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九十八章 愚昧
    拉格纳罗斯很有分寸,为了不让飞溅的岩浆直接把人烧死,它没有立刻化身五、六米高的【熔岩巨魔】,而仅仅是膨胀到两米五的程度,但这已经足以让它看起来如同【火焰巨人】一般。
  
      “愚昧的人类啊!咳咳……”
  
      千万年来养成的习惯根深蒂固,拉格纳罗斯一出口就后悔不已,它尴尬地停顿了一瞬,待发现罗文并没有反应后,才继续看向那群已经惊慌失措的小镇居民。
  
      镇民们很恐惧,但出乎意料,竟然没有一个人逃跑!
  
      那孩子的母亲趁机挣脱束缚,冲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孩子。
  
      那些觉得厄运还未落到自己身上而冷漠旁观的人们,此刻都满脸恐惧,他们或是蜷缩抱团,或是跪地膜拜,但也有不少人脑袋被锅盖砸了,竟然指着那孩子的母亲破口大骂。
  
      “全都是你的错,都怪你这贱妇不守规矩,这才引神明大人发怒,派来使者要惩罚我们!”
  
      “你这死贱人,亏我还把你当闺蜜,你竟然要如此害我!”
  
      “早知今日,早该把你的贱种扔进沟渠活活淹死……”
  
      “完了完了,咱们的镇子要完了,神明的愤怒会燃尽这天空,把我们全部都烧死!”
  
      拉格纳罗斯滑稽一笑,人类,不管是什么时代,都有这样的愚昧之徒!
  
      但正是如此,恶魔才会越来越喜欢这纷纷扰扰的人间,因为越是愚昧的人,越容易欺骗,越容易成为恶魔的饵食!
  
      拉格纳罗斯一步一个脚印,留下一道道火焰余烬,在恐惧注视之下登上了广场中央的石台。
  
      刚才那老人就是在这石台上驱使铜灯,但拉格纳罗斯一脚踩上去,就将石台化为熔岩,岩浆咕噜噜地冒出,逐渐向外流散。
  
      这一幕,无声无息,却刺激着人们的眼球,让他们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被那火焰巨人踩死脚下!
  
      威吓人类,再没有人能比拉格纳罗斯更有经验了。
  
      “你,过来。”
  
      这一次,拉格纳罗斯没有说多余的话,它浑身火焰一放,将手指向躲在人群中瑟瑟发抖的提灯老人。
  
      那老人就和所有镇民一样,虽然恐惧,却不敢逃跑,待发现自己被指名之后,他哆嗦着身子一步一颤地走出人群,然后低头屈膝,在拉格纳罗斯面前艰难跪下。
  
      “神,神使,有何指示?”
  
      “你是这里的祭司?”
  
      “是的,我是祭司,也是镇长……”
  
      “我可有问你镇长之事?”
  
      “没,没有!神使恕罪!神使恕罪!”
  
      老人疯了似地磕头认错。
  
      拉格纳罗斯从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愉悦,真是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痛快地欺负人类了!
  
      若非熔岩巨魔的身体没有泪腺,它可能已经热泪盈眶。
  
      这样的祭祀仪式,拉格纳罗斯在记忆里见得太多了,它根本不需思考就知道,这一定是某个恶魔或者魔鬼捣鼓出来的东西,目的无非是要挑选出灵魂较为美味的人类,然后吃掉!
  
      ……话说,人类灵魂的味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也回想不起来的拉格纳罗斯,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永远也吃不到了……
  
      不过,人类灵魂能有蜜汁鸡、碳烤羊腿好吃吗?
  
      不可能的吧?
  
      味蕾正在与时俱进的拉格纳罗斯,不知不觉中迷恋上了新兴食物的味道。
  
      仅仅是几句诱导性质的提问,那镇长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将所有事情都倒豆子似的倒了出来。
  
      与拉格纳罗斯的猜测多少有些差异。
  
      包括那主持仪式的老镇长在内,这血灯镇的人根本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每一年都要举办一次仪式,却只是如同过年过节一般的固定节目,他们把这当做自古以来的传统,陈腐守旧,盲目遵守。
  
      而真正使他们一直处于蒙蔽之中,从来不去反抗的,则是那每次仪式中都要进行的催眠……
  
      老镇长根本不知道那是催眠法咒,他驱使铜灯,念诵咒文,连自己也被催眠,再按照既定程序一声爆喝,将所有人都震醒!
  
      如此,根本没人知道自己曾被催眠过。
  
      而在催眠过程中,一些秘密的指令就掺杂在咒文里,一遍遍地将他们洗脑,使他们永远遵从这文化风俗。
  
      催眠法咒当然不是万能的,只要精神力稍高一些就能逐渐免疫,然而这种仪式的最终目的却是将精神力稍高的人都挑选出来,然后送上奈何桥!
  
      奈何桥,就是小镇门口那座看起来年久失修的小桥。
  
      拉格纳罗斯从老镇长手中抢走了铜灯,瞪着铜铃大的眼珠猛看。
  
      “螺丝,把灯给我。”
  
      阿鲁挥舞石中剑拨开人群,罗文排众而出,从拉格纳罗斯手中接过铜灯。
  
      “看什么看,这次我会轻一点的。”他瞪了一眼盯着他手中铜灯不放的白冰,吓得她猛地一缩脖子。
  
      ——明明不乱动还能当个冰山美人,为什么总要拉低自己的水准?
  
      罗文小心地观察着铜灯,一股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这灯油竟然是真的血!
  
      “血灯,血灯,说的就是这盏灯么?”
  
      他一挥手,带着众人向镇门口走去。
  
      拉格纳罗斯和阿鲁像护卫般走在左右两侧,秦樱紧随罗文身后,谢小妖和白冰就跟在秦樱旁边。
  
      一男三女,两个异族护卫,典型的贵族子弟携后.宫出游的架势。
  
      镇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多半还未从罗文等人的突然出现中回过神来,心中大概在想这火焰神使怎么就成了人家的仆从了?
  
      难道那走在最前的人就是真神?
  
      血灯镇外,随便换个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这样想,但这座城镇的人实在太过愚昧,他们亦步亦趋地跟在罗文等人身后,似是真将他当做了神明。
  
      来到镇门口,罗文仔细看了看那座奈何桥,却怎也看不出端倪。
  
      “他们平常怎么做的?”他发出疑问。
  
      拉格纳罗斯一扭身,恶形恶相地对那老镇长问道:“你们的祭品是如何上缴的?”
  
      老镇长被那股浓重的硫磺味熏得一哆嗦,忙不迭地回答道:“都是送到这桥头,然后我在前面领路,等走到桥的那边,就有雾门出现,我们把人一推,他们就进去了。”
  
      “拿着灯吗?”
  
      “拿着。”
  
      ……
  
      罗文提起灯,借助灯光看向周围。
  
      桥很普通,桥下的沟渠流着污水,很多藻类,没有死鱼,只有桥那头的刻字石碑有些诡秘,那石碑上的字句就是老镇长念出的最后一句咒文,也是唯一能听清楚的咒文。
  
      应该是某种关键词句!
  
      “你们在这等着。”
  
      他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踏上桥头,顿时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而来。
  
      灯光摇摆,人影晃动,万籁俱寂,唯有身后传来一点点脚步婆娑的声音。
  
      罗文一转头,瞪着跟上来的谢小妖和白冰,这两人被他一瞪,都显得有些慌乱。
  
      谢小妖伸出手指向身后,似想分辩些什么,但她目光一扫,却愕然发现,理所当然应该跟上来的阿鲁和秦樱,却都老老实实地等在桥头……
  
      “噗!”
  
      拉格纳罗斯不老实的笑声越来越惹人厌,谢小妖慌忙拉起白冰的手,匆匆向后退去。
  
      ——她知道自己又弄巧成拙了。
  
      罗文摇摇头,转身继续。
  
      而果然,当他提着铜灯走到桥头这一端时,便有一股烟雾随之升腾。
  
      这烟雾呈深紫色,毫无疑问是从那块石碑里冒出的。
  
      而后,烟雾在空中铺开,朦朦胧胧,形成雾门。
  
      他观察了片刻,就伸出手,先将一根手指探入雾门之中。
  
      有些冰凉,除此之外再无异常,他挥动手指搅了搅,见雾门如水般泛起涟漪,他便抽出手指,想看看指尖有无变化。
  
      但就在这一瞬间,【剑心】突然跳了一跳,冥冥之中一股声音在脑中响起,他本能似地闭目观想,识海中的持剑模型就自然舞动起来,却是那门涉及空间的剑法!
  
      这是得自真理之门的馈赠,使他总能在关键时刻把握住那一闪即逝的瞬间!
  
      而显然,眼前这雾门,就是一扇能跨越空间的门扉。
  
      片刻之后,罗文突然睁开眼睛,两指伸出,并指成剑,一股凌冽的剑意猛然划过,他再屈指一勾,顿时云消雾散,一道巨大的裂缝被他生生撕裂而出!
  
      裂缝另一面,正显出一张迫不及待的人脸!
  
      ——【PS】——
  
      票子票子票子,还有收藏加入书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