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八十三章 王权之下,尸骨堆积
    金针婆婆成名在大约一百五十年前。
  
      那时候,她风华正茂,如花似玉,走在大街上也是个能引人回头行注目礼的美娇娘,虽然她通常都会一针飙出,血溅双目,使自己的恶毒名号越传越远。
  
      所以她最后成了剩女,直到现在人老珠黄也没人敢要。
  
      闲话不提,金针婆婆虽然性子恶毒,但那一手独有的针芒剑气却当真名不虚传,尤其是与剑意融合之后,更是具备了高强度的破甲效果,穿金破石视若等闲!
  
      那些个离她近一些的人,当场就被刺成了马蜂窝。
  
      稍远一些的,有人举剑来挡,但剑被刺穿;有人拿盾来挡,连盾也被破开;有人想要逃走,却快不过如闪电般的针芒。
  
      顷刻之间,这石林之内就只剩下区区数人——几个三阶强者,以及罗文和躲在罗文身后的两人。
  
      这两个与罗文有过交流的剑客也是反应极快,他们本是一个向上跑,一个向下逃,但刚逃出一步,却突然警醒,又见前方一柄长剑轮舞,滴水不漏,任凭金芒无数,也破之不开!
  
      甚至部分金芒被反弹而回,将那几个与金针婆婆等三阶强者为伍的二阶剑王统统刺死。
  
      直到金芒消失,罗文才缓缓收剑而立,一股睥睨天下的气质油然而生。
  
      下一秒,那金针婆婆半声不吭,扭身就跑!
  
      这些遮挡视线之人一死,她才看清了罗文的脸,内心恐怖简直无法形容。
  
      在极度恐惧之下,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出于本能地逃窜而出。
  
      然后,浑身破绽、毫无防备的她,就被一剑穿胸——死于胆小。
  
      人的名树的影,罗文现在的硬属性其实还不如她,但却能吓破她的胆!
  
      同样,看见金针婆婆被吓成这样的几位三阶强者,也都各自暗骂一声,拼了命地向外逃。
  
      他们只当碰到了点燃火种、返老还童的老怪物,内心已无一丝战意。
  
      转眼之后,这石林之中,就只剩下三个还站着的人。
  
      罗文缓缓转身,以傲慢的目光看向那两位与他说过话的剑客,在将他们吓跑之前,对那个中年剑客问道:“大叔,他们要开的到底是……”
  
      他的问题没有问完,就已经获得了答案。
  
      却见满地尸体上有灵魂之光浮出,流淌而出的血也在某种力量的引导下浮空而起,缓缓飞向那神剑石柱!
  
      人血开光,人魂祭剑!
  
      “王权之下,尸骨堆积,血染尘土,魂归苍天!”
  
      神剑石柱上陡然浮现出一列金红色的大字,血光从那字印中攒射而出,再向外扩散,猛然爆发,使石柱崩裂,岩层破碎!
  
      高达八、九米的石柱,只剩下三米石台,一柄蓝柄金萼的长剑稳稳地插在石台之中,纹丝不动。
  
      罗文轻轻一跃,落在石台之上,见台上有字刻录:“拔出剑者,生而为王!”
  
      “原来,是一柄王权之剑。”
  
      罗文轻叹一声,转身欲走,但他刚走出两步,却又觉可惜。
  
      他不欲为王,胸中【剑心】也无动静,想来这柄【石中剑】并不是最适合他的剑,但这却是进入剑冢后遇到的第一柄神剑,若不拿走,总觉得心底痒痒……
  
      这就和小孩子看到橱柜里的玩具,明明没那么喜欢,却控制不住要拿出来把玩一样。
  
      所以他转身走了回去,随手伸向剑柄,准备先试一试,若拔不出,就走。
  
      然后他就拔了出来,轻松无比,没费一丝多余的力气。
  
      ……
  
      “这是真剑吗?”
  
      望着手中这柄毫不费力就拔了出来的王权之剑,罗文不禁怀疑它是否被人调包了。
  
      “罢了。”
  
      随手将【石中剑】扔进了【新手包袱】,罗文召来神性齿轮,脚踏其上,瞬时飞出。
  
      眼见他的背影消失在空中,侥幸逃生的两位剑客互相看了看,突然扑向两边的尸体,默契之极。
  
      他们平时从不做这种有损格调的事,但周围可都是剑王的尸体,甚至还要一名三阶强者!
  
      捡尸,虽然肮脏,却不失为一个发财致富的捷径。
  
      然而正当他们发财致富之际,成百上千的剑齿沙虫被血的气味吸引而来,已将他们悄然包围。
  
      两名剑客——死于贪婪。
  
      ……
  
      有了此次经历后,罗文的行事作风变得谨慎起来,他不再随便与人打招呼,也不再随意往人多的地方钻。
  
      这剑冢之中有九洲各地而来的强者,谁知道这些强者中是否有喜欢自爆的神经病?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当他从一处山巅捡到一柄剑刃上刻有“玄铁”二字的重剑后,感受到【远古奴隶契约】的钥匙有了动静!
  
      “是阿鲁!”他微感兴奋,加速飞行,终于在一堆尸骨之间看到了满身鲜血的阿鲁。
  
      “是谁伤了你?”无视满地尸骨,他对着阿鲁皱眉问道。
  
      “主人!”阿鲁低着头,有些害怕地答道,“没有人伤到阿鲁,阿鲁身上的血都是他们的,他们想要抢走主人赐予阿鲁的宝物,阿鲁不让,就打了起来……阿鲁不是故意要杀人的!他们很厉害,阿鲁打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就用了全力,他们就都死了……”
  
      它害怕的不是杀人,而是罗文的责怪。
  
      罗文却甚感欣慰,他想笑,却发现嘴角拉扯不动,干脆扒掉了【三阴鬼面】,对着阿鲁笑了起来。
  
      “很好!你没有做错,我不会怪你。”
  
      已经恢复本体的兔头人顿时露出安心的笑容,长时间厮杀积累下来的疲倦一股脑儿涌了上来。
  
      它闭上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不久后便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罗文无奈一笑,挥剑横扫,将那些尸骨统统扫走,然后从【新手包袱】中取出清水和毛巾,一点一点地将阿鲁身上血垢擦拭干净。
  
      阿鲁的皮毛很顺,很有光泽,已经不再是初见时那灰不拉几的模样。
  
      罗文取出新的神性齿轮,拼接成两、三米长宽的飞毯,然后抱着阿鲁坐了上去,随即向下一个目的出发。
  
      也是真巧,他感受到了【剑心】的指引。
  
      ——【PS】——
  
      熬夜码字,明早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