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三十章 生态破坏者
    【ps:汇报一下,截止此章发布之前,首订1689,高订1771,均订1585,赠币坑死人。】
  
      人心素有两面,善恶统筹。
  
      【教皇】早在还不是教皇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心灵被人强行分成了善恶两面。
  
      但他并没有抗拒,反而乐见其成,因为他所欲行之路,恰巧与那人所希望他走的道路重合。
  
      那位提着无光之灯,拄着木藤拐杖的佝偻老人,将一张印有【教皇】图案的塔罗牌交给了他,让他从一个一无所长的小牧师,渐渐拥有了成为一名教皇应该具备的所有素养!
  
      他前进的道路上一片坦途,所有想要与他作对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消失或者改变立场,让他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顺利登基,成为了光明神治下地位最高的教皇!
  
      但同时,他的心灵也受到了腐蚀,善恶两极的分化越来越严重,甚至影响到了记忆的承接!
  
      那位名为【隐者】的老人,总是身着灰黑色的长袍,提着灯,拄着拐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周围,让“善之一面”的记忆越来越淡薄,让“恶之一面”的记忆越来越深刻。
  
      渐渐的,当他保持“善面”时,就再也记不得“恶面”所行之事,对【隐者】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他逐渐成为一个真正为光明神的子民而着想的完美教皇,在表面上。
  
      而“恶之一面”却深深隐藏,只在需要时展露獠牙!
  
      所以,他才能骗过光明神的耳目,成为光明神最信任的教皇!
  
      ……
  
      罗文难掩惊讶,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善与恶的转变是如此突兀,【教皇】完全不记得先前发生过的事情,而且他对自己的失忆习以为常,仿佛有种潜意识在支配着他,让他不去追究失忆的原因与过程……
  
      罗文所问的关于夔牛的问题,他也是根据自己的知识当场分析,而不是从记忆中获取的答案。
  
      这种情况很微妙,让罗文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教皇】用光明神术治疗自己的心脏伤口之后,就跳下齿轮飞毯,亲自坐镇神罚军中,进度有度地指挥神罚军去消灭魔草。
  
      甚至,他还能抽出空闲去照应另一边由四位圣女候补领导的神罚军!
  
      罗文坐在齿轮飞毯上,盘踞上空,见到哪边出现险情,就随手弹出一道剑气,或者以断罪之手释放断罪之光,一瞬间净化掉大片的魔性植物……
  
      由于他支援的效率太高,【教皇】的指挥又从容有度,这本来应该形势严峻的战斗,却被生生扭转成一场气氛轻松的训练。
  
      因为根本不可能受伤啊!
  
      只要一有危险,天上总会降下一道断罪之光,将那些不惧火烧冰冻的魔性植物彻底净化成灰烬……
  
      当人们渐渐意识到这看起来无边无际的恐怖绿色,其实只需某人出手就能轻易清扫之后,那股气氛就越来越轻松,越来越随意。
  
      而所谓记恨,则早已被一种名为“敬畏”的情绪所代替。
  
      志愿军中,那些不需正面应对敌人的术士们,甚至开始有说有笑起来,而他们话题的中心自然就围绕罗文开始展开。
  
      作为八卦引导者的,则必然是扔下指挥权不顾,混在人堆里得意洋洋的李香香了……
  
      “你们别不信!当年啊,小八就是跟着姐屁股转的小屁孩!我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敢违背我的命令,我就把他切片!什么?你说什么切片,当然是,嘿嘿……”
  
      这种没营养的造谣就不提了,罗文站起身来,舒展舒展筋骨,然后驱使齿轮飞毯升空,再度感受着满溢全身的力量,内心波澜不惊。
  
      这里的风异常猛烈,尤其是站在高空,迎面吹来的狂风使发絮飞扬,缭乱不堪。
  
      他缓缓闭眼。
  
      识海中的精神力收缩爆发,一瞬间辐射出去,扩张到不知多少里外。
  
      原来这草原有边,这绿色并非无穷。
  
      当精神力铺开范围足够大时,这看似无边无际的绿色也不过是一块草原地形,似挥手就能按压!
  
      罗文拔出新手剑,将剑尖斜指,然后催动【断罪之手】,使断罪之光经由剑刃射出,成一直线拉长,一瞬间射穿了极远之处的魔性植株。
  
      那附近,某个隐藏身形的老人猛地吓了一跳,待发现那光并非对准自己而发时,他连忙加快脚步,走出了草原的范围。
  
      而几乎就在那之后,断罪之光向两边拉宽,使其如幕布一般,接连地面。
  
      而罗文,则挪动脚步,简单地转过一圈,随之转动的断罪之光顺时针刷过草原,密密麻麻的魔性植物被断罪之光照过,毫无抵抗余地的化为一滩滩黑灰。
  
      整片青青草原,仅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贫瘠之地。
  
      罗文睁开眼睛,看到满地黑灰的土地,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手段根本是在毁坏生态环境,他不由扶额叹息:“做过头了……”
  
      随后他低头看向下方,看到毫无变化的【教皇】,不由又是一阵叹息。
  
      他故意让断罪之光溅射到下方,照在【教皇】身上,没想到断罪之光照在他身上毫无反应。
  
      不过仔细一想,【教皇】都能在光明神眼皮底下做事,又怎么可能畏惧净化类的光线?
  
      “做个好人真难……”
  
      一股淡淡的忧伤笼罩心头,罗文驱使齿轮飞毯从高空降下,迎接他的是热情到过分的欢呼声!
  
      神罚军们有军命在身,战后都要惯例性地检查自己的装备,因而只是远远看着。
  
      但志愿军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投向罗文的目光几乎让他感受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威胁,他连忙稳住齿轮飞毯,在一定的高度上向下瞭望,以免过于热情的人们冲过来握手拥抱,然后伤了他们自己。
  
      但这样的高度却挡不住羽人,以羽梦为首的羽人陆续降落在齿轮飞毯上,灼热的目光看得他心寒。
  
      “我不是……”
  
      罗文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无奈的心情,突然感知到有空间波动产生,他下意识地目光一扫,觑见一只麻雀大的小鸟正从高空涟漪之中钻出半身!
  
      罗文双手不动,一道剑气却已射出,丝毫不曾犹豫!
  
      那剑气中带有干涉空间的剑意,一瞬间刺穿了鸟形的【傀儡眼】,并逆向冲入空间涟漪,从另一端的未知之地飞射而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