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262章 时晨
    “还有谁,要与我一战?”
  
      时晨手中持着航海秘籍,以异常淡漠的目光俯视着下方的一众隐族之人。
  
      她受【时辰】之命而来,不是为了夺这航海秘籍,而仅仅是为了示威,在所有隐族之人面前展现她“世纪之子”的强大实力!
  
      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而又有强大如千晓生和血崩这样的人物自己跳出来找打,她随手解决后,更是顺手夺得了航海秘籍!
  
      “好,就这样!让这些顽固不化的老东西们知道我们【时辰】一族的预言是绝对的!我们付出百年辛苦,终于在芸芸众生中找到了你,他们这群愚昧之徒却不信你是世纪之子!此战之后,定要让他们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但耳边【时辰】一族的长老们千里传音而来的絮絮叨叨,却让她的好心情一落千丈。
  
      “闭嘴!”
  
      时晨一声叱喝,掐断了长老们的通讯。
  
      比起打打杀杀,争强斗狠,她其实更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涯边看海。
  
      但时也命也,她相信命运,认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条命运长线牵引着。
  
      人们坐在命运之船上,随着命运长河向前漂流。
  
      因船上留有空间,每个人有一定的自由,但最终逃不出船舷的束缚,只能在命运的长河上编织属于自己的有限轨迹。
  
      “我是【世纪之子】!”
  
      ——她从小就被灌输了这一“事实”。
  
      舍弃了一切有形与无形的爱好,她遵循【世纪之子】的命运学习与修炼,顺理成章地突破一个个极限,变得越来越强。
  
      那些凡人必定会触碰的瓶颈,对她而言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
  
      魔法、术式、符文!
  
      内气、剑气、剑意!
  
      无论是魔法还是剑法,她都一学就会,领悟剑气、剑意也都是自然而然。
  
      从被【时辰】一族捡到的那一天起,她前进的道路就从未遇到过阻碍,这对【时辰】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
  
      “因为我是世纪之子。”
  
      她如此坚信着。
  
      ……
  
      环视一周,见那些资料中记载的各族强者都不敢应战,时晨手掌一翻,将航海秘籍放进了手腕上的空间手镯里。
  
      这空间手镯中有一立方米的储存空间,虽然空间不大,甚至很小,但它却是【时辰】一族的至宝。
  
      “这样,长老们的任务和我身为世纪之子的使命就算是暂时完成了。”时晨心中想着,“等过会儿,雨稍微小些,就去昨天路过的海鲜店尝尝,听说那家店里有最好吃的麻辣小龙虾……”
  
      然而,当她正在为接下来的美食之旅拟定计划时,地下却有人摇摇晃晃地飞了上来。
  
      “还有人应战?不是说那个吟剑书生和血崩之魔就是这群人中最厉害的了吗?”时晨偏头看向那人,心中有些不高兴,但没有表露于外。
  
      “你好。”罗文先是打了个招呼,“我是罗文。”
  
      “时晨。”时晨眉头微皱,这人怎么回事,真的是来应战的吗?
  
      罗文倒并不在意,他在脚下贴了两片神性齿轮,这才能飞到空中,与时晨平视。
  
      “你也用剑吗?”罗文特地指了指时晨挂在腰间的长剑。
  
      “要比剑吗?”时晨没有迟疑,虽然相比于比剑,她更偏爱于简单的拳脚,但在方方面面都表现出碾压众生的实力,也是她的使命。
  
      “那好,拔剑吧!”罗文把手按在剑柄上,语气稍显兴奋,他能感觉到时晨身上散发出的特有气息,那不是模板一样的剑意和剑气,而是只有真正的剑客才拥有的独特气质。
  
      在剑心通明的状态下,他眼中的时晨不是冷艳的美女,而是通天彻地的剑之火炬。
  
      ……
  
      很难想象,刚刚还在激烈争斗的现场会变得如此寂静。
  
      围观众人看着摇摇晃晃地飞上天去的罗文,也只敢低声议论,仿佛声音一旦过大,就会召来厄运一般。
  
      “这人,是先前护着那妇人,说要拍卖航海秘籍的人吧?你看他连最基础的飞行都要借助道具之力,能与那恐怖的女人一战?”
  
      “话不好说,他能逼退千晓生,想必实力不会太差。”
  
      “就算比千晓生强上一筹又有什么用?那女人可是只用一招就把千晓生打落在地!”
  
      缩在人群中的金扒皮却悄悄地抹了把冷汗,他头上【鉴宝金币】缓缓旋转,使金光洒落,如金钟罩般护着他的身体。
  
      他也用【鉴宝金币】探查过时辰的生命之轮,但被神秘力量阻隔,毛都没有看出来一根。
  
      不过,他比其他人要更注意罗文的举止,因此看到了不久前的一幕。
  
      他亲眼目睹了罗文在飞上天之前,单手托住了被重重踹下的血崩,又随手打昏了陷入狂暴状态的【血族】强者!
  
      那举动,轻描淡写得像是捏死一只蚂蚁。
  
      “你们刚刚看到他做了什么吗?”
  
      他不禁对周围人问道。
  
      ……
  
      地上的拉格纳罗斯和阿鲁站在昏迷的血崩身边,也都仰头看着天空。
  
      拉格纳罗斯化为两米高的人形状态,手中握着罗文交给他的神剑【游熙】。
  
      它前些日子与人组队在迷宫冒险,扮演的却是剑士的角色,虽然剑技拙劣不堪,但这并不能影响它对使剑的兴趣。
  
      如果罗文不上,它肯定是要应战的。
  
      “阿鲁,你说那个女人在主人的剑下能支撑多久?”
  
      “不知道。(ww..cm)”阿鲁非常实诚地说道,“以我对主人的了解,在他摇晃着飞上空中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在调整出力。”
  
      “说的也是,他是去比剑的,不是去杀人的。我们就在这无聊地看着吧。”拉格纳罗斯耸拉下脑袋。
  
      “拉格纳罗斯,你这样可不行。主人曾说过,活到老学到老。这种强者间的较量可不多见,仔细看着,我们一定能从中学到很多!”阿鲁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曾经的炎魔之王,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
  
      再看天空,罗文和时辰已经激烈地交缠在一起,剑与鞘的碰撞产生连绵不断的“啪啪”声,荡起的剑风甚至吹散了雨云,让天光洒落下来,照亮了天与地。
  
      【PS:今天能看到上月稿费了,真是一件惨案,就像MDL中国队1;3惨败,痛失冠军一样。明天开始防盗加更。】
  
      (未完待续。)<!--flag_hj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