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古族异人
    【PS:昨晚突然显示网络受限,早上好了。】
  
      门外的雨忽然又大了起来,豆大的雨珠砸落下来,啪啪啪作响。
  
      妇人拎起花伞就要去开门,但还未等她走出屋子,院落的大门却突然开了。
  
      她猛地吓了一跳,看向院外,却见来催债的光头刘正脚尖点地,半浮空中。
  
      一道雷霆闪过,照亮了院外的阴暗,裹着黑袍的魁梧身影出现在光头刘的背后,他仅用五根手指抓住光头刘的脑袋,就将并不矮小的催债人提到半空,然后跨过了门槛。
  
      光头刘的脑门上青筋毕露,五官因剧痛与恐惧而扭曲,但四肢挣扎却颇显无力,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妇人的花伞在惊恐中掉落,从屋檐上流下的雨水很快灌满了伞罩,她连忙捂住嘴,让自己不至于尖叫出声。
  
      这光头刘是附近街区出了名的混子,专门接些中介、催债的活计,但他为人却不坏,也从没传出殴打欠债人的恶劣事迹。
  
      说起来,季家的债务来也是多亏了他的照顾才能拖到现在。
  
      季家的债就是去年伏海祭欠下的。
  
      妇人的印象非常深刻,那年的伏海祭也是如今年般的狂风暴雨,她的丈夫在祭典前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船被人破坏,根本出不了海。
  
      她却说丈夫不要参赛,丈夫季廵却说“伏海祭”宣扬的就是不屈不挠的精神,他要迎难而上,破除困境,征服海洋,绝不能让【第一舵手】的名号流落他家。
  
      然后季廵就找上了专门从事借贷生意的老九门,贷款买了艘新船。
  
      因为时间紧迫,他甚至来不及给新船整修,第二天就开船出海,却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保养一艘好船是非常费钱的,因而季家的积蓄一直不多,否则也不会贷款买船。
  
      季廵当初会做下决定,也是因为【伏海祭】的奖金不菲,能弥补一些空缺,而他有十足的信心夺冠。
  
      但最终,他不但输了比赛,还输了性命,更给家里留下了一笔巨额债务。
  
      ……
  
      不仅认得光头刘,光头刘背后的魁梧大汉,妇人也认得。
  
      最近两个月,不断有人来她家询问秘籍之事,那魁梧大汉就是其中之一,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小个子的女人,她报过名讳,叫“海鹊”。
  
      海姓是非常罕见的古老姓氏,妇人从未听过,当初还以为这是她的代号。
  
      ……
  
      果不其然,同样黑袍加身,甚至还蒙着黑色面纱的娇小女人就从魁梧大汉的身后款步走出。
  
      她拎着伞,也是黑色的。
  
      海鹊走进了院内,却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就地停下,远远地说道:“大姐,我帮你还掉欠款,你把秘籍交给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空灵,像海鹊般婉转动听。
  
      “放下,先把他放下!”虽然颤抖着声音,但妇人依然努力把话说出,光头刘的模样实在凄惨,让她于心不忍。
  
      “咦,为什么呢?他不是逼你还债的恶棍吗?我帮你处理了他,也算卖你一个人情啊。”海鹊这般说道,听起来竟然很真诚。
  
      “噗!还有这样卖人情的?”拉格纳罗斯忍不住“低声”道。
  
      “谁?谁敢笑我?”海鹊的语气一瞬间凌厉起来,她目光中甚至爆出绿光!
  
      拉格纳罗斯大爷当然不能容忍有人挑衅,当场就要答话,但罗文随之而来的目光,却让它立刻憋了回去。
  
      “好好看戏。”罗文低声道,似颇有兴致。
  
      院中老井内,缓缓升起一个飘忽不定、如幽灵一般的身影,竟然代替拉格纳罗斯接下了海鹊的质问:“笑你的是我,有意见?”
  
      海鹊二话不说,抬脚一踢,一道劲气混合沙土飞射而出,瞬间洞穿了井中人的胸腹。
  
      “好狠辣的丫头!”井中人一声嗤笑,身躯如雾般聚散,忽然一抬手,顿时雾气蒸腾,在雨幕中汇聚成一只大手,狠狠拍了过去。
  
      哪知那魁梧大汉踏前一步,随手扔掉了看似毫无价值的光头刘,挺胸挡在了海鹊的面前。
  
      雾气大手一巴掌拍在他身上,“砰”的一声爆散而开,却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巨灵神尸!”井中人脸色一变,暮然喝道。
  
      “原来是区区雾人!”那海鹊却也在同时喝道,只是话中之意更添嘲讽。
  
      “哼,好男不跟女斗。”似是识得厉害,那井中人身子一抖,雾气散开,隐匿无形。
  
      “呸,垃圾。”海鹊不屑道。
  
      但井中雾人却再无声息。
  
      海鹊看似冲动,却也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转头对妇人说道:“大姐,你死守着一本破秘籍有意思吗?世纪末将至,星相混乱,命运无形,元素潮汐暴动加快,很多老家伙都按捺不住要出海逃生,想要避开这一劫数!他们可不像小妹我这么守规矩,从不对无辜之人下手。”
  
      “所以,把季游的出海秘籍交给我吧,我保你一世平安!”一道嘶哑的声音突然从池塘里传出。
  
      “谁!”海鹊凛然喝道。
  
      一条巨大的水蛇“噗”的一声从池塘中钻出,混合雨水冲向海鹊。
  
      那魁梧大汉把手一抬,一拳轰出。
  
      “砰!”
  
      看似狰狞不可一世的水蛇就被这一拳彻底轰碎!
  
      但在水蛇掩饰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却从池塘中悄悄飞出,闪电般冲向妇人。
  
      “哈哈,时辰到!”
  
      然而一道大笑声起,妇人的脚边泥土涌动,一个方头大耳的胖子旋转飞出,在妇人的尖叫声中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然后猛地一拉扯,两人身化幻影,向内屋冲去!
  
      池塘、井中、地下!
  
      想来这些人想来早已埋伏于此,但不知为何一直不动手,而今时辰已到,再不用遵守某种规矩,因此齐齐出手!
  
      “老子在屋外守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进来了!什么狗屁规矩,不准擅闯民宅?”胖子的大笑声像风一样刮过,“季家女人,赶快带老子去拿秘籍,不然把你儿子捏死!”
  
      下一刻,他突觉脚腕一疼,有异物缠住双脚,但身子前冲,去势难消,摔了个狗吃翔。
  
      而他手中抓着的妇人,早已被人救出。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