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伏海祭
    舵手,即掌舵之人,是掌控船只航向的重要船员。
  九洲之外的海域被称为【无尽之海】,因为除了【英雄王】带领的船队外,没有人走到过尽头。
  【神魔禁绝】之后,九洲大陆也曾有过强者林立的时代,那时候,无数强者组成船队试图挑战无尽之海,有的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出发的港口,有的再无音讯从此消失。
  后来总结原因,船只失事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迷失了方向,另一个是遇到了海兽。
  越是进入海洋深处,就越难分辨方向,遇到的海兽也越是恐怖与诡异!
  在无尽大海之中漂泊,一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海水,很难找到能够成为标志性参照物的东西,若没有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能够找到正确方向的能力,很可能困在海中再也回不到岸边。
  因此,一个强大的始终能够辨认出正确方向的舵手,是非常重要的!
  罗文特地来到亚特兰大,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强大的舵手,当然这舵手最好是跟随英雄王走过一遭的季游。
  但这都八百年了,英雄王的舵手早已老死,就连他的子孙后代,也只剩下最后一人。
  “那季廵,又是怎么死的?”罗文不禁问道。
  “季廵啊,被海淹死的。”柜员吴悦心不在焉地说道,“生于海,长于海,死于海,仔细想想,也挺让人羡慕的。”
  罗文不禁质疑:“一个伟大舵手的后裔,竟然会淹死海中?”
  “那可不是?”吴悦抬头瞧了罗文一眼,“如果不急着离开,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罗文追问道:“什么意思?你说的季游的最后一个子孙又是谁?”
  “就是这么个意思,字面上的。”吴悦道,“另外,刚刚送你们来的男孩,就是老季家最后的一根苗子,季小光。”
  “蛤?”
  ……
  世界就是这么小,来找个人,进城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那人的最后一个后裔。
  但那男孩年纪太小,实在不靠谱,罗文也就绝了找季家传人当舵手的可能。
  “明天先去季家拜访一下,没有季游留下的航行笔记之类的东西,然后再去找找王生……”
  作出决定后,罗文等人在旅馆休息了一夜,然后第二天出门找到了季家。
  因为祖上出过季游这样的人物,季家在亚特兰大的名气不小,即便时至今日,也常常有人找上门来,但说不得都要失望而归。
  “就是这里了吗?”
  落门庭外的门牌,罗文不禁叹道。
  昨夜暴雨突降,天空依然昏沉,门外还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季家的院落在阴沉的雨幕中显得异常萧瑟。
  “谁啊!”
  密集的敲门声中,昨夜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不耐烦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
  “咦,怎么是你们?有事?”季小光倚在屋檐下打量着罗文等人,目光一动,突然道,“你们不会也是来找秘籍的吧?”
  罗文不由问道:“什么秘籍?”
  哪知季小光面色一寒,飞快钻回房内,把门一摔,大声道:“我告诉你们,不卖!”
  莫名其妙被拒之门外,罗文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哭笑不得。
  “难道这季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武功秘籍不成?”
  “把门砸了吧。”拉格纳罗斯跃跃欲试地提议道。
  罗文披着大雨衣的熔岩巨魔,没有理他。
  “吱呀。”
  院子的门却又打了开来,一个妇人拎着把花伞,出现在众人面前。
  “孩子还小,莫怪。”妇人笑得有些尴尬,“外面雨大,有什么事进来再说。”
  “多谢。”罗文迈过门槛,进了院内。
  院子挺大,有池塘,有老井,支起的架子上挂着横七竖八的晾绳,晾着一些像是暴雨来得太急而没能收回的东西。
  妇人的步伐有些局促,而且非常注意地和罗文等人保持着距离,似乎在警惕着什么,但从她主动邀请罗文等人进门的情况来似乎又在期待些什么。
  “这是个门第破败,只剩下一母一子的困难家庭。”
  想起柜员吴悦欲言又止的表情,罗文逐渐心里有数。
  妇人在客厅里摆上茶几,端上一盘咸鱼干似的点心,有些紧张地招呼罗文等人坐下。
  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你们,是来求秘籍的吗?”
  虚与委蛇毫无意义,因而罗文直接坦言道:“这位阿姨,我不知道你说的秘籍到底是什么。不过,我确实是有求而来,能请问你们家中可留有【神之舵手】季游的航行笔记?嗯,或者之类的东西。”
  说着,他将雨帽摘下,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
  “那,就是我说的秘籍!”妇人一脸坚定地说道,“出个价吧!”
  “妈,不能卖啊!”季小光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钱我会想办法凑齐的,秘籍绝对不能卖啊!那可是我季家的祖传之宝!”
  见子如此,妇人虽面现凄苦之色,却怒斥出声:“小孩子懂什么?给我到里面呆着去!”
  季小光仍然叫道:“妈,后天就是伏海祭,等我凑够钱买了船,一定能征服大海,赢得奖金!”
  “混账!”妇人猛地站起来呵斥道,“伏海祭,你还念着伏海祭,你爸就是被这该死的祭典害的!你难道也想扔下妈一个人去?睁大眼睛面,这种天气能出海?混账儿子!给我滚进去!祭典结束前不准出门!”
  人拎起扫帚把男孩抽回了室内,罗文不禁眯起了眼,低声念了一句:“伏海祭?”
  降龙伏虎的伏,大海的海,伏海之祭,即是在狂风暴雨下与大海争斗,宣扬不屈精神的一门祭典。
  季家最后的舵手季廵,就是在伏海祭中丧命!
  “砰砰砰!”
  却在这时,院外突然响起了沉重的敲门声,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喊声。
  “季家娘们儿在不?一年期限就到了,咋还不还钱嘞?再不还钱,就不要怪哥不讲情义了。这钱从半年拖欠到一年,哥可兜不住了!”
  “来了来了。”妇人脸色惶急地从内屋出来。
  然而院外的声音却突然哑火,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