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天真的土著 00:30
    第二百九十四章天真的土著(00:30)
  
      “看来以你们的脑子,并不能理解我们的善意。”罗文站起身来,无奈叹道,“海棠,把他们吊起来。”
  
      于是,这十来个有着纯正龙血的土著就被捆成了粽子,像圣诞礼物一样吊在了树梢之上。
  
      此情此景,不由让拉格纳罗斯回忆起惨痛的过往,它闭眼道:“让我们忘掉那几个可怜的土著,继续跟随城主大人的脚步向岛中进发吧。这初始岛经过了八百年的历史,已经不再是一座无人岛……”
  
      相比于严刑逼供,罗文更倾向于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去寻找答案。
  
      等阿鲁将鶸的尸体打包好后,一行人就沿着土著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他们也不着急,就仿佛旅游般介绍着沿路看到的新奇植物,而胆敢挡在他们面前的魔物,也通通进了阿鲁的包裹。
  
      当阿鲁的包裹变得像山丘一样大时,一行人终于穿出了密林,看到了一处小镇。
  
      意外的是,这小镇内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罗文想了想,在几人的脸上涂了与那些土著类似的油彩,然后换上了一身兽皮衣服,大步走进了镇内。
  
      拉格纳罗斯:“哦,我们的城主大人用巧妙的伪装混入了土著的小镇……嗯,非常的顺利。”
  
      ……
  
      实在太简单了!
  
      就连罗文也没想到,只是在脸上涂了点简单的油彩,然后随便换了身衣物,镇里的土著就完全将他们当成了同伴,毫无怀疑地接纳了他们……
  
      “看来他们的脑子非常简单,就是不知是个例,还是常态?”
  
      罗文一边想着,一边与迎面而来的土著打着招呼。
  
      “你是?”
  
      “我是隔壁家的小王。”
  
      “哦哦哦,是小王啊。怎么,刚狩猎回来?没有遇到鶸吧。”
  
      “遇到一只,在那呢。”
  
      罗文指了指阿鲁拖着的包裹。
  
      “没有遇到就好,我们背负着龙血诅咒,对鶸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那禽兽可不是小孩和女人能对付的……”
  
      这名土著自说自话地往前走,等突然反应过来时,连忙转头去看,却发现罗文等人已经消失在街角。
  
      ……
  
      一路走来,罗文刻意观察着路上之人的生命之轮,遂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在这座土著的小镇里,几乎每一个人的生命之轮都只有一层,但他们的生命波动周期却都非常之长,就连五、六岁的小孩都有十几级!
  
      等级超过十,基本可以认为是生撕虎豹而毫无压力!
  
      也就是说,在这座小镇上,就连小孩都能生撕虎豹,而成年人基本都是两、三百级,其中女性大多是两百多级,而男性则大多是三百多级!
  
      以每一阶120级而论,超过300级就相当于拥有三阶中等的力量!
  
      “以眼下这座小镇的实力,几乎能横扫九洲大陆上绝大部分的城池了。”
  
      “总之,先到集市换些货币。”
  
      问过路人之后,罗文找到了镇上的集市,先是在集市上稍微转了一圈,了解价位之后,再找了块空地,将一路狩猎而来的魔物尸体摊在地上,就地贩售起来。
  
      因为他要价偏低,狩猎魔物时也都是一击必杀,而且没有使用土著常用的毒,所以魔物尸体保存良好,很容易卖出。
  
      不多会儿,那摊位上就只剩下鶸的尸体和一些零零碎碎的素材。
  
      “这就是大世界的货币,是和我们九洲类似的币种,但用料完全不同。”胡久成依然尽职尽责地在一旁解说,“我们卖掉了大部分的猎物,获得了超过千枚的青币,换算成赤币之后是十枚……”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为止吧。”罗文拍手制止了胡久成的话,“有客人来了。”
  
      ……
  
      不远处,一位身形瘦长,披着虎纹兽皮的男子大踏步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两排彪形大汉,其中两个缠着带血绷带的大汉正是被罗文吊在树梢上的十余人中的两位。
  
      虎皮男子径直走到近前,以居高临下的视线看着摊位上的鶸,用饱含怒意地声音问道:“这鶸,是你们捕杀的?”
  
      罗文摇摇头:“不是。”
  
      “果然不是吗?”虎皮男子一脸严肃的继续说道,“告诉我,把它转手给你的那些人在哪里?他们侵犯了我们的领土,伤害了我们的族人,我龙虎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兄弟,告诉我们吧!他日必有答谢!”那两个大汉也满腔愤慨地说道。
  
      罗文木然地看着他们,万万没料到自己这简单的装扮竟然连这两个大汉也都骗了过去。
  
      “这时候,我如果随便指个方向,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追过去吧?”
  
      这样想着,罗文却伸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油彩,然后再看向那两个大汉:“你们要找的,是长这样的人吗?”
  
      “对,就是这个模样的人!”那两个大汉顿时兴奋地叫道,“这位兄弟的【变化术】实在高超!竟然模仿得如此相似!”
  
      “呵呵。”罗文已经无言以对。
  
      “他们往那边跑了。”站在一旁的胡久成终于忍不住发言道。
  
      “是那边吗?多谢相告!他日必要答谢!”那龙虎得知方向后,把手一摆,高声道,“兄弟们,走!绝不能让侵略者逍遥法外!”
  
      然后,这群人竟然就真的朝着胡久成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包括罗文在内的所有人都半晌无语,直到有人过来问道:“你们这鶸怎么卖?”
  
      罗文随口道:“三个赤币卖给你吧。”
  
      那人却恼怒道:“这怎么行,鶸血涂在脸上能压制龙血诅咒,没有十个赤币怎么能卖。”
  
      然后他就用十个赤币把这头鶸买走了……
  
      罗文不由摸了把汗:“这个镇子的人,应该是个例吧?”
  
      胡久成一边收拾着摄像工具,一边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罗文说道:“先找家店尝尝这里的特产鶸血羹,然后回船上休息一夜就出发。这镇上的人估计连七宗罪是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打听不出什么东西。虽然我对这里的龙血诅咒有些好奇……哎,看来没机会去吃了。”
  
      他抬头,指向天空,那里有颗燃烧着火焰的陨石正坠落下来!
  
      (未完待续。)