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七十五章 听说被人跪多了是要折寿的
    法拉利F430,红色敞篷跑车,华丽的身姿仿佛火狐般艳丽,出产自二阶红卡【赤鬼】。
  
      因为没有汽油,而且罗文也不会驾驶,所以他直接拆了四个轮胎,然后用神性齿轮代替,顺便在底盘也贴了一层神性齿轮,使之随时可以转型悬浮车。
  
      来到异界区区二十日,罗文已经从一个深山里出来,只有单剑傍身的苦逼孩子,华丽转身为有房有车有背景的富四代。
  
      而且,还有人求着要把权力与地位让给他,这实在是让人困扰。
  
      所以他在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道具解放得来的【老式放映机】放映了一部无声动画——《猫捉老鼠》!
  
      于是,整个烈炎城的达官显贵围聚一堂,坐在草坪上观看汤姆和杰瑞的生死追逐,然后沉迷……
  
      嗯,沉迷进去了。
  
      “哈哈哈……”
  
      罗文本来想趁机溜走,没想到连自己都陷进去了……
  
      猫和老鼠作为享誉全世界的动画,它的魅力确不可挡,更何况在座的各位除了罗文之外都没接触过这种荧幕式体验,对他们来说这是出生以来的第一次,无比新奇,无比有趣。
  
      虽说如此,他们能这么老实地坐着看,却也是因为罗文之故。
  
      在压抑的笑声中,人与人之间的气氛得以缓和。
  
      动画放映结束时,罗文最终没有逃过去,被李风暴拖着拉着要跪谢。
  
      这就尴尬了,毕竟罗文从没有想过要救他们,也就没有承受感激的心理准备。
  
      但李风暴还是坚持让自己的子女跪成一圈,对他行大礼,这让十六岁的少年内心压力奇大,但懂得接受感恩也是一种品质,罗文无奈伸手,将他们一一拉起,口中说着他很不擅长的社交辞令。
  
      这时候,其他人都主动避嫌,虽然李风暴没有明说,但围观城主一家下跪,那真不是智商正常的人所能做出来的。
  
      行完大礼后,李风暴才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似乎看出了罗文的品性,没有再说什么感恩赠礼之类的话,而是微微沉吟后,低声道:“王贤侄,很抱歉,你不在的这十天,我让人稍微查了一下,发现了一件与你相关的事,不知该不该说?”
  
      “哦?那说吧。”
  
      “好,那我可说了。”李风暴在说话前四处一望,他的子女便自觉离开,还布置了一个结界,隔出一片静谧无人的区域。
  
      这架势顿时让罗文心中一震,难道还真有什么要事?
  
      李风暴这便说了下去:“大约二十天前,你从黑血森林中归来,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不用解释,我知道这是你们王家的秘密。其实烈炎城一直颁布禁令保护黑血森林,也是当年英雄王留下的指令。也多亏有那秘密,还有获得了那秘密的你在,我李家从不至于在我这一代终结,甚至遗臭万年!咳!咳!”
  
      罗文本能地想要去扶住他,但却被他躲开。
  
      李风暴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把你扔到黑血森林的?”
  
      ——这时候,罗文终于意识到,自己完全把【人生之路】的第一环任务给忘在了脑后。
  
      他忙问道:“是谁?”
  
      李风暴眯着眼,神神秘秘地说道:“是英!雄!王!是他为了让你继承黑血森林的秘密而故意把你送了过去!”
  
      “……”罗文抽空看了一眼系统界面,发现没有任何提示,就明白李风暴所言估摸着不是真相。
  
      见罗文面不改色轻轻摇头,李风暴脸色微变,拼命思考,他收集的信息比罗文更全面,虽然之前想当然地把英雄王当做真正幕后,但如今排除这一可能后,剩下的路线就变得更加清晰。
  
      终于,他镇定下来,嘴角不由勾起,说道:“我终于知道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你的母亲林熙凤!她与王鼎天勾结……”
  
      砰!
  
      他被罗文拍倒在地。
  
      “也不对吗?”李风暴浑不在意地爬起身来,继续推理,“排除他们两个,剩下的可能……难道是?这不可能!”
  
      “不可能就不要说了。”罗文摆摆手,对这一城之主彻底失望。
  
      李风暴连忙呼唤道:“贤侄,请听我一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确信不是他们两人,但若不是他们,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你爹,王奇!要想验证我的推理,只需掘出王奇的棺木,看看他人是否还在里面即可!”
  
      罗文当然没有蠢到直接去挖棺材求证,他找来徐伯,让他安排一个会视线穿透之类术法的人去查看,自己则在庭园这边继续应付下一批人。
  
      “大伯,有何指教?”看王鼎天半天开不了口,罗文就主动问道。
  
      王鼎天深吸一口气,换上公式化的笑脸:“贤侄,大伯觉得,我们不如赶紧找个日子把家主之位定下?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啊!”
  
      “好,你去定吧,不用叫我。”
  
      “……”
  
      “你不是想当家主吗?赶紧去办了。如果觉得麻烦,就随便找个人顶上一顶,王家又不缺人才。”
  
      “不,我是说……”
  
      “好了,就这么定了。下一个是谁?”
  
      罗文大手一挥,要把他赶走。
  
      王鼎天转头面对那群一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的王家人,还有那居于正中的王阁老,顿时欲哭无泪。
  
      林立走出来,拍了拍王鼎天的肩膀:“王兄,你先去组织下语言,接下来轮到小弟我了。”
  
      然后他看向罗文,一脸和善:“我说那个,女婿?”
  
      堂堂空骑兵军团长,说起话来都不利索了。
  
      林立的内心是真郁闷,他本来已经想通,要让女儿去追求自由的恋爱,但哪想到女儿一脸死不回头的表情,愣是跟着那徐有容回去庭园做什么婚前特训?
  
      辣他奶奶的,八字都没一撇好嘛?
  
      愁云浮上眉头,罗文叹道:“有话直说。”
  
      林立浅笑:“其实,我想问问,你和我女儿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吧?”
  
      罗文闭着眼睛瞎说道:“放心,没有。”
  
      林立顿时松了口气,试探道:“那,能帮我劝劝她,先回家?”
  
      “我尽力。”罗文点头,“下一个。”
  
      ……
  
      应付了一堆各色各样的父母后,终于到了苦等许久的李大姚,但他身后的树人先知却猛地跨前一步,抢先跑到罗文面前,高呼道:“英雄!你一定要救……”
  
      “少主!”徐伯匆匆跑来,低声道,“有结果了。棺材里没人,但有封书信。”
  
      树人先知被横插一杠,顿时呆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