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零八章 住房分配
    【PS:感谢“帝释天晴”打赏的喂食宝100rmb,加更!感谢所有人的支持和鼓励!】
  
      乍见一人突然飞下,众人都为之一惊,但很快便有人认出罗文来,仰头高喊道:“家主好!”
  
      那人因乍见偶像到来而兴奋地叫出声后,也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轻率,于是连忙低下头假装不知,然而他已经带了头,那群同样兴奋的人已经发自本能地跟着他叫了起来。
  
      顿时,满场的“家主好!”在一片汗水味与欢喜声的交织下喧闹而起,让罗文的笑容不由一僵。
  
      但也仅仅一瞬,他就绽放出更从容的笑容,举起手对民众说道:“同志们好!”
  
      ——这个世界并没有“同志”一词。
  
      “同志?是同伴的意思吗?王家家主这是把我们当同伴吗?”
  
      因为气氛过于良好,人们便不由自主地往好处想,于是这气氛就变得更加热络,王家家主无限亲民的传言更因此越传越开……
  
      不过在人群之中,仍有人心怀恨意与惧意!
  
      其一是王阳伟,对于这个打断自己狗腿的现任家主,王阳伟是惧怕远大于憎恨,他站起来就是一阵鞠躬,那张肥胖的脸都皱成了一团面糊。
  
      而另一人,却是人群中的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大约三十前后的年纪,圆锥形的脸上满是风霜的痕迹,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她鬓角一路往下,穿过眼睛,眼神到鼻梁,使她那张并不太美的脸变得异常丑陋。
  
      就是她,从罗文现身之后,便一直用另一只仅剩的独眼狠狠盯着他!
  
      而在罗文现身之前,她的那只眼睛看的是王阳伟,同样的憎恨,同样的狠毒,让人一见便知,其中必有冤屈!
  
      罗文本是看出她对王阳伟的憎恨,这才飞了下来,准备问清事由,顺手做件好事,却没想到自己也在她的怨恨范围?
  
      “这倒有意思。”罗文微微摇头,叫来两个王家护卫,吩咐道,“你们二人,去把那边那位带着绿色头巾,左眼有条长疤的女子请过来。”
  
      “是的,家主。”
  
      “属下遵命!”
  
      罗文指的方向倒也精准,两护卫很快就将人请来,那女人似乎觉得自己大难临头,拼命挣扎,却抵不过两护卫携手之力,被压得死死的。
  
      “放开她吧。”罗文吩咐了一句,然后转向王阳伟,问道,“你可认识她?”
  
      “认识。”王阳伟一缩脖子,意外老实地答道,“一个奴隶。”
  
      “一个奴隶吗?”罗文想了想,突然发现那王霸虽然劣迹斑斑,但还真没有对奴隶做过什么坏事。
  
      于是他低下头,看着那女人的眼睛,温和地问道:“这位阿姨,你恨我吗?”
  
      “恨!我恨不得你立刻去死!”那女人猛地嘶吼道,抬起脚就踹向罗文,但却被两护卫及时拉住。
  
      这意外的一幕,顿时让城民们安静了下来。
  
      没错,罗文现在是王家家主,还是享誉九洲的大英雄(当然在一部分人眼里也是大恶魔),但这并不能抵消他“痛改前非”前的过去!
  
      所以,难道是过去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可这女人的年纪也太大了啊?王家家主可才十六岁,怎么可能看上她呢?
  
      ……
  
      如果罗文知道他们的想法,说不得会一口气把他们吹走。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时,罗文还是非常有耐心的,他仍然非常平静地问道:“你为什么恨我?”
  
      那女人登时又激动起来,咆哮道:“你废了他的双手,毁了他的一辈子,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这个恶魔!”
  
      “原来如此。”
  
      罗文对此的印象还算深刻,在这烈炎城中被他废掉双手而没有死的人,应该只有一个。
  
      “你是因那【剑奴】而恨我?他伤我下属,我废他双手,如此而已。”说罢,罗文又一指王阳伟的脚,“就像我打断了他的腿一样!”
  
      王阳伟脸色猛变,却敢怒不敢言。
  
      “一丘之貉!”女人吼道。
  
      罗文微微摇头,看向王阳伟:“算了,还是你来说说看,她和那剑奴是什么关系,之后又如何了。”
  
      王阳伟脸色再变,硬着头皮说道:“这女人叫落梅,原本是个妓.女,后来沦为奴隶,成了那个剑奴的添头。我买下剑奴后发现他们两人之间有奸.情,就故意将她藏起来,告诉剑奴,我把她卖掉了!剑奴为了让我出钱把她买回来,就事事听我,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这样吗?”罗文不咸不淡地说道,“那后来呢?”
  
      “后来,我自顾不暇,哪管得了他们,这女人既无姿色又无长处,我留她也没用,就把剑奴扔给她,然后把两人都放了!”说着,王阳伟狠狠地反瞪向落梅,“说起来,我对她们也是仁至义尽,至少没有将他们抛尸街头!”
  
      “你!你把重伤的他赶出家门,却连一个铜板都没有留给我们!仁至义尽?狼心狗肺!”落梅又激动起来,这次却被两护卫牢牢抓住。
  
      这来龙去脉一理清,罗文从心理上已经置身事外,他从桌上拿起住房相关的计划书,随意翻开,然后突然扭头对那落梅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赔偿?”
  
      “我……”听到罗文这话,落梅低下头,目光闪烁,“我不需要赔偿。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能获得一套免费住房。但【剑奴】却来不了,我能不能替他也领一套……”
  
      “呵!”罗文顿时莞尔一笑。
  
      一个妓.女,一个奴隶,若真敢在权贵面前如此放肆,她真能好端端地活到现在?
  
      原来是为了多捞一套房啊!
  
      “为了一套房,连性命都不顾了?”
  
      罗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行翻看了计划书,然后才颔首道。
  
      “专家正在评估房产,将所有住房都分成三六九等。六等以上进行拍卖,三等以上六等以下定价出售,而三等以下则为免费住房。免费住房,目前实行的是一换一制度。也就是说,转籍到新城的家庭,能用烈炎城的一套房换取新城的一套房!而换取了免费住房的家庭将在三年内失去购买三等以上住房的资格!”
  
      “这住房分配计划,勉强可行!”罗文想了想,又扭头对落梅问道,“你有房吗?”
  
      落梅神情一愕,沉默了。
  
      罗文顿时就明白,她是想豁出去拉仇恨,然后空手套白狼啊!
  
      而且套的不是一套房,还是两套房!
  
      如此一来,一套留作自己住,另一套等日后出售,由此就能一夜暴富!
  
      这算盘简直打得不要太响!(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