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脸皮厚怎么了? 2/3
    【ps:请大家不要胡乱联想,光蟆一族只是会发光的蛤蟆人而已,它们虽然因为过于热衷魔法研究而略显偏执,但其实是秩序善良的种族,并不是你们联想的那样。M.移动网】
  
      一秒,能做什么?
  
      如果把一秒去头去尾,就还剩0.8秒,这0.8秒是可以吃的,如果再撒一点盐,会更好吃。
  
      ……
  
      光蟆老人露出得意笑容的同时,捏碎了手中的一枚卵石,这动作就耗费了0.2秒,但这并没有关系,因为他捏碎的这枚凝聚了奥术精华的【奥术之石】能为他再续一秒!
  
      所谓【奥术】,其实就是魔法。
  
      光蟆一族为了体现自身研究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于是将自身研究的魔法重新命名,就有了【奥术】二字。
  
      但【奥术之石】却不是什么徒有虚名之物!
  
      【奥术之石】是光蟆一族真正的研究结晶,是跨时代的产物,因为它能使任何已知魔法的一种效果翻倍!
  
      光蟆老人手中拿着的就是一枚能使魔法持续时间翻倍的【时间之石】,配合一众光蟆联合施展的【时间旋律】魔法,能让一个人的时间凭空多出两秒!
  
      因为魔法效果是作用在光蟆老人身上的,所以罗文在当时并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
  
      而在这仅剩的1/8秒内,光蟆老人终于动了,它花了0.3秒世界捏碎了另一枚石头——【瞬移之石】,并出现在了罗文的面前。
  
      然后,他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小瓶【黄泉水】砸在了罗文脸上!
  
      这被命名为【黄泉水】的药剂是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其功效虽然和黄泉没有任何关系,但却有超强的腐蚀性,乃是提取至【腐蚀龙】的毒囊,然后融进了一千三百多种强化腐蚀的魔法后,又经过三十天的反复精炼后,才最终制造出的【神之药剂】!
  
      虽然【神之药剂】也是仅流传在光蟆族内的说法。
  
      但不可否认,这种【黄泉水】能腐蚀溶解几乎所有的物质,除了“魔力”之外!
  
      也就说,这是一种只要有魔力就能轻松防御的鸡肋产物……
  
      毕竟是神之药剂。
  
      砸碎【黄泉水】后,光蟆老人来不及细看,直接将左手印在罗文的胸膛上!
  
      他左手掌心藏有【封魔之印】,能短暂封印魔力,而且时间长达十秒!
  
      这段时间,已经足够【黄泉水】溶解掉任何一种普通人类大小的物质!
  
      做完这一切后,光蟆老人闪电般退开,他特地腾出逃跑的时间,就是为了防止罗文在临死之前做出反击!
  
      “完美!”
  
      在倒退途中,光蟆老人不禁有些激动,这一套夺命方式曾在他脑中脑补过多年,虽然步骤简单,但鉴于成本太大,故而一直没有实践的机会。
  
      没想到这第一次使用就如此顺利!
  
      “只要不是神,我都杀给你看!”这一刻,光蟆老人内心之中的得意是无以言表的,“以后谁还敢说我光蟆一族没有战斗力?”
  
      两秒,转瞬而过!
  
      光蟆老人正抬头看向罗文的脸,瓶子碎裂的声音终于响起,乳白色的液体已经炸开,飞溅的【黄泉水】映入他眼中时,就仿佛放慢了无数倍,他亲眼看到液体糊了罗文一脸,有些液体甚至进了他的眼睛。
  
      “这你还不死?英雄?蛤蛤!”
  
      ……
  
      【时间旋律】确实是足以逆天的魔法奥秘!
  
      没有“时间”魔法概念的人根本察觉不到时间错乱的痕迹。
  
      这就和罗文在领悟那一丝空间剑意之前,根本察觉不到空间波动是一个道理。
  
      所以他这一次,也没有例外地没能察觉到那两秒被抽出的时间。
  
      是的,毫无感觉。
  
      这地洞之内,除了树人先知和方本尘之外,都没有发现时间上的异常。
  
      他们只看到罗文的脸上突然就多了一堆乳白色的液体,然后被察觉到的罗文随手抹掉,甩在地面。
  
      “滋滋——”
  
      伴随着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腐蚀音,那块地面被迅速溶解,然后【黄泉水】一直往下流,腐蚀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看着脚边迅速形成的洞,罗文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他早有意识,全属性超载的强大之处其实不仅仅在于力量智力与敏捷,他那恐怖到极点的体质才是真正能让敌人绝望的属性!
  
      要知道,就算是身为物种巅峰的纯血巨龙,它们的体质也是无法和自身力量相提并论的。
  
      所以,即便罗文丝毫也没有察觉到时间的异常,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是你们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所要达到的效果?”
  
      罗文捻起手中乳白色的液体,然后看向光蟆老人。
  
      此刻,时间的旋律已经停止,符文壁上不再有电光流窜,唯有越来越多的污秽之气被从祭坛下引出,在符文壁的包围下越积越多。
  
      因难受而欲翻滚的小妖精【光】,满脸惊愕地停了下来,他已经感受不到时间旋律留下的痕迹。
  
      但那越来越浓厚的污秽之气却爬上了他的身体,像一条条黑蛇般将他缠绕。
  
      眼角余光捕捉到这一幕的罗文,再也懒得去看那因情绪激动而释放出强烈白光的光蟆老人。
  
      他先前看似激动的一场演说,其实是完全脱胎于林熙凤。
  
      那个性格过于“艺术”的母亲,确实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感染力。
  
      不过这么一番戏剧化的表演,确实能让人把心灵放空,释放一些没有必要的压力。
  
      和他对光蟆老人所说的不同。
  
      他千里而来,跨过青之草原,飞跃无垠之森,看到在绿潮侵蚀下发生异变的草原和森林之后,内心之中便开始积蓄压力。
  
      他突然发现自己实在太拘泥于任务了!
  
      若他真的是根据任务限制,在半年时限来临之前才将将到达这无垠之森,那么一切可还有拯救的可能?
  
      他并不太清楚游戏系统发布“任务”的准则,但现在看来,任务描述并不一定与现实相符,拘泥于任务说明只会自取灭亡。
  
      通过“演剧”而释放了压力的罗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节奏。
  
      他闪电般从光蟆老人的身边跃过,仅仅是因此而掀起的飓风,就将光蟆老人狠狠吹飞,猛地撞在石壁之上!
  
      然后,他一剑横切,不但斩碎了符文壁,还将祭坛上层整个削了下来!
  
      之后,他看了一眼祭坛上痛苦挣扎的妖精【光】,直接伸手扣住祭坛边缘,提起之后轻轻扔开。
  
      几条藤蔓飞来,默契地接住了被抛在空中的【光】。
  
      而当罗文转身看向【光】的时候,他身后被削了一半的祭坛内,毫无意外地喷涌出巨量的黑气!
  
      就如片头cg中所描绘的那般!
  
      当祭坛炸裂的一瞬间,黑气如龙般冲破地表,直达云霄,彻底染黑了无垠之森的天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