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七十九章 炫命!
    剑气满堂,剑意如潮,似狂风暴雨凶猛袭来!
  
      突然,一位瘦小的老人从那群剑王之中走出,他只走出一步,半句不言,但那股澎湃如海的剑意已然汹涌而出,竟将满堂剑气压下,使整个空间化为他一人的主战场!
  
      “屠老!”严苏脸色一变,在那屠老的剑意倾向罗文之前出声阻止,“您年纪这么大了,可不能冲动啊!要是扭到腰可怎么办?”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那屠老听闻此言,当场气得吹胡子瞪眼,澎湃剑意更是如怒涛般跌浪翻滚起来,竟压得他身边的一些个剑王慌忙收摄剑意,不敢与之抗争。
  
      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剑塔之内对塔主夫人动手啊!
  
      于是这口气,只能憋着。
  
      可怜罗文刚生出一丝怒意,就被严苏导演的这一幕憋得内府隐隐作痛,差点笑出声来。
  
      还好有【高傲之面】打掩护,他浑身气质毫无破绽,依旧高傲冷酷。
  
      严苏转过身,白了他一眼,然后款款走向门内,那些剑气剑意仿佛生怕伤到她一般,匆匆忙忙避开,有得干脆收敛,不再用气。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罗文虽然没有读心术,但却能读懂严苏眼中的意思,她是在埋怨他不加任何掩饰,就把阿鲁带上了剑塔。
  
      可有什么好掩饰的呢?
  
      罗文摸了摸阿鲁的头,感受到它渐渐镇定下来后,突然发觉自己还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于是他单手一翻,当场从【新手包袱】中取出一枚勾玉来。
  
      这勾玉黑如浓墨,却有庚金光泽,浑身散发出一种邪恶污秽的气息,但经罗文右手一摸,那股污秽气息就遭净化,若要再行生出,又需数日光阴。
  
      随后,他又取出一条血红色的细长链条,从勾玉中穿插而过,再将其戴在了阿鲁的颈项上。
  
      勾玉贴身的瞬间,周遭残留的压迫力顿时被一股更加凶猛的气息刷掉!
  
      ——那是鬼王的气息。
  
      “鬼王勾玉!到底哪来的小儿,竟有这等邪物?!”
  
      屠老身后,一名脸上涂满油彩的老婆婆猛地站出,死死盯着阿鲁颈上的勾玉,那目光之底却映着贪婪。
  
      这【鬼王勾玉】虽被喻为邪物,但对持有者本人来说却可谓神物!
  
      它不但能固守魂魄,防御邪祟攻击,而且还有每日充能,抵御九次致命攻击!
  
      这几乎等于每天都多了九条命!
  
      与如此神效相比,它需要鬼气来充能的弊端和鬼气蚀体的缺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单论品级,它是能与不死鸟之羽并列的九星!
  
      盯着那【鬼王勾玉】看时,那老婆婆突然眼角一抽,她似终于注意到串连【鬼王勾玉】的那根血色链条,连嘴角都抽搐起来。
  
      那是【血魂丝链】,是噬魂血鬼的一丝命线所化,它不但能抵御魂魄攻击,而且还能在需要时代替心脏的功能,成为人体第二个供血器官!
  
      ——缺点是使用过后需要长时间的血液浸润。
  
      相比于【血魂丝链】那能代替心脏的恐怖功能,这一点缺点几乎可以无视。
  
      它的评价是七星!
  
      虽不如【鬼王勾玉】,但也可说是一件保命神器!
  
      “呜啊,那是——!”
  
      那老婆婆在惊愕之中抬头想看清罗文到底是谁,却又在不经意见注意到阿鲁帽子上的那根火鸟羽毛。
  
      这根不死鸟的尾翎在普通状态下其实和火鸡的羽毛没什么不同,因而一直不曾引起注意。
  
      但这一刻,在两件保命神器的刺激下,那老婆婆心理有了准备,因此再看【不死鸟之羽】时,抱持的心态便有了不同,这才被她看出来那么一丝蹊跷。
  
      “火系仙禽的生命之羽?该不会是那三足金乌的……”
  
      她双腿一软,几乎拜服于阿鲁浑身上下的保命神器之下。
  
      罗文向她淡淡地瞥了一眼,那道仿佛亿万富翁在看一个乞丐的嘲弄目光,更是让她深受打击,浑身抽搐,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其余众人的见识虽不如这老婆婆,但观她神态,听她言语,却不难领悟其中重点。
  
      一只低贱得连兽人都算不上的兔头人身上,竟然佩戴着三件价值连城的保命神器!
  
      而且那三足金乌的羽毛……
  
      “这该不会真的是那王家少主的兔子?”
  
      他们一开始盯着阿鲁看,就是因为这整座烈炎城中就只有王家少主王霸养着那么一只兔头人,而且还奇葩地让它上学学习语言文字!
  
      而王霸的英雄事迹,在他们这群人中已不是秘密,他们都知道连救城池两次的那位大能,就是王霸!
  
      因而他们对王霸敬畏,对王霸的兔子好奇,既想知道这兔子身上有什么值得王霸培养的秘密,又想从这兔子身上探寻王霸的去向。
  
      但当他们怀疑这兔子的来历时,却丝毫没有想到他们要找的英雄就在这兔子的身边。
  
      ——这实在是因为【三阴鬼面】太过霸道,让人根本无法看破罗文真身。
  
      当然,如若有个对罗文万分熟悉的人在,或许能从身高体型等特点锁定他的身份,但可惜现场并没有这样的人。
  
      他们之中贪性较大的人,甚至开始考虑在剑冢中偷摸做掉罗文,然后夺走阿鲁身上几件保命神器的可能性。
  
      但真正懂行如那老婆婆之人,却在连见两件鬼器后,就将自己的贪婪完全隐藏起来。
  
      因为那两件鬼器实在太过稀有,绝不是灭杀了一两只鬼王就能获得的!
  
      传说,那【鬼王勾玉】是【九阴鬼王】在痛悟自身罪恶后,再忍受九九八十一天业火炙烤,最终在其脑颅中诞生的髓珠!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而那【血魂丝链】的传说也一样荒唐,竟是要【噬魂血鬼】亲自抽出自己的命线后,再炼化而成!
  
      这简直荒谬!
  
      魔鬼是恶念的聚集体,恶念是它们的生命之源,若让它们舍弃恶念,就等于是要了它们的命!
  
      而它们一死,就根本没有机会获得【鬼王勾玉】和【血魂丝链】。
  
      这是绝对矛盾的,因而传说一直是传说,直到【灵魂决斗】的出现才使传说有了一丝化为现实的可能性。
  
      但【血魂丝链】有人获得过,【鬼王勾玉】却从未出世。
  
      这时,有了两件能够抵御神魂攻击的保命神器在身后,阿鲁终于不再被那些带着犀利剑意的目光所慑,当下哆嗦着站好身子,勇敢地直视人群。
  
      它紧咬金牙,按住右臂的【嗜血之爪】,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要说的话:“主人,阿鲁不怕!”
  
      ——【PS】——
  
      感谢【只妄生】打赏的10000起点币,感谢【宫丶倾她倾心】打赏的1888起点币,感谢【酒旗】打赏的2000起点币,感谢【法生三舞】、【亦梦流年】、【晶丝楠】、【妖邪蛰伏】等等等等等等等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收藏和推荐票!继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