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九十二章 我自观想大自在
    琢磨片刻后,罗文与石英分道扬镳,放她去寻雷属神剑,而自己则寻了一僻静之地坐下,并令阿鲁看守。
  
      然后,他直接开始修习《观想剑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句取自《金刚经》结尾的佛家经文,却也是《观想剑法》的总纲第一句话。
  
      在《金刚经》中,该句意指:“对于世间的一切事物,都要以如同梦幻和闪电一样虚幻和短暂来看待。一切尽是空幻,一切生灭无常。”
  
      但在《观想剑法》之中,这句话却应当如此理解:“这世间的一切有迹可循的剑法,都如梦幻般虚妄且华而不实,即便有昙花一现者,也不过是如晨露闪电般短暂。”
  
      这是一种不重形式的剑法,开篇就点明提要,贯彻的却是“无招胜有招”的理念——既无迹可寻,就无破剑之法!
  
      罗文继续往下细看。
  
      所谓《观想剑法》,重在“观想”二字。
  
      “观”就是看,就是读;“想”就是思考,就是预测!
  
      简单来说,这是一门教人如何在出招之前就在脑中通过“观想”构建出敌我双方的模型,然后通过观察模型的自然演变来模拟出后续可能,达到料敌先机的效果,具有“预知未来”性质的非主流剑法。
  
      这其实和术士在施法之前要在脑中构建“法术模型”是同一个性质,因此修习《观想剑法》的前提是要有足够强大到能成为术士的精神力和绝强的剑术天赋。
  
      这根本就是鸡肋啊!
  
      在游戏中,《观想剑法》没那么多要求,它的技能效果也很直观,就是大幅度提高出手速度!
  
      但这里并不是游戏,而是现实!
  
      像这种对习练者的天赋要求如此苛刻的剑法,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像罗文这样看一遍就学会的啊!
  
      闭眼观察着识海中自然舞动长剑的人物模型,罗文紧接着伸手摸向摆放在膝盖上的新手剑。
  
      手指触及剑刃的刹那,【剑心】不由颤动,毕竟在这柄仅仅二星的长剑之中,却储藏着大量的神剑剑意!
  
      何谓神剑?
  
      超越九星,历经雷劫洗礼而不朽的绝世之剑,就是真正的神剑!
  
      虽然那些神剑都是投影,虽然这些剑意都是能量模拟而出,但却与真实剑意难分真假,用来“观想”再好不过!
  
      ——这世上没有真正鸡肋的剑法,只有不会使用剑法的剑客。
  
      “万事由简到难,就先从【承影】开始!”
  
      催动剑心,引导【承影】剑意进入识海,依附在那持剑模型之上。
  
      罗文仔细观察,见模型一手持剑,一手并指在剑刃之上擦拭而过——这是在为长剑开光。
  
      指尖破裂,当然不可能有血,但剑意流转,通过指尖钻入模型体内,使剑与人物的模型都附上剑意!
  
      在稍许静止之后,那人物模型忽然拎起长剑,直接舞动起来。
  
      剑舞越快,剑意越盛,它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但周围却留下了它的影子,依然在飞舞!
  
      “完美!”
  
      罗文心中兴奋,脱口而出,顿使心境动荡,模型破碎,那【承影】剑意也在模型破碎时突然溃散,消失不见。
  
      但他却不觉可惜,只因他已经将那模型展示的一整套剑法毫无遗漏地记了下来!
  
      “就直接命名为【承影剑法】吧!”
  
      剑法虽不及剑意,但却能通过习练剑法来领悟剑意!
  
      这是罗文粗略翻看过《观想剑法》之后就有的构想,以剑意渲染模型,再从模型身上观摩剑意!
  
      没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那模型不但能将虚无缥破的剑意展现出来,而且还就此化出了一整套剑法!
  
      但当他再看向新手剑时,却不由皱眉。
  
      储存在新手剑中的剑意,与上次相比,已有不同的削弱,显然其中的能量正在流失,随着能量流失殆尽,不等走出剑冢,这些剑意都会消失。
  
      这可不妙!
  
      但罗文忽然灵机一动,再度观想时,就在识海中一次构建出大量持剑模型,然后把手一抹,将新手剑内的全部剑意一股脑儿引出,分别附在持剑模型之上。
  
      下一刻,他的识海之中就有近百个持剑模型跳起了广场舞!
  
      ……
  
      扩大到长宽各十米的巨型齿轮飞毯上,一米出头的兔头人轻松自如地拿着那比它身高还长的【石中剑】,正屈膝跨步,一板一眼地挥舞着这柄王权之剑!
  
      那皇甫生辰怎么也拿不起的王权之剑,却被阿鲁轻松拿起,若他看见,也不知会否泪流满面。
  
      但阿鲁,毕竟是兔头人之王!
  
      而此刻,阿鲁的背上还斜挂着一柄异常沉重的【玄铁剑】!
  
      这柄还未跨过天堑的九星重剑,正好用来给它做负重练习。
  
      就算在这剑冢之中,它也一刻没有忘记锻炼!
  
      罗文在不久前教了它一套剑法之后,它更是夜以继日,在这齿轮飞毯上苦练了整整五天!
  
      奈何它资质实在不好,这五天时间只够学会舞剑,却连剑法的雏形都没有掌握。
  
      不过勤能补拙,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五天前,罗文飞遍了整个剑冢,仍然没有找到【剑之泪】的线索,于是他决定另辟蹊径,改为传授阿鲁剑法。
  
      也是当时,他手中正好有一套剑法感觉颇为适合它。
  
      其来源,也不是别的什么剑,就是那柄寄托了皇甫生辰执念的【山河社稷】!
  
      是的,他把【山河社稷】砸碎,取了其中剑意。
  
      只是【山河社稷】演化的这一整套剑法实在太过繁复绵长,所以他只从中摘取了一小部分授予阿鲁。
  
      【山河社稷】内藏山川河流,更有演化万物生机之能,罗文为了从中摘出合适的部分,也是煞费苦心。
  
      他最终摘取的一部分剑法,来源于【山河社稷】中的一只低头饮水的小兔子,练成之后到底能领悟些什么剑意……
  
      他心中有些预测,却也不能肯定。
  
      不过无论如何,对它肯定有好处,而且掌握一套剑法,熟练使用长剑,都能使它更了解剑道,对学会【养命术】和【化剑术】都有帮助。
  
      ……
  
      数小时后,天边一道彩光落下,震慑天地,化而为门,却是一道与罗文记忆之中完全一致的巨大传送门!
  
      他没有丝毫迟疑,驱使齿轮飞毯疾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