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再吃掉
    【PS:一波三折,停电了,用手机热点更新的。以后一定要有存稿,然后提前定时发布!】
  
      剑断,魂出。
  
      【金轮】漂浮在空中,手中抓着一枚暗金色的轮盘,轮盘的四角刻有老鹰、狮子、公牛、天使,那是黄道十二宫中的四种固定象征符号,依次代表天蝎座、狮子座、公牛座和水瓶座。
  
      而在四个符号之间,仍有盘格,共有十二格,其中六格之中有黑色的物质填充,仔细感受,能感知到浓郁的魔神气息。
  
      那正是【黄道十二宫】辛苦多年而夺得的魔神之心!
  
      而那罗盘,显然就是【黄道轮盘】!
  
      趁着罗文在打量轮盘的间隙,【金轮】在逃亡失败的当下,目光飞快扫过周围。
  
      先前的他,其实根本不知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股本能在驱使他逃跑!
  
      半空中,断成两节的【布都御魂】在急速下坠,坠落在穷奇的尸体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金轮】的魂体顿时剧烈波动起来。
  
      “穷奇死了,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错开两半的庞大尸体就呈现在眼前,就算不愿相信也不得不面对事实!
  
      “还是低估他了吗?在神魔禁绝之下,竟然还有六阶存在人间!”
  
      ——这是他的另一个致命错误!
  
      ——可惜他的判断还是出现了错误。
  
      不过这一次的错误却已经无伤大雅,因为他的命运已经既定!
  
      “你不能杀我!”
  
      仿佛生怕罗文会一言不合直接下手一般,【金轮】在确认了现实状况的那一瞬间,就立刻对着罗文吼道。
  
      “为什么?”罗文将剑平举,二指轻抚。
  
      为什么?
  
      【金轮】的大脑飞快运转,他现在很紧张,本能地吐出那句话,他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还有什么依仗能让罗文剑下留人?
  
      星之塔罗成员的身份?
  
      黄道十二宫首领的身份?
  
      还是……
  
      这掠夺而来的楚氏族子的身份?
  
      都不行!
  
      有时候脑子太过灵光也是一种悲哀,他在这一瞬间罗列出自己所有的依仗,却在最后的一刻又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推翻!
  
      因为,全部都不足以为凭!
  
      “难道我就注定要死了?不能啊!”
  
      【金轮】的灵魂在剧烈波动,似乎一个不好就会突然溃散。
  
      罗文将剑一指,他突然揭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我是【龙空城】楚家下任家主,你若杀我,我族中宝玉定然能追查到你烈炎城,到时大军入境,就算你一人无敌,也保不了你烈炎一城!”
  
      有时候反派临死前的弱智表现,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
  
      “那就来吧,届时我一人一剑,灭你全城!”
  
      罗文半点眉头不皱,一剑递出,终结了【金轮】这波澜壮阔的一生。
  
      魂飞魄散!
  
      【黄道轮盘】化为辉光,凝聚成半张【命运双轮】,慢悠悠地飘向罗文手中的另一张【命运双轮】。
  
      罗文早有防备,先用两指将其捻住,然后将两张卡牌分成两格放入【命运双轮】之中。
  
      【命运之轮】唯有传承于孪生子方能一分为二,一旦合一,就再不是【命运双轮】!
  
      介时,能开启异界之门的【黄道轮盘】和能召唤异界来客的【天选轮盘】,也都再不能得到!
  
      突然,他心念一动,并指成剑,横向划出,但剑气未至,侧边那道刚刚出现的空间裂缝却猛地闭合,让剑气落得空处。
  
      星界塔上,满身绷带的【死神】猛地跌倒在地,大口喘息:“怎么又是他!小丑、隐者、命运,都死在了他手上!他到底和我们组织有什么仇怨?”
  
      ——这个问题实在有难度,估计连罗文本人都回答不出。
  
      ……
  
      “啧,又是【死神】吗?”
  
      对【死神降临】已经习以为常的罗文,不由“啧”了一声,然后才转身看向远方,那边的拉格纳罗斯正步步走来,它已经恢复了两米多高的体型,浑身的地狱之炎也已经收束,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岩石巨人。
  
      另一边,阿鲁背着两把剑,拼命迈动着小短腿,速度快得让罗文都微感惊讶。
  
      眼见他们都安然无恙,罗文最后的一点担忧也不禁放下。
  
      ——他就怕刚才的战斗不小心波及到他们。
  
      ……
  
      许久未见,罗文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想念他们的,尤其是拉格纳罗斯和阿鲁,这两个从他进入异界不久就遇到的恶魔与兔头人,在他心中显得尤为重要。
  
      “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螺丝耍贱的模样,当真有点寂寞啊。”
  
      罗文摇摇头,舍弃这若有似无的想法,随后正面迎上了他们。
  
      “主人!”
  
      忽然脚边土地翻开,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罗文没有乱动,任由从地下钻出的秦樱扑向自己。
  
      秦樱的身材只能算是达到标准,但女孩子特有的香软还是让罗文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他微微转头,略显窘迫。
  
      但这一丝神情却遭到误解,秦樱抬头见到后,沾有污垢的脸上立刻露出慌乱的表情,她慌忙从罗文身上下来,退后一步后,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数秒后,想是终于冷静下来,她连忙屈膝跪下,一如往常般说道:“少主恕罪!”
  
      罗文顿时一脸“黑线”。
  
      “快起来,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都,都是属下的错……请少主责罚!”
  
      “……”
  
      罗文一拍脑门,转而用严厉的语气说道:“站起来。从今以后不准对我下跪!”
  
      “这……”
  
      “怎么?对我的命令有意见?”
  
      “不,属下不敢,少主的命令高于一切!”
  
      秦樱连忙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罗文。
  
      “这一段时间不见,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罗文一筹莫展,不由走上前去,轻抚她的头顶,手指穿过发絮,轻轻拢住她的头,将她的正脸扳向自己。
  
      “好好看着我。我看起来很吓人吗?”
  
      “不,不吓人。少主……”一股安心感涌上心头,秦樱的神色不由舒缓了许多,她微微扭过头,低声说道,“少主很好看。”
  
      看着一瞬间从卑微奴隶转变成恋爱少女模样的秦樱,罗文半张着口,有些尴尬。
  
      他连忙缩回手,把本来准备回去之后再好好研究的【金轮】塔罗牌取了出来,欲盖弥彰地研究了起来。
  
      终于,阿鲁的到来缓和了尴尬的氛围,罗文默不作声指着身后大到难以想象的穷奇尸身,对阿鲁说道:“吃掉它!”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无辜躺枪的阿鲁,双目发光地盯着上千米长的肉,不由兴奋道:“谢主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