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278章 摆渡人

  
      肖严的居所离村长家有些距离,但整个村子就这么大,再远也远不到哪里去。
  
      一行人很快来到肖严家,村长贾德直接推门冲了进去,罗文等人也快步跟上。
  
      进了房门,来到卧室,罗文终于看到了这笔记中因留恋女色而离开船队的肖严,这却是个面容清俊、很有几分阳光气质的青年。
  
      但此刻的肖严却只能躺在n上,应该是他女伴的美貌女子守在n边满脸惶急。
  
      罗文就站在门口看着贾德一边安慰那女子,一边查看肖严的病情。
  
      在室内,贾德时刻不忘带上的孙女就干巴巴地坐着旁边,从始至终,罗文都没有见到她说半句话。
  
      又过了几分钟,贾德的儿子贾仁带着村里的巫医冲进来,那巫医用一些诡秘的手段检查了肖严的身体之后,满脸悲痛地下了结论:“他得了不治之症,恐怕再也醒不来了。”
  
      肖严的女伴在原地呆愣了半晌,突然扑到肖严身上大哭起来。
  
      场面悲伤,感人肺腑,是能让少女大妈都崩泪的经典剧情。
  
      罗文却突然失去了兴致。
  
      从根本上讲,他本来就是个对悲剧不感冒的人,无论再伟大的悲剧,他都不爱看。
  
      因此他退后一步,对拉格纳罗斯问道:“找到你熟悉的东西了吗?”
  
      拉格纳罗斯早就无聊到抠脚,被罗文这一问,他才提起神来,指了指村长的孙女,道:“那就是了。”
  
      “是啊,实在太明显了,因此才让人提不起兴致。”罗文不由叹息。
  
      下一秒,他两指一柄,剑气,毫无预兆地刺穿了那小女孩的额头。
  
      随着小女孩倒下,室内女子哭号和男子的悲声都戛然而止,如镜花水月般瞬时破碎。
  
      “啵”
  
      宁静的海岛、美好的村庄和热情的村民,都在这一声脆响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双目所及,便只剩下一座毫无生机的死岛!
  
      若说这岛上唯一剩下的东西,就只剩下一些英雄王的船队留下的垃圾和眼前的一具尸骨了。
  
      毫无疑问,那尸骨就是肖严的,也不知道他是在破获真相后孤独死去的,还是在美梦中悄然死去的?
  
      不过最后的结局总归是一样的。
  
      破去幻境之后,这岛上连根活着的草都没有,无论如何,他反正都是饿死的。
  
      所以说,根本没有什么热情的海民,也根本没有什么八百年的时间消失之秘,因为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看着那具干枯的尸骨,回想起笔记中的记载,罗文却不禁想道:
  
      “虽然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但那英雄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
  
      很难想象,一个在历史上留下如此伟大名声的人物,看不破这岛上其实并不完美的幻境。
  
      而若假设英雄王早已看破,他为何一直没有告诉船员真相,又为何把那肖严抛弃在岛上?
  
      难道是对肖严背叛契约的惩罚吗?
  
      那这种惩罚手段,未免太虚伪了些?
  
      寻思间,罗文突然一抬头,就见到空中燃起一团小小的花火。
  
      “傀儡眼!”
  
      自从那次以剑气破开空间,攻击了傀儡眼的背后之人后,那傀儡眼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罗文几乎将它忘却。
  
      “是趁着我们身陷幻境,感知被蒙蔽时悄悄出现的吗?这一次倒学乖了,被发现后就直接自爆。”
  
      罗文不由嗤笑一声,总有一天要把你揪出来!
  
      拉格纳罗斯不知从哪个角落捡回来一颗头骨,这头骨质地非凡,形如水晶,更像是装饰品,但其中残留着的邪恶气息却让人微感不适。
  
      在这水晶头骨的眉心之中存有裂痕,是被罗文一指剑气贯穿。
  
      拉格纳罗斯左思右想,突然蹦出了一句:“这是摆渡人的头颅。”
  
      然后便再也想不起多余的记忆。
  
      “摆渡人?这岛上持续了八百年的幻境都是这摆渡人的头骨产生的?”罗文接过头骨,仔细观察,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干脆扔回给拉格纳罗斯:“既然是你找到的,就给你带着。”
  
      拉格纳罗斯想了想,拿出一根链子往头骨里一穿,就当做饰品戴在了脖子上。
  
      “帅吗?”它面对众人,咧齿一笑。
  
      “超级帅!”季小光违心地点着头。
  
      但下一秒,拉格纳罗斯突然脸色一沉,猛地拎起季小光的后领,后者脚下地面突然炸裂,无数裂痕如蛛网般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这岛上各地都无故炸裂,整个海岛都传出一阵阵崩溃前的轰鸣声。
  
      罗文召来齿轮飞毯,其他人纷纷跃上,转眼间已经飞上高空!
  
      却见那笼罩四周的白雾突然暴动起来,围着那海岛疯狂漩涡,形成巨大漩涡,那威势虽不能说恐怖绝伦,却也不逊色于飓风强袭。
  
      “不好,诺亚方舟!”
  
      罗文脸色微变,这海岛看样子是要沉,那迷雾应该也会随之消散,这本无所谓,但停泊在海岛边上的诺亚方舟可就遭了秧!
  
      诺亚方舟虽然有生命,但现在才是十级的小型轮船,可经不起这天地变革般的剧变。
  
      “走!”
  
      他站在齿轮飞毯上猛然一喝,立刻驱动飞毯向诺亚方舟所在之地飞去。
  
      白雾旋转,颗粒汇聚,形成雾刃,四周到处都是“唆唆唆”划破空气的声音,显然锋利之极。
  
      但海棠把手一挥,便有绿潮涌动,将飞毯周围全部笼罩,任由雾刃切割而毫不动摇。
  
      季小光和胡久成身居其中,万万没想到这才一刹那的功夫,周围安稳的环境就变得如此凶险。
  
      但无时无刻有危机临门的恐怖刺激,却正是海上的魅力所在!
  
      这一小一大两个海上人,竟然在这危险的环境中感到些许兴奋。
  
      “呼!”
  
      飞毯破开雾之漩涡,降落在摇晃不停的方舟上。
  
      罗文跳到船上的最高处,然后把手一撑,浩然剑气便顺着五指,朝上喷薄而出,眨眼睛贯穿雾层,形成巨剑。
  
      下一刻,他回旋摆臂,剑气横扫如千军,须臾之间就将这气势磅礴而恐怖的雾之漩涡绞成了粉碎!
  
      顿时,大雾消散,海岛沉没,天空一片星芒,海面平静无波,刚刚发生的一切,好似幻觉。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