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献祭 3/3
    【ps:三章满,打滚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
  
      有人从小就懂大义,有人就算长大了也不知牺牲为何物,就比如我这种废物。
  
      ——搬砖工.d.祈言誓约
  
      妖精【光】,他的名字本不叫【光】。
  
      但妖精们习惯将希望之子称之为【光】,所以他才叫【光】。
  
      方本尘之前称呼他为“小光”,那只是因为他不懂妖精的习俗而产生的误会。
  
      【光】有自己的名字,根据妖精的取名传统,他的名字就只有一个单字,是为“喵”。
  
      对,就是“喵喵叫”的喵。
  
      【光】是个很喜欢小动物的孩子,他喜欢猫,也喜欢狗,但他最喜欢的却是狼——白牧一族圈养的智狼!
  
      在走上祭坛之前,他最不放心的就是他的小狼。
  
      但走上祭坛之后,他就什么也不想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睡去,而且永远不会醒来,但会有更多的人代替他醒来。
  
      “以一人换多人,我是赚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然后,他在祭坛的中间躺下,非常安静,任由光蟆一族的老爷爷在他身周摆上一根根蜡烛,再一一点燃。
  
      他觉得蜡烛的光很晃眼,于是闭上眼睛,心里忐忑不安。
  
      ……
  
      罗文进入地道后,追寻着血迹而来,正好看到几只蛤蟆似的类人生物正围着记忆中的黑色祭坛转圈。
  
      他们手中各拿一支魔法笔,笔尖冒有荧光,那是魔力与魔力交织后迸出的光。
  
      光蟆们用魔法笔在空中勾勒出相当复杂的魔法符文,这些符文组成一片后开始自行运转,一缕缕黑光在符文壁上流动,6续产生某种玄奥的效果。
  
      ——它们引动了镇压在祭坛下的污秽之气!
  
      越来越多的黑气从祭坛底下冒出,然后被吸引到符文壁上,随着符文的运转而流动。
  
      黑气越来越盛,逐渐爬满符文壁。
  
      满脸悲伤的妖精在角落默默地看着。
  
      沉稳的树人守在妖精周围,以防他们突然想不开。
  
      被初次接触的魔法奥秘彻底吸引的光蟆,则异常兴奋地挥舞着魔法笔,疯狂地计算着各种术式模块,
  
      而那少数几个人类,则各不相干地分开站着。
  
      他们都是前来支援无垠之森的人,但却各不相识,看样子也不打算相识。
  
      罗文目光转动,在洞里的角落现了满身血迹的女人,有个树人在照料着她。
  
      ——是树人先知特夸亚。
  
      这名字太别扭,罗文突然思维短路,怎么也想不起来,但他认出了树人先知的胡子。
  
      “树人、妖精、光蟆与人类……”
  
      这一群人虽然神态各异,但似乎都是站在同一阵营。
  
      看到树人先知在照料那女人,罗文几乎以为自己是打错了人。
  
      好在立刻,他注意到了【星辰术士】方本尘。
  
      随着【人生之路】的进度加深,罗文脑中关于王霸的记忆逐渐趋于完整,因而一眼便认出了方本尘。
  
      而同时,当他在洞口观察了约莫半分钟后,终于现他的树人先知和方本尘也一眼就认出了他。
  
      “罗……您可是烈炎城的英雄罗文?”树人先知眨了眨眼,像是突然现了救星,猛地站起来吼道。
  
      他绿色皮肤的脸上翻起层层年轮,已经兴奋得找不着北!
  
      “您是来支援我们的吗?”强忍住欢呼起来的冲动,树人先知试探性地问道。
  
      “是的。”罗文默默地点头,目光却立刻锁定了方本尘。
  
      因为方本尘在见到他后表现出的行为极其可疑。
  
      先,他很慌张!
  
      这种情绪很可能出现在他人眼中,但绝不应该出现在烈炎城的方本尘脸上。
  
      其次,他扶起了半躺在地上的染血女人,然后扭头就往祭坛方向跑!
  
      “他想干什么?”
  
      罗文因此而再度看向祭坛,目光透过符文壁和黑气,终于注意到了躺在祭坛中心的小孩。
  
      “一个孩子!祭品?”
  
      罗文没有立刻怒,他屈指一弹,一道剑气射出,虽然不够精确,却也射在了方本尘的前路上。
  
      “砰”的一声,地面爆炸,出现一个大坑。
  
      方本尘被迫停在坑前,他当然能绕过坑洞继续前进,但一股气机锁定在他身上,让他顿时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这种极力压抑着的恐怖气息,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正因如此,他深知自己只要随意走上一步,很可能就会人头分离。
  
      这绝不是笑话!
  
      尽管罗文在烈炎城表现得像个德智体美劳样样俱全的十佳好少年,但王霸毕竟名声在外,而且是积蓄了十几年的恶名!
  
      像方本尘这类自诩理智的人,绝不会相信一个人的本性能够改变得这么多。
  
      他们更愿意相信是王霸获得了成长,学会了城府,懂得了修饰外表、掩藏内在!
  
      而面对一个力量恐怖又城府极深的人,他如何敢乱动?
  
      ……
  
      罗文没有立刻去审问他,而是问向树人先知:“那边祭坛上的小孩是做什么的?”
  
      树人先知这才反应过来,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老蛤蟆,快停下术式,让【光】下来!我们不需要了,让这该死的献祭去死吧!”
  
      “老绿皮,你什么意思?”光蟆中的老人扭头看着树人先知,目光中充斥着一种别样的狂热,“为了拯救无垠之森,我们必须召来精灵王夏,这是所有人赞同的方案!而且,你知道现在停下献祭的后果吗?”
  
      那只光蟆并非没有注意到罗文,但他选择性地想要忽略他的威胁。
  
      这当然不是为了他口中的大义,而完全是因为一种前所未见的奥秘正在他的面前缓缓展开,他已经欲罢不能!
  
      但妖精们和其余树人却不会这么想,他们对树人先知还是颇为信任的,当时就匆匆跑来,要向树人先知问明状况。
  
      “我不是跟你们说过烈炎城新一代的英雄王吗?他就是了!”
  
      树人先知的语气中依然不掩兴奋,他开始阐述罗文的英雄事迹。
  
      听人当面吹嘘自己的英雄事迹,其实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罗文为求避开,直接走向祭坛。
  
      他不可能看着一个小孩当做祭品而牺牲!
  
      而且,召唤精灵王?
  
      罗文不知道精灵王夏是谁,但若只是为了解救无垠之森……
  
      “我想,你们并不需要精灵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