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一十章 万剑我为主
    天地有正气,浩然而长存!
  
      罗文站在那里,身边不需一点装饰,就自然有股正气浩然之风,仿佛一言一行都是正确,一举一动都是正义!
  
      反之,那楚闲云却浑身一股凶戾杀气,其身后仿佛有累累尸骨堆积,恐怖绝伦。
  
      两人站在一处,再没有比这更鲜明的对比!
  
      谁是恶?谁是善?一眼即可看出!
  
      这方圆数百米内,人影全无,显是被楚闲云事先驱逐,但数百米外,却全是人!
  
      暴食城乃迷宫之城,是冒险者的聚集地,而今迷宫将毁,当日离开之人不在少数,此刻都聚集在这城门口,远远瞧着、看着。
  
      城门的守卫却都认识楚闲云,楚闲云说有恩怨要解,他们就只能放任,而且还不得不围成一圈,为他圈出一片场地。
  
      但此刻,守卫们都有些尴尬,他们在心里上都是站在楚闲云那边的,可这龙空城的明日之星,为何要把自己弄得跟杀人狂魔一样?
  
      守卫之中可是有不少光明神的信徒,他们看着楚闲云的目光逐渐变化,越来越像在看极恶之人,都恨不得拔剑冲出,在光明神的旨意下诛杀恶徒!
  
      ——所以说,这依旧是个看脸的社会。
  
      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为善良与秩序代表的光明神信徒,他们绝不可能站到楚闲云那边!
  
      ……
  
      但罗文其实心里有底,两人之间只有怨仇,无关正邪。
  
      那追魂宝玉,光听名字就与魂魄相关,追魂摄魄,追的肯定是凶手的魂魄。
  
      他是没怎么杀过人,但剑冢之内,与他建有灵魂上契约的阿鲁,却杀了很多人!
  
      人死如灯灭,现在去论谁对谁错毫无意义。
  
      杀了人,便要有被报复的觉悟。
  
      所以他没有再争辩,而是直接拔剑以对!
  
      江湖人,江湖事,理之一字若能行遍天下,要武何用?
  
      在法制不健全的社会,终究还是强者为尊!
  
      “上古大秦,杀神白起以一剑平万军,屠城无数,血染苍穹,才铸就这神剑游熙!今日我楚闲云为侄复仇,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楚闲云单剑一指,一股剑气冲天,气中染血,红艳似霞,如血染苍穹!
  
      这血气、杀气、煞气,揉为一体,在凶剑游熙的引导下,竟是有反冲浩然剑气之势!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一刻,他仿佛身处万军之阵前,脚下尸骨堆积,空中血雨倾盆,手中一剑啼血万里!
  
      这一刻,他仿佛杀神附体,枯骨尸海为背景,凶杀血剑冲霄起!
  
      这一瞬间的杀气突然爆炸,在数百米外围观的人都受不了这杀气冲脑,不少人都眼睛泛红,要去拔剑砍杀!
  
      幸有白帝城光明神信徒在,一记【大光明术】醒神醒脑,才没有演变出自相残杀的惨剧。
  
      凶剑之威,却不可挡!
  
      纵使罗文的浩然剑气有上万声望加持,都险些被这【游熙】剑气反冲而回!
  
      但剑是好剑,用剑之人却不及剑之万一!
  
      那一刹那,罗文长剑横举,半身前倾,脚步炸裂,已冲至楚闲云的眼前!
  
      在两剑交叉的一刹那,他突然放开剑柄,手指逆抚而上,抓住了【游熙】的剑柄!
  
      “你,其实没杀过人吧?”
  
      左手后甩,从背后接住掉落的新手剑,右手紧抓游熙剑柄,罗文在楚闲云的耳边低声一笑,趁他愣神之际,反手一扭,就夺过了游熙剑!
  
      楚闲云的脸,就像白漆刷过,瞬间惨白。
  
      他是三江学院的剑技导师,教导的是剑技,而不是杀人之术——他也教不出!
  
      他出身楚家,天赋不弱,从小就在锦衣玉食、众人追捧中长大,后来入得三江学院,也是一举成名,不论学业还是剑技都高人一等。
  
      虽然他确实没有杀过人,甚至没有杀过多少魔物,但这却不是因为他有多懦弱,而仅仅是因为他根本没必要杀人。
  
      毕业之后,他直接进了三江学院的教育部门,成了导师,也就更不需要杀人。
  
      这本没什么错!
  
      ——如果他不是凶剑【游熙】的主人的话!
  
      因为没有杀过人,就算他幸运的获得【游熙】的认同,也根本发挥不出人屠之剑的威力!
  
      在与罗文交锋之时,他充其量不过是【游熙】的附属物,是剑在用他,而不是他在用剑!
  
      这是用剑者大忌!
  
      若有一日,他真用剑杀人,剑上沾满人血之日,也就是他被凶剑反噬,沦为傀儡之日!
  
      但他不懂,或者说不愿去懂!
  
      所以,罗文反手夺剑,交错而过后,他虽脸色惨白,却兀自冷笑出声:“我在剑冢之中历经生死、化身疯魔,才得剑认同!你以为我的剑,是能轻易夺走的吗?”
  
      随后他一伸手,就等凶剑反噬,那少年大骇弃剑,而剑自主归位,他则趁胜追击!
  
      这一幕,都落得人眼,稍微知道他身份,知道他手中剑是剑冢中出土的不世神剑之人,也都不禁叹息,看向罗文的目光略带怜悯。
  
      这少年小小年纪就有此等剑气,而且浩然大气,令人不由心生敬佩,却还是过分年轻,竟不懂这等常识?
  
      神剑皆有灵,而且通常只认一主,若强行慑服,一旦剑灵爆发,那反噬之威直接透入内部,瞬间爆炸,难以抵挡!
  
      “最好直接被反噬而死!”
  
      楚闲云更是在心中诅咒,他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罗文夺了剑,其实心中已经有了惧意。
  
      他毕竟是学院出生的导师,理论知识一大把,甫一交手就已经明白,自己多半不是罗文的对手!
  
      “还好你自己找死夺剑!”
  
      但他一等再等,十秒、三十秒,一分、两分,却见那在他手中都凶戾难控的凶剑游熙,竟被罗文稳稳捉住,而且丝毫不曾有过抵抗之势!
  
      反噬?
  
      反噬呢?
  
      没有反噬,只有臣服!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他不由脱口而出,声嘶力竭。
  
      但围观者没有人笑他,因为那几乎是他们共同的心理。
  
      为什么?
  
      罗文将游熙剑平举,二指并拢,轻抚剑刃,指腹划过刃上字迹:“人屠,一将功成万骨枯!”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