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青洲九族
    院落内,斯文男子摘下雨帽,露出一张儒雅清俊的脸,暴雨如瀑,到其头顶半寸却化为青烟袅袅。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宽衣解带入罗帏,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吟出一首诗,腰挂一柄剑,他把手中书本当做扇子轻拍胸膛,朗声笑道,“我乃【吟剑书生】千晓生!”
  “管你什么yin贱书生!”院墙上,一女子娇声斥道,“把秘籍找出才是实在!”
  千晓生哈哈笑道:“莫急莫慌,这天上地下都被我等围住,那秘籍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说的好!不愧是千氏族人!”一粗豪男子从墙上跃下,落脚之地裂痕遍生,“而今那人定下的规矩已经过了时限,我们这些隐族之人难道还有什么忌讳?就算秘籍长脚跑了,大不了把这城屠了,再从废墟中慢慢找……”
  那女子再斥道:“辣你奶奶的,你个笨猪脑袋,难道要老娘撅着屁股去瓦砾里翻?”
  千晓生把嘴一抹,咧嘴笑道:“嘿嘿,我倒是想,不知道圆不圆,翘不翘?”
  女子不禁怒道:“yin徒!”
  千晓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老子本来就是yin贱书生!”
  ……
  这边自说自话,那边停在门口的海鹊却陷入窘境,她虽然没有那千晓生见多识广,但这三个说话的人却都认识,而且都不是什么正经人物!
  老实说她很忌惮。
  “敢在这么多强者面前出头说话,想来这三人无论背景实力都各有所持吧。”
  “当然,他们可都是青洲九族……”
  青洲九族,那三人所在的氏族各占其一!
  这【青洲九族】是千年前留下的名号,前文就有讲过,罗文所在的王氏一族就曾是九族之一,与【黑巫】一族并列无双!
  那三人中,千晓生是【千氏】一族。
  千姓是源自于上古的一个姓氏,得姓始祖为姬姓,即是黄帝后裔,轩辕子嗣,在九族中也是出了名的人类皇族!
  而这千晓生更是千年前就已出名,是与【英雄王】王武同辈之人,他活了千年,样貌却与史册记载如出一辙,可见其实力之惊人。
  再辣女子,她姓古,名“虞人”,学的是古法制药,是【古药】一族的公主。
  还有那力量惊人的粗豪男子,名“血崩”,是大名鼎鼎的【血族】!
  所谓【血族】,可不是吸血鬼的氏族,而是一支专研血脉的炼金氏族!
  片刻至此,海鹊忽的一惊,刚才是谁在发问?
  她猛然回头,却中一个没怎么注意的俊俏少年正站在她身后吃着咸鱼干。
  “青洲九族,我在卷宗里王氏黑巫千氏古药血族龙裔神尸时辰九秘!”罗文皱着一张苦脸,拿着一块咬了半截的咸鱼干,苦笑道,“这位婆婆,你是神尸一族的吧,要吃咸鱼干吗?”
  少年,想到屋里的恶魔和自己的巨灵神尸,海鹊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这是跑不掉了。
  如此,她反而冷静下来,故作轻松地对那少年说道:“我像是婆婆吗?”
  罗文实诚地点点头,说道:“我观你生命之轮,有二百八十三圈,共三层,波动周期三百六十。”
  【生命之轮】,是罗文从卷宗中偶然一种说法,与他在剑心通明的状态下剑形火炬是同一种东西的不同表现形式。
  生命之轮的圈数,就如同树的年轮,能龄。
  生命之轮的层数,就是等阶,三层就是三阶,等生命之轮增至四层,其中心会有火苗生成,就是火种。
  而生命之轮的波动周期,数据化后就是通常所说的等级,每一层120级,三层满就是360级,只要点燃火种,就能突破到第四阶!
  以罗文远超他人的实力,只要应用得法,就能很轻松地些人的生命之轮,除非他人故意遮掩。
  而这海鹊,显然自信没有多少人能己的生命之轮,因此毫无遮掩。
  听罗文如此精确地分析出自己的实力等级,海鹊再也装不出那副轻松语气,这时候她倒是庆幸自己带着面纱,喜怒不外露。
  “这少年才十六七岁,怎能的生命之轮?”海鹊忽然醒悟,“该死的,他叫我婆婆,我就真信了他?这肯定是千年老怪物在装嫩!那个鹿女那头恶魔,肯定都是他的驭使之物!快想想,古往今来有哪些家族能驱使恶魔……”
  旁边,那被海棠摔出门的胖子也站了起来,他复姓土屋,名飞助,家传五元素遁术,在数百年前也是名噪一时的暗杀者,只是后来限于“规矩”金盆洗手,或许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不仅家传遁术毫无长进,而且身材发福,越来越胖。
  土屋飞猪,不,土屋飞助被扔出门外时本还有些火气,但现在认清形势后,却敢怒不敢言,他畏缩着站起来,双目警惕地围。
  那穿着蛙人皮装的人则是水门漩涡,有海兽血脉,能召唤蛤蟆坐骑,是个深水骑士。
  他见罗文出来后,就悄悄地往外移动,如今已经移到墙边,和其他异人混在一起。
  至于那雾人族的胆小鬼,则早已化雾而去,不知躲到了哪里。
  ……
  几句荤话之后,那【吟剑书生】千晓生终于归入正题,只见他八字迈开,完全无视屋门口的罗文海鹊和土屋飞助,就大声喝道:“季家的娘们儿,赶快带老子去拿秘籍,不然把你儿子捏死!”
  那土屋飞助脸色一变,这分明是在学他说话。
  也在这时,他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话是多么招人厌恶。
  屋内,妇人在秦樱的搀扶下缓缓走出,她显然受了惊,面色不太好却硬着骨头,瞪着那千晓生说道:“恶徒,我就算把东西烧了……”
  “咳!”罗文眼咕噜一转,忙阻止妇人,低声对她说道:“阿姨,你之前不是说要卖我吗?这东西烧了怎么卖?”
  “这……”妇人本因儿子被人屡屡拿来威胁,而怒气滋生,这时重新想起家中的困境,一时无语。
  “这样吧,你竟然有意要卖,就把这事交给我处理,我帮你卖个好价钱……”(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祈言誓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