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圣女甄选
    白帝城,远看像山,有城墙围绕,积雪堆积,白云缭绕。
  
      走近一看,却发现它真的是山。
  
      圣山海加尔!
  
      【青洲十三都】之一的【白帝城】就是建立在海加尔圣山之上。
  
      白帝城以圣山为基,有白石道路铺就,螺旋环绕,呈梯形,种满如雪般的白桦树,看起来就像……就像冰淇淋一般。
  
      所以在游戏【异界】之中,白帝城又叫“奶油圣代”,海加尔圣山则被称为“冰淇淋圣山”。
  
      白桦树是光明之树,性喜阳光,生命力极强,是白帝城的象征之一!
  
      罗文初见白帝城,不由赞叹,白帝城的城墙要比烈炎城还要高上不少,几乎与半山腰齐平!
  
      更难得的是,如此雄伟的城墙上竟刻满无数精美花纹,仿佛壁画一般,书写着光明神的丰功伟绩。
  
      而城市布局更是见所未见,白石路上外侧建有内墙,内侧则是商铺住家,一路往上,尽皆如此。
  
      那光明教廷就坐落在山顶,高高在上,俯瞰万物。
  
      随便一提,城主府建在半山腰上……
  
      也亏了海加尔圣山是一座横截面直径远大于高度的山,这才能支撑起一座巨城!
  
      又因白帝城是光明教会的圣地,许多信仰光明神的异族都会来此朝拜,因此大街小巷之中到处可见羽人、昼族、蛤族等奇形异族。
  
      走在这样的城中,满满的异界风情扑面而来,让人深感淬不及防之际,却又沉浸其中。
  
      罗文在小摊上苦哈哈地吃了碗号称“蛤族专用”的长寿面,舌尖麻痹之际也深感新奇。
  
      他左看右看,尝尽百味,吃遍名食,身上也换上了白帝城最常见的十字白袍,渐渐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再起眼。
  
      一路走,一路逛,他在满足少年心性的同时,却也问明了前往剑塔的路线。
  
      “小哥儿,新来的?没关系!这是圣女海选的门票,可拿好了!咱们都是剑士,当然要支持【剑之圣女】范青青了!什么?你不认识范青青,没关系,这传单……哦不,这门票上有照片嘛!小伙儿,可看仔细了。到时候海选投票可别投错人。哥悄悄告诉你,她可是咱剑塔塔主的独生女儿……”
  
      守在剑塔前的……与其说是剑客,不如说是发传单的老油子,两三句话就把一张传单塞到了罗文手里,再嘱咐(威胁)几句后又急匆匆地走向另一人。
  
      罗文不由驻足,盯着手中传单猛看。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十六岁的少年这一次真觉得自己涨了两吨见识,这宗教圣女还能这么选?
  
      八轮海选,场外拉票,场内投票,评委打分,决出你心目中最适合做圣女的三十二人!
  
      然后,三十二人在同一个舞台上进行“才艺”比试,胜者晋级,败者淘汰,最终选出四人进入决赛……
  
      而最后的决赛,就在三天后的光明大教堂内公开举行!
  
      ——你当这是在选偶像啊?
  
      其实对偶像这种职业只有一知半解的十六岁少年,在极尽吐槽之后就再说不出半句话。
  
      “等级2,状态极差!职业剑士,无违禁物品。您好,新人,欢迎来到二之剑塔!”
  
      与七之剑塔几乎一样的布局,大厅内的人流却要多上几倍不止,因而也没有人特意对一个新人打招呼……
  
      但有人却似乎认出了罗文,也不知他们是如何从暴食城获取的消息,一看到罗文入内,几人脸色都变了,连忙站起来,匆匆溜出了剑塔。
  
      “我又不会吃人。”
  
      罗文无奈摇头,径直走到前台,对那位穿着清凉的大胸姐姐出声问道:“你好,请问你们塔主在吗?我是烈炎城七之剑塔的罗文,有事相求。”
  
      “烈炎城七之剑塔?罗文?序列号多少。”
  
      “等等,我看看。075……”
  
      “算了,直接把职业卡给我吧。”
  
      将职业卡递出去后,罗文看了眼大胸上的名牌。
  
      “南俏俏……”
  
      “嘀——”
  
      南俏俏白眼一翻:“别叫我名字!罗文,2级新人,还想见塔主?等你超凡入圣之后再来吧!”
  
      “……”罗文。
  
      拎着酒葫芦的邋遢剑客笑着走来:“小兄弟,大奶翘的名字可不能乱叫哦!”
  
      那南俏俏顿时拍案而起:“耿剑,你再废话一句,今天的厕所你去扫!”
  
      白浪翻滚,波涛汹涌,暗香浮动月黄昏。
  
      感受到周围一瞬间聚集而来的火热目光,南俏俏连忙捂住胸口坐了下去,脸一阵红一阵白。
  
      “既然会害羞,为什么要露出来这么多?”罗文一阵不解,这白帝城天气适宜,温暖如春,可不像烈炎城那般酷热难忍,真有必要这么穿?
  
      好在他虽然疑惑,却没有发声,因此才没有造成更恶劣的印象……
  
      “小兄弟,烈炎城来的?”邋遢剑客耿剑抬头喝了口酒,目光甩动间却将罗文打量了个遍。
  
      “是的,刚到。大叔您贵姓?”罗文不由笑道。
  
      “免贵,就姓耿,耿直的耿。要不要喝一口?”说着,耿剑从腰后又摸出个酒葫芦,就要递给罗文。
  
      “还耿直呢,我呸!”南俏俏。
  
      “不,我不喝酒。”罗文笑而拒绝,再问道,“耿叔,我想借用这剑塔的【十三剑兰】与七之剑塔取得联系,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获得使用资格?”
  
      剑兰,是异界兰花最稀有的一种。
  
      剑兰的花苞成剑形,盛开之后不会凋谢,中央会留下如剑刃般的晶状体,花瓣则如剑萼,最多十三片,每一片花瓣都是一页号码薄,灌入特殊的剑气之后,能使它与万里之外拥有相同剑气的剑兰产生联系。
  
      但这种兰花的生长条件极其苛刻,必需在离土地三百米以上的高空进行培育,而且隔一段时间就需要为其灌输精纯的剑气——它的养料不是阳光与水,而是单纯的剑气!
  
      十三座剑塔,之所以要建得这么高,有那么一小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培育剑兰。
  
      “原来是想借剑兰一用,那也简单。看在你叫我一声叔的份上,我让你一只手,打败我,你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耿剑神色一肃,将酒壶随意一抛,空出的手便摸向背后剑匣。
  
      那剑匣之中也有七柄剑,让人立刻联想到了七之剑塔的李大姚!
  
      “好。”罗文见猎心喜,不由颔首应道,“不过……”
  
      “哎!好什么好?谁给你权力拿剑兰当赌注的!还想欺负一个2级新人……”南俏俏一声痛呼,却是那酒葫芦正好砸在她头顶。
  
      “哎哟,是哪个天杀的拿葫芦砸我家宝贝啊!”
  
      门口,一浓妆艳抹的男子突然推开门,却正看见酒葫芦砸中南俏俏地脑袋,不由惊叫着向南俏俏跑去。
  
      但他才刚跑到大厅中间,就不知被谁一脚绊倒,当场摔了个狗吃屎。
  
      “少爷!”一群彪形大汉在尖叫声中冲进门内,哗啦啦地将那男子围住。
  
      这架势,像极了罗文印象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