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九十六章 血灯镇
    从烈炎城一路往西,走出荒漠,飞跃冰火山脉,穿过积雪平原,就是南部城邦联盟。
  
      以南部城邦联盟为中心,再往西南方向走,穿过青青草原,就是无垠之森。
  
      树人先知特夸亚留下的信息种子里就有简略的路线说明,罗文再让人根据说明绘录下来,就有了手中的这份地图。
  
      在地图的指引下,四人一兔一魔乘坐齿轮飞毯跨越冰火山脉,终于在八日后穿过积雪平原,踏入了南部城邦联盟的领土。
  
      这八日来,罗文无一日不在脑中模拟剑术,那《观想剑法》应用恰当时确实神奇,若只求领悟剑意而不求剑法熟稔,只在脑内模拟要比实际练剑快上许多倍。
  
      罗文手中掌握近百套剑法,这些剑法没有经过实践验证,不能保证临战时能否真正发挥作用……
  
      事实上,以他的经验而断,其中大部分都是些华而不实的剑法!
  
      就如那【承影剑法】,用来领悟剑意大有可为,但若真正施展起来,不过是一套观赏性远大于实用性的绝美剑舞!
  
      因此,用这些剑法来领悟剑意才是正道!
  
      剑意,确实深奥,罗文耗时八日全力观想,甚至因精神的过度集中而在虚空中投影出剑影来,但依然只琢磨出一丝【承影剑意】,另一门更复杂、更深奥的剑意却迟迟不能领悟。
  
      这大概,也与他从没有接触过空间移动类术法的原因有关。
  
      因为没有直观认识,所以领悟起来纯靠脑补,就算有持剑模型时刻模拟练习,也难度太大!
  
      不过,若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百遍,千遍万遍下来,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领悟!
  
      ——如果这几个烦人的拖油瓶不一直缠着他看皮影戏的话!
  
      ……
  
      长时间相处下来,罗文终于发现自己的脾气实在太好,以至于拉格纳罗斯都敢抱着他的腿要看皮影戏,连谢小妖和白冰都不再那么惧怕他……
  
      尤其是在几天前,谢小妖半夜钻入他的帐篷,低声下气地向他要走了那张【契约卷轴】,然后用她荒谬的童话系魔法【阿拉丁的神灯】,将原本只能用于宠物身上的【契约卷轴】许愿成了【奴隶契约】的卷轴,一切就开始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
  
      人心堪比剑意,罗文想不通,为何她会主动要求签下【奴隶契约】?
  
      难道仅仅是为了一时的自由?
  
      确实,签订奴隶契约后,罗文就不再刻意束缚她的行动范围,这两天更是摘除了她的【封禁之环】,但那也只是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用一生的自由来换取这种程度的自由,就真的好吗?
  
      罗文不懂,但谢小妖显然有她自己的考量,她自从成为奴隶后,反而少了拘束,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但却意外地没了刚见面时那种放荡的感觉。
  
      她是亡国公主,曾亲眼目睹父母兄长的头颅在处刑台上被斩落!
  
      她一度对这个世界失去留恋,人生的道路上也早已没了指向标,但她现在却有了新的寄托,整个人都有了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似乎正是因为有人在她的脖颈上套了枷锁?
  
      这个世界的人信仰神明,何尝不是为了在自己的脖子上套上名为“信仰”的枷锁?
  
      当她发现自己很有可能再也逃不出罗文的掌心后,就干脆反其道而行之,这却也是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果决。
  
      自然,这也是在她观察过罗文对秦樱的态度后才做出的决定。
  
      ……
  
      走出积雪平原后,天空就浮上了一层灰白,紧接着下起了绵绵细雨。
  
      罗文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前勉强上垒,找到了南部城邦联盟的边缘小镇——奈何镇。
  
      奈何镇外挖有两米宽的沟渠,沟渠上有座小桥,桥前立有石碑,碑上刻有字:
  
      “奈何桥上叹奈何,滴血灯前定生死。”
  
      没有平仄押韵,却偏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罗文拉了拉雨衣的帽檐,领头向桥上走去。
  
      桥不太稳,步履摇晃,但总长才三、四米的桥,几步就可跨过。
  
      镇门大开,挂着两个灯笼,见没人看守,罗文就径直往里走。
  
      这座尚且不知名字的小镇,从建筑风格看上,偏向中国江浙一带的古镇,但其中仍有一些欧式风格的建筑,混搭起来,却并不觉突兀。
  
      “人呢?”
  
      整座小镇安静得可怕,只是细雨声在滴滴答答的响着,周围房屋内的门窗也都关着,没有灯光。
  
      罗文微感不适,稍微思索片刻后,就从【新手包袱】中取出【搜鬼之仪】,然后输入魔力。
  
      【搜鬼之仪】上的指针一阵乱跳,一股庞大的魔力波动顿时辐射而出,刹那间扫过整座小镇,并且一路扩散,将周围百八十里的地界全部扫过!
  
      “啪嚓!”
  
      惊动不知多少人鬼后,【搜鬼之仪】裂成了两半。
  
      “噗!”
  
      “砰!”
  
      偷笑的拉格纳罗斯被罗文拍倒在地。
  
      “好歹也是个任务奖励的道具,没想到就这么没了。”
  
      罗文摇摇头,便想将碎裂的【搜鬼之仪】随手扔了。
  
      “能、能给我吗?”白冰难得地发出声音,“我可以尝试着修一下。”
  
      “也罢。”罗文递出【搜鬼之仪】,“就拆了看看里面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吧。”
  
      “你!”白冰一阵气恼,她明显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炼金术师的尊严遭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小冰。”谢小妖拉了拉她的衣角,嘴角却带着矜持的笑。
  
      这是因为她深知罗文不可能因此生气,所以才能保持微笑。
  
      白冰鼓着腮帮子挪到谢小妖身后,她实际年龄其实要比谢小妖大,但在两人相处中却一直扮演着年下的角色。
  
      不过,若以智商高低来分,这就理所当然了。
  
      谢小妖放开拘束后,在短短几天内就基本摸清了罗文的性子。
  
      罗文的性子其实也好猜,他就是个吃软不吃硬,但在原则问题上从不妥协的人。
  
      所以谢小妖这些天都在向秦蓉讨教厨艺,准备多来几手软的来讨好罗文这个主人。
  
      ——她的行动能力可谓可怕,因为知道罗文不太喜欢浪荡的女人,她最近一言一笑都带着矜持,仿佛回到了还是公主的时代。
  
      闲话莫谈,罗文弄碎了【搜鬼之仪】后,干脆驱使齿轮浮上天空,然后从高处往下,将整个小镇的布局彻底纳入眼中。
  
      “镇中央有光,多人聚集,我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