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妖精灾厄
    “黑夜赋予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行走在黑暗笼罩的无垠之森内,罗文不由想起这一句诗词,可惜他要寻找的不是光明,而是彻头彻尾的黑暗!
  
      ——!
  
      这是游戏在罗文穿越进来之前更新的最后一部资料片。
  
      恐怖的绿潮铺天盖地,堕落的魅惑魔女指挥着因绿潮而变异的魔性植物,用堪比亡灵天灾的植物海战术,飞速消耗着森林百族的有生力量。
  
      那时候,无垠之森内既没有顶天立地的夔牛,也没有徘徊地底的地龙。
  
      故而绿潮虽然凶猛,但却没有立刻将森林百族逼入绝境。
  
      直到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魔性植物因为吞噬了森林强者的尸体而变异强大起来,绿潮的恐怖才得以真正彰显!
  
      随着一位位森林强者的牺牲,随着一头头变异魔植的诞生,森林百族再也抵挡不了绿潮的侵蚀!
  
      从绿潮开始到无垠之森沦陷,整整经历了游戏半年的时间!
  
      ——这正是罗文的任务期限。
  
      残存的森林百族困守妖精湖畔,以勉力支撑,各方各地迟来的支援根本连绿潮的外围都突破不了。
  
      ——无垠之森的妖精们陷入了灭绝的困境!
  
      而这一切,就是的开端。
  
      是灾厄,也是新生!
  
      数百名信仰光明的妖精从中分离出一小部分结界,使他们得以隐去身形,潜入敌阵之中,只为寻找那光明深处隐藏着的最污秽的黑。
  
      ……
  
      远古时代的妖精曾经是人人厌恶的种族。
  
      他们虽然有着与上古精灵一般的尖长耳朵、秀美面孔与纤细身段,但却天生奸猾,善妒易怒,而又容易骄傲自满,不能静下心来做任何事。
  
      这种恶劣的品性导致他们被几乎所有智慧生物所排斥。即便在人类的城池内,他们也是人人喊打如过街老鼠的存在。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的出现才为之扭转!
  
      夏,被妖精们誉为,是终结了肮脏的旧世代,改变了整个妖精种族的一代伟人!
  
      他带领整个族群迁移到了无垠之森,花费数百年的光阴,在地底深处埋下了能够吸收污浊之气的,只为将无垠之森打造成最光明的妖精乐园!
  
      悲伤与痛苦、嫉妒与憎恨、骄傲与自满……
  
      这些黑暗的情绪都被分布在无垠之森地底的九个所吸收!
  
      久而久之,妖精们变得谦逊善良而积极乐观,成了最为人喜爱的种族。
  
      而无垠之森的妖精湖畔,也逐渐被称为人间天堂!
  
      ——那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
  
      罗文凭借着记忆,找到了一条成“s”形弯曲的干涸河道。
  
      这条河道的形状非常显眼,与另一条已经沦为沼泽的“b”形湖泊相映成趣。
  
      他从高空飞过时凑巧看到,也是如此才激发了脑中那所剩不多的记忆。
  
      那是他在片头cg中看到的最后一个片段。
  
      数十名长耳种跪伏在黑色的祭坛面前,脸上带着沉痛但坚毅的表情,他们口中高呼着不明意义的言语,泪水早已滑落脸颊。
  
      ——那是与世诀别的悲怆!
  
      夏,他在改变了整个妖精种族的同时,也留下了能够拯救妖精于危难之间的最后一招棋!
  
      但这是一招以死搏命之棋,一旦激活祭坛,妖精们故而可能得救,却要迈入下一个无比黑暗的年代。
  
      ——是灾厄,还是新生?
  
      罗文在片头cg见到的最后一幕,就是妖精们彻底激活了,储藏于祭坛之中的黑气发出恶鬼般的哭号。当祭坛炸裂的一瞬间,黑气如龙般冲破地表,直达云霄,彻底染黑了无垠之森的天空!
  
      也是那一瞬间,罗文在片头cg中看到了让他印象颇深的“s”形河道。
  
      然后……
  
      策划:xxx
  
      监制:xxx
  
      导演:xxx
  
      制作:xxx
  
      ……
  
      抱着稍许复杂的心态来到“s”形河道附近的罗文,却发现已经有人先到了一步。
  
      他停下脚步,站在恶魔之花内,藏身魔鬼之树后。
  
      鲜艳如血的恶魔之花想要吸食他的鲜血,却在还未触碰到他的脚跟时就自然枯萎。
  
      面目狰狞的魔鬼之树,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如面孔般的树洞拼命蠕动,虽更显狰狞,但那却是源于畏惧。
  
      河道边,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那人,提着一盏只能照亮两三米范围的魔法灯,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边缘。
  
      如若河中有水,且在没有绿潮的白昼,很可能会有傻白甜的妖精过来阻止他,告诉他生命是如何宝贵,决不能因为一时想不开而寻死。
  
      但现在是深夜,是绿潮侵蚀之刻,他还穿着恶人标配的黑袍……也不对,这个世界的术士就特别喜欢穿着黑袍以突显自己的神秘感。
  
      罗文一时看不出他的目的,想着这样等待下去也不是个头,便准备直接走出去打个招呼。
  
      不管是谁,打完招呼之后自然就认识了,难道不是吗?
  
      蛤蛤。
  
      但那黑袍人也不知是否瞄准了时机,罗文刚走出半步,他就一跃而下,跳入河道。
  
      等罗文一边控制着力量,一边缓步走到河边时,却已经不见了那黑袍人的踪迹。
  
      “这样行动太不方便。”
  
      他抬脚,两枚神性齿轮相继漂浮至他的脚下,将他托起后向河道内疾驰而下。
  
      似乎是因为觉得没有掩饰的必要,那黑袍人走过之地自然留有脚印,罗文无声追上。
  
      夜风吹拂,黑发后扬,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些时日没有修剪头发了。
  
      但这种闲情逸致很快就消失不见,这河道实在太过污臭,内壁上到处都是腐烂的鱼骨和兽骨。
  
      绿潮虽然还没有真正蔓延过来,但其影响已经扩散到整个无垠之森。
  
      脚印消失在一条裂口前。
  
      罗文沉默半晌,意识到这裂口所通往的目的地,很可能就是片头cg中看到过的某个祭坛所在之地。
  
      “原以为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找寻,没想到啊……”
  
      他果断钻入进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