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八十章 先切开
    “砸不死。”
  
      自罗文抓住穷奇的尾巴后已经有半分钟。
  
      在这半分钟内,他将穷奇砸入地下数百次,使这片黒木山脉彻底毁灭,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沟壑!
  
      最后,他干脆在沟壑中抡起穷奇巨大的身躯横向甩了一圈,使得这片大地出现了一个深达千米、直径两千米以上的恐怖湖泊!
  
      来自横河的水疯狂涌入,在河道口形成了巨大的瀑布,俨然成了一方奇观。
  
      但穷奇仍然毫无伤!
  
      “啧。”
  
      罗文重新拎起死鱼般的穷奇,脚踩大量齿轮组成的飞毯直摇而上,准备再来一记“地球上投”。
  
      但穷奇悲凉的嚎叫声阻止了他的动作。
  
      “杀了我吧!士可杀不可辱!”
  
      ——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上观亿万年前,穷奇一族身为四凶之一,何曾受到过如此屈辱?
  
      就算遭遇到不可战胜的强敌,就算措手被俘,穷奇也都是宁死不屈,就算死也要咬下敌人的一块肉!
  
      但这头穷奇没有洪荒意志的传承,根本不懂荒古秘法,它拥有的只有天生的战斗本能!
  
      也就是说,除了战斗本能之外,它在罗文面前一无是处。
  
      蛮力?
  
      蛤蛤……
  
      在尾巴被抓住,力量被碾压的当下,这头穷奇已经黔驴技穷,除了等死以外别无他法。
  
      每一次被砸入地面时,它外表上确实没有承受任何伤害,但刚刚诞生的幼小心灵却被深深的屈辱所击穿,这一次次下来,终于千疮百孔。
  
      荒古巨兽也是生命,是生命就该有从幼小到长成的过程,它虽然因与荒古意志的共鸣而获得了一些记忆碎片,但心灵却没有经历过成长的过程。
  
      这就像把三岁小孩的灵魂强行塞入一个肌肉男的身体里,无论他多么能打,一遇挫折就会原型毕露。
  
      “杀了我吧!你不能这样侮辱一头穷奇!”
  
      穷奇的悲吼让罗文改变了主意,遂要成全于它,助它生!
  
      所以他抓住穷奇的尾巴狠狠甩了一个圆周,然后猛地甩向高空,他本人则长剑出鞘,如火箭般紧跟它的身躯直追而上!
  
      ——其实现在的罗文和这头穷奇的处境很像,他平白拥有一身无可匹敌的属性值,四维之强举世罕见,但却偏生缺乏有效的攻击手段。
  
      目前为止,他真正用得上的攻击手段,除了一手浩然剑气之外,就只剩下【断罪之手】和【英雄一击】了!
  
      前者让他拥有了净化污秽,制裁大罪的能力。
  
      后者让他得以彻底挥这一身不能控制的力量,并且成倍地爆!
  
      这其中,唯有【英雄一击】是真正能够调动他全身力量的技能,但缺点也异常明显,每一次施放之后都会使他进入长时间的虚弱状态。
  
      而且足足半个月的cd,实在太长了!
  
      所以在基本能够控制力量不乱放的现在,罗文会尽量不使用【英雄一击】。
  
      这头穷奇固然强大,但毕竟只是缺陷品,还没有到达能逼他使用【英雄一击】的地步!
  
      将穷奇抛出之后,他便开始释放剑意,凝练剑气,使浩然剑气再度连绵千米,形成巨剑,再辅以干涉空间的剑意,另【空间转移】类的逃生能力无法使用。
  
      而当穷奇被抛至万米高空之时,它果然立刻就展开那对庞大的骨翅,然后扭身就逃……
  
      不,没有逃!
  
      脱离束缚的穷奇,第一时间选择的依然是战斗!
  
      战斗!战斗!战斗!
  
      这是它永恒的本能,是穷奇存在于世的唯一意义!
  
      不论敌人强弱,不论敌人善恶,一概不管,它的眼中只有战斗!
  
      在空中扭转身躯反扑而下的穷奇,双目红得仿佛滴血,满是泥土的毛猛然耸立,根根钢刺如暴雨般飞射而出!
  
      这对它来说细如尖针的毛,对人类而言却如钢柱般粗大!
  
      只要一根命中,就能将普通人类射成肉酱!
  
      但罗文毫不在意地迎面而上,触及到他身体表面的钢刺都像是扎在钢板上的纸头,其尖头弯折扭曲,摧古拉朽,骤然反弹!
  
      钢毛无用!利爪无用!铁尾无用!
  
      穷奇使劲浑身解数,却现自身所有的武器都像是纸糊的,但它的战意已经沸腾,凶性已经激,脑中只剩下杀!杀!杀!
  
      所以它不顾一切,扭身就是一口,它要用它最有力的下颚,最锋利的尖牙,将罗文咬成碎末!
  
      但迎面而来的确实浩荡无边、宏大刚直的剑气巨刃!
  
      浩然剑气形成的巨剑由下而上切入它的巨口,碾碎了无数钢牙,割开了它的唇角、皮肤、经脉、软骨、胫骨、肩胛……
  
      “啊啊啊——”
  
      这一刻,连罗文都不自觉地叫出声来,他反握着新手剑的剑柄,从下而上、从口到尾,将这头庞然凶兽的身躯整个剖开!
  
      内脏被保护在封闭的骨骼中没有四散,鲜血却如颜料般涂满天空,从极远之处的城区看来,这遥远天际的凶兽之影,刹那之间被红色所覆盖。
  
      大片、大片的红!
  
      刺目到恐惧的红!
  
      没有魔神之心、没有神格魔魂,荒古凶兽虽然强大到能媲美神明,但在定义上,却只是强大的兽类。
  
      它们有别于普通兽类的,就只有那股起源于“o”,诞生于荒古时代的恐怖意志!
  
      荒古巨兽,都是意志的载体!
  
      而生死魂消之际,就是意志溃散之时。
  
      穷奇的残缺从万米高空坠落在地时,又再度引了一起大范围的地震。
  
      可以想象,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南部城邦联盟将成为地震频区,直到术士们将结构崩坏的地质修复完成。
  
      罗文捏着【银轮】到处寻找,终于在穷奇死不瞑目的脑袋上找到了一丝薄弱的联系,然后一剑剖开了头颅。
  
      【金轮】在重见光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彻底明白了复仇的失败,他来不及在复仇失败的憎恨与重见天日的喜悦中做出抉择,意识本能让他驱使【布都御魂剑】飞射而出。
  
      不是攻击罗文,而是想要趁机逃跑。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千年不晚。
  
      三千年河东三千年河西,莫欺……
  
      ——身为弑神之剑的【布都御魂】,眨眼睛被一柄新手剑斩断当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