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诺亚病毒
    将门关上之后,罗文稍微打量了一番这个家。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该说不愧是高级公寓吗,房间的每个设施都充满华贵的气息,客厅内的壁挂式大屏幕电视和两边的大型音箱录影机等电器组合成的一整套家庭影院,更是让人不禁感到几分大气。
  然而客厅中央的玻璃桌上却摆满了与之格格不入的空酒瓶,甚至有大量烟头堆积在烟灰缸里……
  “但她的身上并没有烟酒臭味,是被香水掩盖了吗?”
  罗文低头然抱着自己的女人,进门之后她依然在哭泣,但已经没有在门外时那么激动,肩膀的起伏也平息了下来。
  “是因为没有必要再做戏给外人?”
  罗文咧开嘴,笑了。
  这一刹那,将头靠在他肩膀上的女人身体猛地一颤,环抱在罗文腰上的两只手瞬间收紧,一股巨力灌入,让她的双手仿佛巨大的铁钳,将罗文的腰部紧紧箍住,分毫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女人的头已经抬起,她的脸上毫无表情,当然也没有泪水,只有在那对漂亮的眸子中才蕴有杀意!
  “为什么,你还活着?!”
  一字一顿,杀意凛然!
  但显然,她并没有识破罗文的身份。
  罗文心中一动,顺着她的话头就继续说道:“你不想活着回来吗?”
  “怎么会?我可是你的姑姑。”她挺起胸脯,紧紧压在罗文身上,双峰间的沟壑更显深邃。
  罗文盯着她的眼睛,心中却想着另外的事。
  “三世界的罗文确实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其中原因我暂且不知,也毫无头绪。不过有一件事却已经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的失踪非意外,而且这姑姑显然是深知其中内情的。虽然抽丝剥茧般地将一层层谜团依次解开非常有意思,但真的很烦,所以就直接问她吧……”
  然而正当罗文准备快刀斩乱麻之时,从客厅一侧的房间里却依次走出一男一女。
  其中那男的戴着墨镜穿着黑大衣,整体风格像极了名侦探柯南里的黑衣人。
  那女的则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容貌,但她有一头漂亮的棕色卷发,有种研究者特有的气质。
  “不会吧,警察真的把你的侄子送回家了?”女研究者明显很惊讶。
  “这倒有意思。”那黑衣人也惊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诺亚病毒】吞噬的人再被找到,难道这就是他的能力?觉醒实验其实成功了?”
  也不知这话中的哪一部分起了作用,罗文明显发现那姑姑的杀气突然减弱了。
  她对着罗文缓缓说道:“这么说,你现在也是新人类了?”
  罗文点点头。
  姑姑就突然将他放开,莫名其妙就浮现出笑容,甚至非常温柔地整了整罗文的衣领,笑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这过于突兀的转变让罗文很是诧异,他突然出现的两人,又第三世界的罗文姑姑,脑中的碎片逐渐拼凑起来,离最后的真相只剩下一块拼图。
  为了获得这一块拼图,他非常直接地问道:“你为什么想要杀我?”
  姑姑的心情似乎一下变好了,笑呵呵地说道:“那还用问,当然是因为你得知姑姑是新人类之后,竟然害怕恐惧,还说姑姑恶人,不像人……呵呵,新人类迟早要取代旧人类,既然是旧人类,就乖乖去死不就好了?”
  罗文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却不免感到荒诞无稽。
  他有些惊讶地对这姑姑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们就用那什么【诺亚病毒】给他做实验,最后致使他被【诺亚病毒】吞噬……为了不引起怀疑,更是直接报了警,说他失踪?”
  “对,就是这样,没想到你还挺清楚的……等等,你说‘他’?难道你不是他?”
  话音未落,姑姑脸色急变,那另外两人也神色瞬变!
  “哎。”
  一声叹息,罗文以左手拇指拨开小方盒的盖子,然后伸出右手,从中缓缓抽出一柄刀刃狭长的长剑,就仿佛从无形的剑鞘之中抽出剑来!
  “我是罗文,但不是他。”
  摊开一切,摆在明面。
  既然第三世界的罗文确实消失了,那么在这几人面前就已经没有继续伪装的必要。
  而如果想要深入了解这罗文的身世,那么只要进入特部之后调取资料即可。
  剩下的事,就用手中之剑来裁定吧!
  ……
  特异人类对策部007分部的指导员——吴京,此刻依然靠在门外的墙壁上,不过他已经戴上了【AR眼镜】,正通过天网中的加密网络渠道与分部长进行联络。
  “嗯嗯,面见过了,是个很老成的孩子,很让人省心。唯一的缺点在于能力上,从白天的摄像内容上近似于不死体的能力,没有战斗特长。也就是说,自保有余,战力不足。”
  “咦,你说这是最大的优点?什么?种子计划?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不过也是,拥有不死体的特异人类,就算是末日预言成真,也没有那么容易死掉。从留种的方面想,确实是我们人类的希望啊……”
  说着,他习惯性地掏出香烟和打火机。
  这一次,他终于打开了打火机,摇曳的火苗像是暗夜的精灵,在一片昏暗中舞动着身姿。
  他将香烟的一头叼在嘴里,另一头凑向火苗。
  然后,一道几欲震破耳膜的恐怖巨响陡然传出,他身边的铁门突然凹凸变形,门框上的螺丝钉根根脱落,整扇铁门就此飞出!
  “艹!”
  吴京连忙扔掉手中的打火机,一脚踹在对面的墙壁上,整个人借力往上,动作敏捷如猴,如蜘蛛般趴在了走廊的天花板上。
  那铁门正好从他头下飞过,差点刮掉他的一层头皮!
  这一瞬间,冷汗润湿了背心。
  “发生了什么?喂?老吴?喂!”
  吴京一把掐断了通讯,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然后跳下地面,小心翼翼都内。
  华丽的客厅已经一盘狼藉,到处都是重物撞击的痕迹和玻璃碎渣。
  黑发的男孩站在客厅中央,向他露出尴尬的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