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十一章 人生百态,变态居一
    门廊内,两农妇枯等半小时,其中那位女儿在庭园内的妇人,一直在廊内来回走动,神色在希望与害怕中挣扎,显得焦躁不安,仿佛热锅上的щww..lā
  
      另一位据说女儿在两天前被“王家大少”掳走的农妇,却越发显得失魂落魄。
  
      两人结伴而来,不曾想却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坐下详谈时,也仿佛成了半句话都不搭的陌路人。
  
      一人竟说坊市谣言不可信,王霸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哪是什么恶霸?明明半月前,她亲眼目睹王霸将女儿拖走。
  
      另一人却说那都是虚伪表相,王霸其实人面兽心,指不定把你女儿怎么样了!
  
      两人一激动,便当场对骂了起来,但怒骂十来分钟后,话越来越难听,声音却越来越弱。
  
      或许是因先前与王霸“扭打”时用力太过,而今口干舌燥、身体疲乏,无奈双双罢口,这是她们人生骂绩上的一大污点,日后想起都是一阵唏嘘。
  
      ……
  
      【金小小,十七日前,她从织布坊做完工回家的路上与您偶遇,您惊艳于她纯朴天然的气质,遂命人跟踪到她家里。第二日,您亲自拜访她家门,从她父母手中将她强掳而去。您很享受这种从他人手中夺取珍稀之物的感觉,决定以后要做个有文化有涵养的恶霸,抢人一定要当其父母之面抢,当其所爱之人的面的抢……】
  
      穿上青绿色薄裙的金小小,在服装海内轻轻舞动,裙摆随风而起,长发飘飘而旋,仿佛林中仙子般迷人。
  
      但无人欣赏。
  
      她不时悄悄地从衣服缝隙中窥视罗文,总觉得这个大哥哥和以前不一样,变得……变得愈发的好看了!
  
      ——所以说颜值实在是太重要了!
  
      秦樱扶着徐有容走出换衣间,后者脸色依旧苍白,但神智已经苏醒,而今在秦樱的搀扶下勉强走出,却径直走向罗文。
  
      她二话不说就抱住了罗文,半晌后才激动道:“对不起,姐姐吓到你了!”
  
      罗文这才推开她,正色道:“人一辈子其实很短,拿生命做赌注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徐有容呆愣半晌,突然喜笑颜开,然后一直傻笑到合不拢嘴。
  
      罗文觉得她或许真有问题,不禁叹道:“以后多为自己想想吧……”
  
      哪晓得这句话一出,徐有容的嘴就突然瘪了起来,眼圈渐渐泛红,泪水不住滴落,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小八长大了”、“姐姐好高兴”、“已经不需要姐姐了”……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
  
      于是,当罗文回到门廊时,身后便跟着一个双目通红,仿佛受了莫大委屈的美娘子。
  
      他不久前才建立起的文雅形象,因而瞬间崩塌,变成了真正的衣冠禽兽。
  
      那金小小的母亲甚至对另一个农妇流露出充满歉意的目光,似乎在为自己之前的错误言论而道歉。
  
      罗文不知道这些门门道道,他一心想快速解决这事儿,便轻轻推了一把不知为何愣在原地的金小小。
  
      预想中的母女重逢经典戏码并没有上演,金小小只是扭捏几步后,低头唤了声:“妈。”
  
      那农妇这才跳了起来,凑到金小小身边左看右看,才带着几分不信,疑惑道:“小小?”
  
      感情是这金小小在庭园内学了化妆,把自己拾缀得太漂亮,就连她母亲都没能立刻认出她来!
  
      “小小!”
  
      “妈!”
  
      母女二人各自张开手臂,作拥抱之势,罗文本以为迟来的感情剧终于要上演,却发现两人始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并没有拥抱在一起。
  
      “妈身上不干净,这么精贵的衣服可不能弄脏了!”
  
      “是啊,妈。”
  
      ……
  
      该说不是母女不进一家门吗?
  
      罗文一脑门儿的黑线,干脆转头对另一个农妇说:“阿姨,关于您女儿的事,我很快会帮您解决,您不用担心。”
  
      那农妇一时愣住,她傻乎乎地跟着遭遇相似的通道人来到这里,其实并没有想太多,毕竟奢望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帮你出头实在是不切实际。
  
      尤其是在路上,她渐渐想明白自己的女儿应该不是罗文掳走的,也就更没了留下的道理。
  
      说白了,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才一直跟着,根本没想过,罗文会真的给予她帮助!
  
      但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话语,告诉她那不是在做梦!
  
      一时间,她眼中的罗文突然变得高大上起来!
  
      人的观念就是如此神奇,总因一些不特定的事而轻易改变。
  
      几人一同上了升降台,周围景物随着高度变化而变动,有种梦幻迷离的美。
  
      “有容?”
  
      “爹。”
  
      徐伯看着出现在升降台内的徐有容,不由瞪大眼睛,自己这女儿已经在那个乱七八糟的庭园里呆了整整一年,今儿个怎么就出来了?
  
      随即他看向被徐有容强行挽着手,脸部线条有些僵硬的罗文,突然露出会心的笑意,有种多年夙愿一朝实现的感觉。
  
      “凭什么拿人家的尴尬当有趣?”
  
      罗文黑着脸,说道:“徐伯,查清楚了没有?”
  
      “查清楚了。”徐伯微微低头,变得严肃起来,“是王启福三少爷。”
  
      【王启福,王鼎天的第三子,现今二十三岁,为人低调务实,在军部任文职。】
  
      “说实话,当街掳人这种事,不像是三少爷会做的事。”话落,徐伯稍微抬头瞟了罗文一眼。
  
      那意思几乎在说,除了你之外,王家如此肆无忌惮的人实在少有。
  
      “哦?那就有意思了。”罗文略微盘算,便道,“准备一下,我们去他家门走上一遭。”
  
      【人生之路】的任务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王霸的记忆也逐渐明朗,为了让记忆更丰满,四处走走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他是真的有心帮助这农妇。
  
      事后,【天体庭园】里的一众女子也要适当处理。
  
      本来这档事,只要给每个人附上赔偿金后再安抚一番,多半就能蒙混过去。
  
      但庭园里的女子似乎各有心思,多半不会那么轻易地回家,这都是日后需要考虑的事。
  
      还有那【探明真相】的任务,至今还找到机会询问……
  
      妈,我已经回不去了!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