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选择,一开始就没有
    “太脆弱了!大地何时变得如此脆弱?天空又为何变得如此低矮?”
  
      穷奇在横河与山脉之间奔腾,每一次跳跃都震得山崩地裂,指爪更是深入泥土,拔起之时轻易便改变了地貌!
  
      于它而言,这硬实的山地就如沼泽一般,根本无法承受它的体重与力量!
  
      而当它展翅高飞之时,更是直接飞过了云层,几乎触及那三万米高空的平流层!
  
      就算是远在城区,也能看到这荒古巨兽凶恶的身影!
  
      地震、山崩与凶兽之影,让恐惧急速发酵,周围城池不到半刻就陷入了难以抑制的混乱之中。
  
      前些日子因【五元素】的出现而兴盛起来的世纪末预言,这一刻再度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脑子里。
  
      末日,不会这么快就到来了吧?
  
      到处宣扬末日论的传教者们,当场就疯狂了!
  
      然而,他们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言论被佐证而兴奋得发疯,而是被自己的乌鸦嘴吓得发了疯!
  
      那些传教者之所以能镇定地发布末日来临的预言,就是因为他们自身从来不信。
  
      ——不过是一群投机倒把的歪门邪教而已。
  
      当末日来临的预兆真正出现时,他们永远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一部分。
  
      沿着地面传来的脉动引发了超大规模的集体地震,那些年久失修的城墙更是因此而崩塌,短短数分钟内,损失不可计数。
  
      而与此同时,真正有本事的预言者和先知们,才真正开始占卜。
  
      针对未来的占卜与推演绝不是能够轻易进行的,每一次占卜都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严重者甚至会付出生命。
  
      正是这一波不计代价的占卜,让他们之中的某些人看到了未来的片段,由而引发出一轮新的恐慌。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
  
      相比占卜师们的觉悟之艰难,擅长远视类、侦查类魔法的术士们就轻松多了,他们莫不是第一时间就取出魔法道具,念诵咒文,施展魔法,想要弄清楚那凶兽之影到底是什么,而地震又因何而起?
  
      【蛮兽城】的城主宁安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使用魔法的不是他,而是他手下的术士。
  
      发际线几乎消失的老术士,在城内官员的齐齐注视下,以慢到让人心慌的速度假设起形似“单筒望远镜”的魔道具。
  
      像【傀儡眼】这种需要实物到现场的侦测魔法肯定不能用,老术士准备用的是名为——“望远镜”的魔法。
  
      ……总之就是这样。
  
      拥有“超视距”、“清晰度倍化”、“半穿透”等等实用效果的【望远镜】魔法,能将极远之处的景象呈现在早已准备好的大型镜面之上!
  
      城主宁安和众多官员一边抓着固定物以防地震,一边死死盯着那面竖立放置的大型镜面。
  
      大约三分钟后,镜面上出现云雾状的画面,随着老术士的调试,画面逐渐清晰,渐渐能够看到几乎断流的横河和惨不忍睹的黒木山脉。
  
      仅仅是观看这些凶兽肆虐后的痕迹,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恐怖到忘记呼吸。
  
      但【蛮兽城】的城主和官员们想要看到的却不是这些,他们更想知道他们引以为傲的【巨兽兵团】是否残存。
  
      他们最终没有看到【巨兽兵团】,而仅仅是在横河边看到了一大片残留的血迹。
  
      老术士却不管这些,他一直在努力调试,并终于有了结果。
  
      一阵模糊之后,“凶兽之影”的真面目就这样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凶兽的爪子,那在山脉衬托下显得异常庞大而恐怖的利爪,那能轻易撕裂山脉的巨爪,让这群胆子并不算小的官员们背后直冒冷气。
  
      窥一斑而知全豹,那凶兽之影的正面呼之欲出。
  
      老术士调整焦距,将视野拉远,终于在镜面上显示出了凶兽的全貌。
  
      是穷奇!
  
      真正能一眼认出穷奇的人并不多,实际上在场就只有一个人将它认了出来,那就是【巨兽工厂】的厂主,城主宁安的弟弟宁静。
  
      宁静是个对巨兽充满异常热情的人,如果换一个场合,他肯定会在认出穷奇的那一刻就欢呼大叫,但现在不行。
  
      “这是穷奇,荒古四大凶兽之一……”
  
      宁静非常自觉地站起来介绍穷奇的来历,但才刚刚迸出十来个字,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难怪,刚刚看时就觉得它的姿势有些奇怪……”
  
      “咔!”
  
      镜面突然碎裂,画面在一阵模糊之后彻底消失,老术士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颤巍巍地坐倒在地。
  
      他们最后看到的,是罗文意味深长的眼神。
  
      ……
  
      几乎同样的场景发生在南部城邦联盟的许多地方,而在各类魔法都被一个眼神破去之后,无论是谁都不发一言。
  
      这诡异而同步的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黎明的光辉照耀而下,他们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
  
      穷奇的颅骨之内,【金轮】正在复仇与求生的欲.望之间挣扎,他赖以寄身的【布都御魂】却突然乱撞了起来。
  
      不,动的不是【布都御魂】,而是这颅骨内的封闭空间。
  
      换言之,是穷奇在动,动得非常剧烈,而且没有任何平衡可言。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轮】不由怒吼道。
  
      ……
  
      穷奇不愧是荒古四凶之一,即便眼前的这头穷奇是由劣质的献祭品召唤而出,但依然恐怖如斯。
  
      对罗文来时,它最为恐怖的不是那堪比山脉的体型,也不是那能撕裂天地的力量,而是它的战斗本能!
  
      很强,真的很强!
  
      浩然剑气虽然能斩开它的身躯,却很难斩到它!
  
      它的战斗本能近乎预知,仿佛能看破罗文的每一个动作,然后提前防范并躲开下一次的斩击。
  
      而且随着战斗时间的拉长,它的动作越来越灵活,终于在一次故意受伤后,一个神龙摆尾抽中了罗文!
  
      ——然后它的尾巴就被罗文顺势抓住,并由此宣告了这场战斗的结束。
  
      以浩然剑气凝聚的巨手稳稳抓住了长满钢刺的巨尾,罗文“费尽心机”卖了个破绽,这才逮住了机会。
  
      “太脆弱了!这大地为何变得如此脆弱?”
  
      被抓住尾巴反复砸入地底的穷奇,真恨不得自己被砸在坚不可摧的地表,然后一头撞死。
  
      欺兽太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