就是王霸,于是使用了最危险的试探!
  
      那危险不是倾向于罗文,而是倾向于她自己!
  
      她从始至终没有打断真正下杀手,如若罗文是冒牌的,她不会有任何损失,但如若罗文是真正的王霸,她就会遭到契约反噬,气血逆流!
  
      更严重的,若罗文是真正的王霸,且判断徐有容有背叛之疑,从而行血针穿体之刑……
  
      这种行为模式,无疑是病态的!
  
      也就是说,这徐有容外表看起来正常,但其实也是个神经病?
  
      ——【PS】——
  
      加班,勉强上垒。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