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八十八章 我的大宝剑 真
    神物有德者居之?
  
      尹健很久很久以前就不会相信这种唬弄人的话了,他更愿意相信另外一句话——神物有缘者居之!
  
      缘?何谓缘?
  
      宿命!缘分!命运!
  
      这种神棍经常挂在口头的言论确实很适合他,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屡屡与神物擦肩而过,就是因为信仰的是光明神,而不是命运女神。
  
      这不是对光明神不敬,他认为能够清楚地认识并区分自家神明所具备的神职,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
  
      他信仰光明神,并在信仰光明的途中寻得了自我,他认为这就是他的道。
  
      但这并不妨碍他羡慕有命运加护的人……
  
      “辣他奶奶的,那小子竟然真的从废墟里捡到了一柄神剑!”
  
      “我顶你个肺,老子之前进去的时候,怎么什么都没发现?”
  
      “这不应该啊!我的寻宝探测仪怎么失灵了?”
  
      “麻蛋,我的○珠雷达!”
  
      显然,跟他一样羡慕的人大大有之。
  
      这批正欲冲进【光之护封壁】中群殴剑魔的强者,就这样停在了缺口之前,将里面那头正愤怒挣扎的剑魔遗忘在了脑后。
  
      实在是罗文随手拔出的那柄剑太过吓人!
  
      从他拔剑而起的那一刻起,苍穹之上便有山川河流在演化。
  
      新枝抽芽,小兽饮水,人类摇船摆渡,鱼儿水中漫游。
  
      那山川河流急速演化,无一处是假,无一处不真!
  
      “那是王权之剑【山河社稷】啊!”
  
      一位黄袍加身,隐隐有皇族贵气的浓眉男子情不自禁地踏前一步,看他时而挣扎,时而克制的模样,显然是想冲出去抢夺,却又有所顾忌。
  
      但下一秒,他终于忍不住冲了出去,因为他看到极受刺激的一幕。
  
      “不,不是这柄。”
  
      罗文将【山河社稷】随手搁置在一旁,又从探手之处拔出了第二柄剑。
  
      这柄剑少了一分气势,却多了一分优雅。
  
      长剑划过之时,幻影重重,如诗如画。
  
      罗文随手挽了个剑花,那剑刃突然消失不见,只剩下精致优美的剑柄,但前方那面断壁之上,却又照映出剑刃的影子,正如孔雀开屏般缓缓展开,美如梦幻。
  
      “神剑【承影】!”
  
      一女子按捺不住,向前走了一步,但她最终没有像那男子般冲出去,而是及时扼住了自己的步伐。
  
      即便罗文又在低喃中将【承影】扔在了一旁。
  
      “也不是这柄。”
  
      他探出手,继续拔剑。
  
      也在这时,那浓眉男子冲到近前,把腰一弯,就向【山河社稷】抓去!
  
      罗文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阻止,而是继续拔剑。
  
      这第三柄剑一出,一股凶煞之气就喷薄而出,凭空响起恶鬼嚎哭,周围浮现死亡阴影。
  
      “嗡——”
  
      那【山河社稷】陡然发出一声嗡鸣声,一股浩然之气冲将而起,势要镇压那凶煞之气!
  
      “喝啊!”
  
      身边,一直想要将【山河社稷】抓起来,却怎么也提不动的浓眉男子,突然被【山河社稷】带得飞天而起!
  
      他虽然焦躁,却不慌乱,剑气扬起,剑意加身,当下发动全力,要将【山河社稷】拿下!
  
      但他这一点力,如何能撼动山川河流之力?
  
      下一瞬间,他就被【山河社稷】带得俯冲而下,直取那第三柄剑——【戮仙】!
  
      罗文见【山河社稷】飞来,眉目一簇,随手一挥。
  
      “叮——”
  
      在所有人心疼到爆炸的目光中,他手中弑神之剑【戮仙】轻易斩断了王权之剑【山河社稷】!
  
      【山河社稷】断成两节,跌落在地,像是跌碎了众人的心。
  
      “不!我的【山河社稷】!我皇甫家失传千年的王权之剑啊!”
  
      浓眉男子跪地哀嚎,拼命用力想要拾起那断剑,但他却连断掉的那截剑刃都抬不动。
  
      两剑相交,若品质相若,则持剑强者为胜!
  
      “王权之剑,非天生王者不可动。”罗文走了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剑刃与剑柄,叹息道,“虽然我个人并不相信这宿命论就是了。你复姓皇甫?这王权之剑叫山河社稷?”
  
      皇甫见状,虽气恼罗文将剑斩断,却也晓得这不是他的过错,反而自己这一方有夺剑之嫌,并不在理。
  
      罗文见他不出声,便当他默认,接着说道:“我现在有两个主意。其一,我把它彻底敲碎,让你带回去。其二,你把它留在我这里,十天半个月后,它多半会自动接上,但就算接上了,你也带不走。你要如何选择?”
  
      “这……”皇甫一时怔住,半晌不言。
  
      罗文微微摇头:“半小时之内做出决定,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
  
      然后他转身回到那废墟之处,将【山河社稷】放在原处,又将【戮仙剑】横放在另一边,再继续将手伸向废墟!
  
      那边厢观摩了许久却看不出个所以然的强者们,顿时瞪大眼睛盯着他的手看,想要看明白他到底是从哪里拔出的剑!
  
      然后他们就看到罗文伸手抓住了一块板砖……
  
      那么一块平平无奇,堆砌成堡垒的板砖,就在他手中急速变幻,化为第四柄长剑!
  
      “这也行?”
  
      看着那第四柄一经拔出,就让周围气温下降到冰点的【霜之哀伤】,一股不可理喻的荒唐气氛弥漫开来。
  
      “该不会,那些砖块都是神剑所化?”
  
      一人灵机一动,异想天开,飞跑上去抓住一块板砖,然后用力一捏,满手砖渣流泻而出。
  
      “噗嗤!”
  
      李大姚实在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来,顿时让那人尴尬得下不了台,他万分不甘,再度看向罗文,却见这一次,罗文抓住了一根灯柱,然后那灯柱眨眼变化,变成了一柄纯金剑萼、柄上有钻石镶嵌的光之长剑!
  
      湖中剑——【胜利与誓约】!
  
      终于,连李大姚都笑不动了……
  
      凭什么?
  
      凭什么一块板砖能化为【霜之哀伤】?
  
      凭什么一根灯柱能变成【胜利与誓约】?
  
      凭什么……
  
      罗文将手伸入一个钢制花瓶,从中抽出了第六柄剑……
  
      这柄剑没有通常概念上的剑刃,它的头部并非尖锐状,剑身呈圆台状并分为三面剑刃,剑刃逆向以剑柄为轴旋转一周,呈伞状。
  
      ——斩裂世界之剑【天地乖离开辟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