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很好,很清蒸
    天神、怪兽、恶人。
  
      神魂、巨兽、恶灵?
  
      “原来如此,以命运之轮为轴,复苏荒古凶兽吗?”
  
      虽然不知道那【金轮】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但眼前这凶兽浑身荡漾的恐怖气息却并非作假!
  
      与它相比,那徒具其形的夔牛就是战斗力5的废渣!
  
      尖利如钢针的毛发,仿佛刀剑般锋利的骨翅,如虎豹一般的矫健身姿,更不用说那天生的钢牙和利爪,这顶天立地的荒古凶兽,就仿佛为了杀孽而生,浑身都是致命的武器!
  
      雨幕中的穷奇,高昂着脖颈,低头俯瞰着大地,意外的显得很沉稳。
  
      虽然它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用大字书写着“凶狠”二字,但刚刚复苏的荒古凶兽却并没有在睁开眼的一刹那间展开杀戮的盛宴。
  
      因为它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
  
      人类?
  
      不,它的那个时代还没有人类。
  
      “始祖神?”
  
      穷奇只是开口,喷出的气浪却掀起狂风,使乌云溃散,大雨停歇。
  
      耳中传来的明明是虎啸般的兽吼,脑中却清晰地映出了穷奇的话中语义。
  
      罗文一抬头:“始祖神,是什么?”
  
      ——不学无术的王霸终究没能在记忆里将所有常识都传递给他。
  
      穷奇再度陷入了沉默。
  
      却不是因为罗文的回答,而且由于它开始了思考!
  
      当它开始思考,并开口提出疑问的那一刹那,残留在这个世界某个角落的荒古意志便感应到了它的存在,因此而苏醒。
  
      但那股意志残留在九洲之外……
  
      那股从亿万年沉睡至今的恐怖意志感受到了穷奇的复苏,本能地冲出地面,冲向这片相对渺小的九洲大陆,要灌入穷奇的脑中!
  
      但它毫无意外地遭遇到了【神魔禁绝】的阻挡,并与之相撞。
  
      那种存在于虚无之间的恐怖碰撞却没有在人间世界中引起多少波澜,最终只能以荒古意志的再度沉睡为结尾,就像亿万年来的每一次一样。
  
      这其实已经不是荒古意志第一次苏醒了。
  
      在这亿万年间,每有荒古时代的凶兽复苏,这股意志都会苏醒,然后疯狂涌向那凶兽!
  
      如若没有遭遇阻拦,被荒古意志灌入脑子的凶兽就会在顷刻之间被庞大的资讯撑爆,然后荒古意志再度陷入沉眠。
  
      ——这对想要重临世间的荒古意志来说,显然是一件极度悲哀的事情。
  
      不过冥冥之中,依然有一丝半点的资讯通过几乎共鸣的方式浮现在了穷奇的脑中,使它陷入沉思。
  
      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一些关于穷奇一族在荒古时代如何逞凶的片段,还要一些时代终结时的苍凉与悲恸。
  
      “世纪交替、日月轮转……”
  
      “何意?”
  
      “不知。”
  
      罗文没想到自己随口的提问居然会得到回应,他忽然脑子一动,打开【任务面板】,看向许久没有关注的【回归之路】任务,低声念道:
  
      “在世纪交替、日月轮转之刻,立于世界之巅,手持轮回之石,咏唱天境圣歌,祭祀黄龙之血,方能打开彼方之门,穿越时空之轨,重回来源之地。”
  
      “圣歌,始祖之歌。黄龙,世纪之龙。其余,不知。”
  
      “谢谢。”
  
      罗文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操起了刀……不,是剑,新手剑!
  
      但先出手的却是穷奇!
  
      它的利爪从上而下,直接撕裂了天空,斩断了山脉!
  
      ……
  
      舍弃肉身,孤注一掷的【金轮】,此刻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金轮】对自己的整个策划都充满自信,他也确实成功地召唤出了荒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
  
      甚至于,他还成功地用【布都御魂】灭杀了楚氏先祖的神魂!
  
      那神魂终究只是人造伪神,而且经过献祭之后,它神魂虽在,却已经消耗大半魂力,因而被弑神之剑【布都御魂】一击灭杀,毫无抵抗之力。
  
      但再一步,出乎【金轮】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他无法接管穷奇的身体!
  
      以纯血巨龙为身体载体,再以神魂为意志载体,通过血肉献祭使穷奇复苏,然后用【布都御魂】毁灭神魂,自己则趁机占据这具无主之躯!
  
      这之中的每一个步骤都经过堪称严密的计算,并用【命运之轮】推敲验证过,本该毫无遗漏才对!
  
      但为什么……
  
      “我到底搞错了什么?”
  
      【金轮】的悲吼无人回应,他在穷奇的颅骨里横冲直撞,却破不开那似乎被特异锁住的空间,也就是说,他被穷奇关在了脑子里。
  
      “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是你的睿智所无法想象的。”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哈姆雷特》的台词用在此处是如此的应景,【金轮】从【布都御魂】中探出头来,驱使【暗金轮盘】搜寻命运的轨迹。
  
      命运的轨迹是变化无常的,每一次搜寻都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
  
      “每一只麻雀的生死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
  
      搜寻的结果让【金轮】彻底崩溃。
  
      ……
  
      所以说,自以为算无遗策的时候,一定要回过头来想想,到底有没有遗漏的碎片。
  
      ——那或许会成为将你推入悬崖的致命一推。
  
      【金轮】就像笼中麻雀、井底之蛙,他眼中的天空只有九洲大陆上被【神魔禁绝】笼罩的这一块,却不知外界的天空更加宽广。
  
      那在外界其实颇为活跃的荒古意志,成了它遗漏的最后一块碎片。
  
      因为与荒古意志的共鸣,这头因为“献祭品的劣质化”而不该产生意志的穷奇,最终还是产生了自我意识。
  
      如果穷奇不死,颅骨不毁,因为寄身【布都御魂】而灵魂不毁的【金轮】,将在这暗无天日的颅骨里度过枯燥、孤独、没有终点的一生!
  
      从疯狂中冷静下来后,他或许真的要考虑“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
  
      不,还要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恨之入骨的罗文,将这头【穷奇】的颅骨劈开!
  
      然而,那就意味着他的复仇剧将走向终章,而且是以失败为结局。
  
      如何选择?
  
      ……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